箱子打开的那一瞬间,众人视线所及,只感觉一道金光罩住了自己,好像是从天而降的神佛散发出了无限仁慈宽厚的光环,照耀了肉身,洗涤了灵魂,让这浊世远离自己,自己好像被包裹在纯净之中,安静纯洁。

    一时之间,大殿中鸦雀无声,凡是好奇想要看一眼那礼物的人此时都陷入了某种虚空混沌之中,在场的人只剩下宁洛歌,赫连子煜还有司徒墨然三人是目光清明的。

    不对,那个侍卫的眼神,也是清明的!宁洛歌只见那个侍卫站在皇上身后微动,本已目光混沌的皇上瞬间眼神转向清澈。

    “啪啪啪!”三声击掌之声从龙椅上传来,听到了掌声众人如大梦初醒,都纷纷回过了神。

    “好bǎo bèi !”皇帝神色难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若非他率先醒过来,以声示警,大家便被迷惑了!

    “这bǎo bèi 名为无量圣佛。纯金塑身,然偶然得我云国一世外高人点化,这bǎo bèi 竟然自那以后便可散发金光,且所发出的光芒可以净化心灵,是非无上至宝啊。我皇自知有福应当同享,示意今日特意命我等把宝物运来,作为最珍贵的bǎo bèi ,理应普照西凉,荫蔽西凉bǎi xìng !”

    拓跋将军这话说的火药味十足,在场众人听了都很不是滋味,云国送来bǎo bèi 普照西凉?普照?荫蔽?用得着它云国么?这是当他西凉无宝么?!

    皇帝一改刚刚的和煦态度,此时他脸色阴沉地好像下一秒就会滴出水来。

    “拓拔将军言重了,朕这偌大西凉,怎会找不到宝物!在场众人听旨,若是谁家有无上至宝,皆可此时现出,朕不会过问宝物来源与出处,众卿家只需匿名呈上宝物即可,且今晚只要能拿出宝物,朕可允他一件事情。但若是今晚无宝,那么今后爱卿们手中的宝物恐怕就会变成利刃了。”

    皇帝话已至此,便是告诉众位大臣有就拿出来,可赦免无罪。但若是胆小怕事不拿,将来被他发现了,那jiù shì 死路一条。

    皇帝话落,在场无人回应。众位大臣现在急得满头大汗却还是无计可施。不是不想拿,是真的没有。要说价值连城的宝物,在场的大臣妃嫔谁手里没有个几件,可是要是说那些宝物和这箱子比比到还可以,但若是拿出来和这金光不散的无量圣佛比比,那就真的是没有了。

    场上的气氛顿时就陷入了不上不下的尴尬的境地。

    说不比了,云国的bǎo bèi 更好,那人家的bǎo bèi 就要来“荫蔽”西凉bǎi xìng 了,作为西凉的巩固天下,这是谁也不能允许的事情,若是真的允了,西凉今后的面子里子不就都没了么?

    可若是比,现在这些人一个个头都快埋到裤裆里了,拿什么来比?!

    “嗯?没有么?”皇帝压着怒气,一字一句地问道。

    “……”

    面对此时大殿中超低的气压和紧张的气氛,唯有一个人最为轻松,那jiù shì 正在暗处嗑瓜子的宁洛歌。

    见此剑拔弩张的情形,要说zhè gè 时候,宁洛歌她也不知道怎么办,上一世赫连子煜确实过生日了,而且贺礼也都捐了,但那个时候是她在他耳边说让他捐了的。

    根本就没有这什么劳什子的云国二王爷。

    而且更令宁洛歌;地是,她对zhè gè 二王爷根本就毫不了解啊。当年她只是听说过这位二王爷手段狠辣,比起兄长当今云国太子更有城府心计,但甘心做绿叶,一直默默地躲在幕后。宁洛歌一次也没见到过他。

    现在这情景,宁洛歌心里也没有计策了。虽说那个皇帝许可的愿望很诱人,但还不足以让她成为众矢之的。

    是以此时的状况,成了僵局。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