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法是从竹林的腹地开始的,是以前半段路宁洛歌都安全地从竹林中走过。

    而此时竹林外面已经灯火通明,全是侍卫。明晃晃一片,宁洛歌抬眼望去,竟是亮如白昼。

    宁洛歌心下思忖,看来今日黑衣人是有备而来,冲着自己么?难道是赫连子煜?若是他,那他的动作也太快了点。

    宁洛歌心中思索当下局面,脚步已经停在了一棵青竹前。

    不能再往前了,这里便是阵法的入口。

    宁洛歌弯腰抓起一大把树叶,向后退了几步,突然飞身爆起,手中树叶横扫而出,分别击中五宫卦位。

    骤然见棵棵绿竹如活的一般快速移动,迅速交换宫位。

    果然如此,宁洛歌心道,竟然是反的。不禁心里惊叹造阵之人高明之处,这世上懂得八卦五行的人本就少之又少,能明白到倒背如流的人几乎没有,这阵法果然厉害。

    此时她不得不全部反着走,看这形式似乎还有人动了手脚,这其中有两处位置不对。应该是乾位和坤位。只是若她想不出对方是如何变化的,那么走进去,还是一个死!

    乾位和坤位都在竹林深处,在竹林外是无法探测到的,她必须踏进去,而且,一步都不能错!

    宁洛歌谨慎地观察阵势的变化,她从不畏惧生死,只是她不希望自己死得太愚蠢,有过了前世的经历之后,她并不害怕死亡,她只怕死得不值得。

    她小心翼翼地迈出了第一步,从西北方向进入,那里应该是乾位,按道理应该是向前三步向右两步,那么现在就该是向左两步,向后三步。

    宁洛歌提着心,一步一步地试探,此时她浑身紧绷,提着一口气,随时防备着因为走错而会突然出现致命的暗器。

    两步……向后一步…两步……三步……

    “咔嚓!”竹子突然变幻阵型,在宁洛歌周围晃动,看似杂乱但却是极有章法。

    “唰!”竹子停了。

    四周陷入了一片寂静,只有偶尔自竹林外传来的呼喊声。

    “呼!”宁洛歌长出一口气,肩膀松了些,看来她赌对了!

    那么按着zhè gè 阵法走下去,应该就没有问题了。宁洛歌缓缓地向前走。

    走到半路,她站住了脚,因为她遇到了麻烦,本应是向左四步向西北位三步的,可是西北位现在是死路。这……怎么办?

    宁洛歌知道自己已经走到了乾位坤位所在位置,还按着刚才的路向前走,竹林里立马就会出现一个被乱竹穿心射的爹妈都不认识的小宫女。

    凝神思考片刻,宁洛歌舍弃了活着的乾位,反而向坤位走去,只是迈出一步,“唰”地一声,竹叶翻飞,绿竹拔地而起,四面八方向宁洛歌射来。

    宁洛歌暗道糟糕,此时只能硬着头皮跑过去,她运足内力,全速穿过竹林,然而竹子的速度似乎比她还要快,眼见躲不过去,只能接招!

    忽然,笛声乍起,宁洛歌都觉得自己是出现幻觉了!这林中竟然有人吹笛?!

    凌厉的笛声声声带煞。宁洛歌从胸中抽出软剑,眼看着竹子劈头盖脸地飞过来,她下手利落,来一根砍一根,来两根就砍一双,她知道凭着这些竹子的速度来看,绝对地超出了正常阵法,这些竹子根本jiù shì 被操纵的。

    尽管宁洛歌很不想承认这些竹子是因为这笛声中蕴含的内力,但这越来越急促的笛声让她额头冒出了冷汗。这人的内力,真的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啊。

    左劈右打,宁洛歌一边砍一边走五行方位,硬是在砍到半路的时候布了一个阵中阵,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竹子袭来,与宁洛歌阵中竹子纠缠,竟然久久僵持不下。

    忽然,笛声停,竹子落,一切归于寂静……快得仿佛刚才根本就没有过笛声,没有过竹杀。

    三秒钟之后,宁洛歌扒拉掉头上的一片竹叶,在封死的坤位上悍然前行。

    终于,宁洛歌狼狈地跋涉出了竹林,本以为等待她的会是阴森的魔鬼,没想到竟然是个气质卓绝的男子。

    而且,好像,似乎,还是个熟人……

    “恩人?”宁洛歌不可置信地叫道。

    “能活着走过九幽竹林的人,丫头你是第二个。”赫连子谦看着有些狼狈的来人,眼角一抹笑意毫不掩饰,很久没遇到这么倔强的人了,瞧她安然无恙走到最后,jiù shì 精通五行八卦之人,然最后却倒行逆施,非得走死路,很有个性呢。

    “你当我想走死路啊?谁知道设阵之人还有些良心,竟然会放一条路让人进来。”宁洛歌有些难堪,她确实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以为既然是杀阵必定到处都是杀招。

