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眼睛瞥到处在中间位置的李安茹,她正把手放在右侧腰间,神情犹豫古怪。

    李安茹的眼神一直望着赫连子煜的方向,那样情深不寿的眼神,让她zhè gè 冷清之人看着都觉得要迷醉了,也不知道赫连子煜是怎么无视掉的。

    突然,李安茹眼神坚定了许多,她突然站了起来,不顾身旁兄长李安宸的阻止,袅袅娉婷地走到大殿中央,见有人突然站出来,宴会上顿时鸦雀无声,就连司徒墨然都微眯了凤眸打量着zhè gè 小丫头。

    李安茹施施然一礼,有些紧张地道,“臣女有一物可展,定然是比不上将军的金佛的,只是想给大家助助兴。”

    “无妨。”皇帝见终于有人应声,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

    只听李安茹如百灵鸟般的声音徐徐响起,“皇上,这本是臣女想要送给三皇子的寿辰礼物,但既然三皇子已经把礼物都上缴国库了,那这一件也没有理由不交。这枚玉佩是我一挚友所赠,请看。”

    李安茹从腰间小心翼翼地拿出一个锦盒,缓缓地打开盒子,顿时一块流光溢彩的黑色玉佩便露了出来!

    那黑色玉佩像是有灵性一般,突然散发出极强的光芒。

    不待众人惊讶,那黑色光芒突然转淡,缓缓地变成了紫色,绚丽无比的光芒让拿着玉佩的李安茹睁不开眼,转而,紫色jì xù 转淡,变成了深邃的蓝色,只是这次的光芒却要更强烈,足足有刚才紫光的一倍强。

    流萤的玉光就在自动变化着,从黑转紫,经历了蓝,青,绿,黄,橙,红,最后变为了纯粹的白色。

    就在众人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神奇的玉佩的时候,唯有宁洛歌最清醒,只是她看到那玉佩的时候眼珠子都差点掉下来,这不是她的玉佩么?!!

    一直到玉佩已经转变成白色,不再发光,众人还呆愣着看着玉佩,回不过神来。

    即使是李安茹也没有想到自己只不过递了三滴血在玉佩上,竟然这玉佩就会变成这样。

    “果然是好玉!”皇上拍案叫绝,神情欣喜。

    李安茹把玉佩给了总管德公公。

    德公公捧着锦盒递给了皇上,皇上打开金盒,近乎虔诚地小心翼翼地把玉佩拿了出来,细细地观察,只是越看神色越是惊讶,到了最后身旁的侍卫在他耳边说了一句话,竟然让他“腾”地从龙座上站了起来!

    皇帝神情颇有些jī dòng 道,“你这朋友在哪儿?在哪儿?快带他来见朕!不不不,不要来,还是朕亲自去请更好一点。”

    一向深不可测的帝王突然如此失态,况且今日还有外人在场,他竟然这般语无伦次,这无法不令人惊讶。

    “皇上!”

    “父皇!”

    莲妃和赫连子煜同时提醒大喜过望的皇帝,眼尖的侍卫上前一步扶住了皇帝。

    只是这一举动,让宁洛歌皱眉,这侍卫竟然如此勤快,连公公的活也要抢着干?这服侍帝王的活儿不是公公的么?

    “煜儿,你看看,可知这玉佩的来历?”皇帝此时已经又坐回了龙座,但这时的他底气十足胸有成竹,不由得想要考考赫连子煜的博学。

    赫连子煜拿着玉佩端详了大半天,在看到这枚玉佩上面刻着极为精致的九尾凤凰时罕见地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这九尾凤凰是凤凰仙山中的凤凰门独有的标志,而凤凰门人从不轻易下山,若是下山必是说明这天下要发生大事,例如:六国一统。

    凤凰门门人个个人中龙凤,曾有人说凤凰门弟子“得一人,即可得天下”,但凡出世必是带着任务,辅佐君王,成就大业,而此时惊现玉佩,其不说明这凤凰门门人就在西凉?若是西凉得凤凰门门人相助,那成就大业便指日可待了。

    是以也难怪向来波澜不惊的皇帝会如此jī dòng 了。

    “不知这玉佩有何处神奇,竟然让贵国皇帝皇子都这般jī dòng ?”拓跋将军也冷哼了一声,显然对那个破盒子里装的玉佩颇为不屑一顾。

    赫连子煜微微一笑,面对众人yí huò 的表情解释道,“这玉佩精致至极,雕工登峰造极,而且,这乃是传说中的天女的眼泪幻化成的女娲石所炼制。一年四季,根据天气交替变化,玉佩会变幻出七种不同的颜色。世间仅此一枚!相传女娲石最后落在了凤凰仙山之中,是以若是持有此玉佩的人,应当是凤凰门人。凤凰门门人个个有惊世之才,天下无几人可比拟。且历来凤凰门人不出山,若是出山那便是有事情要发生了……”

    “不错!煜儿说得对!所以,安茹,你这朋友此时在何处?”皇上迫不及待地问道。

    李安茹额头冒汗,这玉佩是下午封玄素给自己的,她只知道这玉佩很珍贵,可到底哪儿来的她并不清楚。

    思虑再三,她心中打定了主意,李安茹恭敬地道,“回皇上,臣女也是偶然与他相识,相见恨晚,后来成了至交好友,她这块玉佩便是她赠与臣女的,只是臣女这位朋友周游四方,居无定所,臣女也不知道他在何处。但若是他来到京城,一定会第一时间找到臣女的,是以陛下请放心,若是他来找臣女,臣女必将立刻禀报。”

    宁洛歌躲在暗处翻了个白眼,鬼和你相见恨晚啊?

