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呦!你这丫头的身板是铁打的吧?”小公子捂着磕懵了的nǎo dài ,眉毛蹙到了一起。

    宁洛歌抬头,不露痕迹地打量着突然冲上来的男子,男子一身蓝色锦袍,身量不高,瘦小羸弱,但相貌却出奇的好看,圆圆的脸蛋,带着天真稚气,竟然宁洛歌的脑海里不由得浮出可爱两个字!而且这张脸竟让她有隐隐熟悉之感。

    此时他瘪着嘴委委屈屈地看着宁洛歌,一双圆圆的大眼睛中竟然闪了泪光?!

    只是看他衣着当是贵族公子,只是他却是宁洛歌从未见过的。宁洛歌迅速思索,这人是谁?

    这边宁洛歌还在思索,那边男子十分不满地控诉,“小爷我这nǎo dài 里装的东西可是价值连城,千金不卖,给小爷撞傻了你赔的起么?你说你走路也不看路,就这么冲着小爷我就撞过来,要不是小爷我身体好,不然不是被你撞飞了么?

    “不是我说你啊,走路啊你就得小心点看路,不然脚下一不留神踩到花花草草那就不好了,是吧?再说幸亏你今天撞到我,你要是撞到别人,你这小命还能保得住么?所以你得感激我,做人就得知恩图报,说吧,你dǎ suàn 怎么补偿小爷我然后怎么谢我?”

    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站在同样是身量是个“小女孩”的宁洛歌面前,在宁洛歌一句话都没说的情况下,絮絮叨叨说了一箩筐,说到最后竟然把黑的说成白的,明明是他撞上来的,现在不但委婉地要宁洛歌道歉还要她感谢他?

    这真是……岂有此理!饶是宁洛歌这样笑点奇高的人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只是看着这孩子的眼神有点像是在看……傻子!

    “我还有事,恕不奉陪。”宁洛歌不欲给他纠缠的机会,在他还在絮叨地时候一个闪身快步就离开了。

    宁洛歌脚下生风,走得飞快,等那男子fǎn yīng 过来宁洛歌已经不见了人影,最后徒留那位“小爷”一个人在那喊“注意花花草草”“下次再会”之类的乱七八糟的癫话。

    然而走出一段路,宁洛歌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她摸了摸腰部空荡荡的位置,脸色微变。那里本该有一枚她独有的凤凰门弟子的玉佩,现在不见了。

    看来是被刚才那个小子顺走了。只是那小子手法熟练怪异,神不知鬼不觉,竟连她也是事后才发觉。宁洛歌沉沉思索,那小子到底是谁呢?

    想起他那张俊脸,再加上他诡异的身法,宁洛歌眼前一亮,难道是他?若是他,那可当真是有意思得紧了。

    宁洛歌思毕提步往御膳房走去,然而不远处地灌木丛中,此时有两人正无声无息地蹲在那里看着刚才的一幕。

    “zhè gè 宫女身法利落诡异,大有来头,你去查查她。不要让她影响了我们的计划。”

    “是!”

    临近中午,宁洛歌才回到御膳房,刚刚走到半路她察觉到有人跟踪,废了些lì qì 才甩掉了跟屁虫。

    到了御膳房,看见每个人都在奔忙,就连兰嬷嬷都打了绷带在指挥宫女干活。远远地看见宁洛歌,虽有不甘,但恐惧更甚,只是扫了宁洛歌一眼便又去分配活计了。

    宁洛歌这厢随手抓了个宫女问了原因,宫女说是云国使臣忽然来访,皇上晚上要宴请使臣,特命御膳房仔细zhǔn bèi 着。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