宁洛歌冷冷地看着李安茹,下一秒宁洛歌动作利落迅速地点了李安茹身上几大穴道。

    李安茹顿时站在原地表情怪异,又像哭又像笑,嘴角抽动,似笑非笑,眼睛中蓄满了泪水,好像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如此往复,却哭笑不得,李安茹一边笑一边哭,偏偏嘴里还塞着一块臭烘烘的灰布,鼻端全是这块布的馊臭味。

    宁洛歌静静地看着李安茹在她面前出丑,无动于衷,将她现在的狼狈和当日的华贵优雅两相对比,宁洛歌觉得心中无比畅快。

    兰嬷嬷已经被吓得躲在了房间的角落里,她没想到宁洛歌丝毫没有顾忌李安茹的身份就动手整人,看见李安茹那个可怜的mó yàng ,再回想前几日自己在茅坑的处境,她越发后悔今日不该这么大意,不该让侍卫出去,现在她或许应该想bàn fǎ 去叫外面的侍卫。

    屋中李安茹不停地又哭又笑,却不能出声,虽然宁洛歌背对着兰嬷嬷,却好像背上长了一只眼睛,虽然观赏着李安茹的丑态百出,但兰嬷嬷刚挪动了一步,一个瓷茶杯便准确无误地砸中了她的头,“啪嚓”一声脆响,茶杯碎片飞落,兰嬷嬷被砸晕了过去。

    宁洛歌侧头看向身后到底的兰嬷嬷,轻嗤了一声。扭头看着李安茹,本来精致的妆容因为她的眼泪鼻涕被糊的一塌糊涂,鼻涕都流到了嘴里,苦于不能动又不能擦,只得紧紧咬着布,可下一秒因为鼻孔被鼻涕堵塞,又忍不住把嘴长大呼吸,而这时间就这样漫长地过去。

    直到宁洛歌看到地上那一滩湿闻到了一股腥臊之气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扯了扯嘴唇,她轻声说道,“郡主洪福齐天生得好人家,自出生便可以随意整治下人,可这下人也是人,若是逼得急了,也会反抗。怎么样,现在滋味好受么?我点你麻笑中极三个穴道,现在是不是浑身酥麻笑意不止又控制不住想要小解?”

    宁洛歌幸灾乐祸地看着李安茹,毫不在意李安茹眼中熊熊燃烧着怒火和恨意,还火上浇油地用力拍了拍李安茹白嫩的脸蛋,“尊敬优雅的郡主,不舒服也得忍着,这次的jiāo xùn 是叫你放聪明点,别再招惹我!”

    说罢,宁洛歌头也不回地开门离开。

    因着侍卫都被安排在院子门口守着,所以宁洛歌没走正门,初来御膳房,她不想要过早地暴露自己。

    从兰嬷嬷的院子出来,宁洛歌径直回了御膳房,有了上回她惩治兰嬷嬷一事,御膳房的宫女太监已经把宁洛歌当成了让人崇拜的“女侠”,所以这次她被李安茹带走却完好无损地回来,她们应该可以理解。

    只是宁洛歌刚走到半路,穿过一条崎岖的回廊,走到拐角,眼见着一个男子冲着撞了过来。宁洛歌微微一闪,动作幅度不大,却正好和那男子错看,让人看起来就好像是那男子撞偏了一样。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