    “好,既然是这样,那这件事就交给安茹你了。今日既然是你献上了宝物,朕金口玉言,安茹说说看,有什么愿望希望朕帮你实现啊?”

    “臣女不知当讲不当讲。”李安茹不安地看了一眼赫连子煜,“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神色有些惊慌,似乎极其犹豫。

    “但说无妨。”

    皇上话落,全场都把目光定在了李安茹身上,在场都是些人精,都知道李安茹和赫连子煜关系极好,而此时的愿望众人都有所bsp;bsp;,都目光灼灼地等着李安茹开口,唯独赫连子煜低下了头,面色沉静得好像此时与他无关一样。

    “臣女希望皇上能够为三皇子官复原职。”果然,李安茹话落,原本支持赫连子煜的老臣都放了心,皇上早就等待一个台阶让他给三皇子复职,今日zhè gè 机会提出来再好不过。

    “好,准奏。老三,既然今日安茹为你求情,那朕就再给你一次机会。”

    赫连子煜神色严肃,郑重地跪在地上,“谢父皇!儿臣一定不会让父皇失望!”

    宁洛歌不想再呆下去了,再呆下去她要气吐血了,两个贱人拿着她的玉佩招摇撞骗,偏偏她还没bàn fǎ 站出来。

    玉佩在对方手上,就算她说玉佩是她的,但无凭无据,若是李安茹反咬一口,说她是冒充的,那宁洛歌恐怕小命不保,还报什么仇。

    是以及时她心有不忿,此时也不能轻举妄动。

    夜里,宁洛歌翻来覆去也无法入睡,玉佩不在身边,总让她心中不安,直觉赫连子煜绝对会有下一步的动作。

    既然睡不着,索性起床,今晚月色很美,宁洛歌悄悄走到外面,抬头望着夜空,同一片天空,却已经是不同的岁月,想起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宁洛歌有些恍惚。

    忽然一个黑影从房梁上晃过,似乎是看见了宁洛歌,不躲不闪,与宁洛歌对视一眼,看到了黑衣人的眼睛,宁洛歌身形一震,瑾儿?是你么?

    来不及多想,宁洛歌追了上去。

    宁洛歌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黑影,黑衣人似乎是gù yì 让宁洛歌跟着,始终保持宁洛歌可以接受的速度在前行。宁洛歌心生警惕,但却越发好奇,想要看看这黑衣人到底是意欲何为。

    宁洛歌跟着黑衣人直到皇家禁地九幽竹林。九幽竹林自当今皇上还是皇子的时候就被封为禁地,听闻这一处地方闹鬼,煞气太重,常年冤魂不散,所有进去的人都没能活着出来,是以一直作为禁地存在。

    黑衣人一个闪身就不见人影了,宁洛歌bsp;bsp;他应当是闯进禁区了。

    zhè gè 九幽竹林,前世的宁洛歌就知道,前世她还曾设计让十皇子陷进去过一次,九竹幽林布满了机关的,若是不会奇门八卦之术,走进去jiù shì 一个字:死。

    若侥幸不死,出来之后也会心神俱损,疯疯癫癫,前世的十皇子进去之后再出来,人就疯了。

    当宁洛歌踌躇在进去还是huí qù 的时候,突然不远处传来了侍卫的声音,“回禀大人,刺客去往九幽竹林方向。”

    “立刻去追查!莲妃娘娘受伤,陛下大怒,若是抓不到刺客,你我就等着人头落地吧。”侍卫统领厉声呵斥,显然此刻颇为心烦。

    “是,属下定当竭尽全力。所有人,跟我去那边抓刺客!”

    大批侍卫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宁洛歌已经看见大片火光,此时即使是想跑也跑不掉了,恐怕此刻宫中全部都是追查刺客的侍卫,只怕现在的她是瓮中的鳖,即使是不出现都会被人有意扣上图谋不轨的帽子。

    她看了眼越来越近的火光,若是真的碰上只怕百口莫辩,而身后的九幽竹林……

    算了,死在竹林里也比死在这些人的乱刀下好,宁洛歌不再犹豫,立刻向着竹林里走去,脚步坚定决然,此时即使前面是神佛阻挡,为了活着,宁洛歌也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宁洛歌出自凤凰门,精通五行八卦,只是这九幽竹林的自己走过,曾经从师尊的书房中看到过关于九幽竹林的消息,这竹林是按着伏羲八卦为构架,九宫五行之法来排列的,只是这阵法有九九八十一种变化,她并不què dìng 此时的阵法是八十一种中的哪一种……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