    宁洛歌一边愤怒一边扒拉干净头顶的土抬起头,惊呆了。

    男人没有带那日的面具,光洁白皙的额头,浓烈的刀眉令他整个人看上去冷冽英俊,高挺的鼻梁比例极好,宁洛歌突然就想起一句话:龙章凤姿,天质自然。

    饶是宁洛歌见过了赫连家族那一众美男,却还是得说这男子比赫连之煜还胜上三分。不但是相貌,倾世风华,还有他的气质,慷慨磊落,带着一分君子的正气,就如这林中绿竹,挺拔清华。

    凭着阅人无数的经验,宁洛歌心里暗暗觉得,这样的男子应当是真正的磊落男儿。他不冷酷,不漠然,上次还对宁洛歌有jiù mìng 之恩,到让宁洛歌对他有些好奇了。

    “刚才的笛声是阁下所奏?”宁洛歌虽然有点被美色迷惑,但还清醒。

    “是。”

    “上次谢谢你救了我,十分感激,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可否告知……”

    “举手之劳。”

    “阁下上次救我,这次杀我,不知是何用意?”宁洛歌挑了挑眉,颇为不解地望着男子。

    “你可知你今晚为何会出现在这里?”赫连子谦不答反问。

    “有人要置我于死地。gù yì 引我来这里,听说皇宫出了一个刺客,刺伤了莲妃逃到了这里,而我恰巧出现在这里,必然要被当成刺客绞杀。设计之人dǎ suàn 一箭双雕,杀掉莲妃,让我定罪,而我中了他的计策,所以在这里。”

    宁洛歌一字一句缓缓说出自己的bsp;bsp;,眼睛则一直盯着赫连子谦,想要看他的fǎn yīng ,然而他除了在听到莲妃受伤的时候眼睛沉了沉之外,就没有任何表情了。

    仍旧是笑容淡淡的,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丫头说得都对,只是这并非一箭双雕,否则你觉得为何黑衣人不把你引到幽兰冷宫?那里三面围墙,若真想围捕你,为何不引你去那里呢?”

    宁洛歌不傻,赫连子谦微微点拨她便懂了,看来设计之人还怀疑九幽竹林里面有猫腻。莫非……

    “他们不敢进来。”似乎看出了宁洛歌心中所想,赫连子谦道。

    “你到底是谁?”宁洛歌眉头紧蹙,她实在想不出这男子是谁,前世她根本就没见过。

    赫连子谦不言语,他一身白衣,身形挺拔地站在院子中,青丝纷纷散在肩头,月光洒在院中,顺带落在了他身上,点点月华在他的眼中闪耀,飘渺虚幻,竟让宁洛歌觉得自己在做梦。

    梦醒了,宁洛歌清醒了,然而男子却不见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宁洛歌站在空荡荡的院子,环顾四周竟然只有自己一个人,她有些恍惚,怀疑刚才那人是不是真的存在过。

    宁洛歌是从竹林后面的墙翻出去的,令她惊讶的是,她从来不知道,从竹林出去竟然是帝都极其繁盛的京北大街。

    宁洛歌没有回皇宫,zhè gè 时候的皇宫比平时要戒备森严数倍,她不想冒险。

    夜里的京北大街还有人烟,零星的小贩叫卖香喷喷的烤红薯,年迈的老夫妇在街边卖着热乎乎的面汤,京北的北大街尽头有全京城最热闹的歌舞坊和赌坊,南大街有最红的青楼,尽管夜晚森寒,但仍旧浇不灭来来往往的人身上无尽的欲望。

    今日的事情恐怕和赫连子煜脱不了干系,只是想到那个偷她玉佩的小子,宁洛歌就心中不爽。

    宁洛歌认识的封玄素素来沉稳,不过那时宁洛歌认识的封玄素比现在足足大了十岁。

    难怪宁洛歌当时只是觉得眼熟,却没有将他认出来。

    但宁洛歌记得封玄素上一世并没有参与到西凉的内斗中,对各个皇子,也一直都是一派方外人士事不关己的冷淡mó yàng 。

    怎么如今却对赫连子煜如此拥护了?宁洛歌心中暗道不妙,赫连子煜如今身有绝世武功,再加上比前一世更多的能人异士相助。

    这让宁洛歌的处境极其恶劣。

    她知道,她不能再这么被动下去了!

    那个黑衣人,宁洛歌心中无比què dìng jiù shì 瑾儿,可瑾儿什么时候有这般功夫?又为何会和赫连子煜有勾结?瑾儿父亲苏拓将军向来不喜赫连子煜,根本不可能投靠赫连子煜,为什么?宁洛歌决定míng rì 要探一探将军府。

    西凉帝都的繁华是六国中出了名的,不仅风景优美,且民风极好,天子脚下,酒家商铺鳞次栉比,多如牛毛,茶馆戏楼,烟花之地这些供达官贵族消遣娱乐的地方更是质量极高。

    西凉皇帝一向鼓励六国通商,所以西凉帝都也多有别国之人在此做买卖。

    宁洛歌走在熟悉的街道上,踏着年岁比她们凤凰门那些老不死的还要大的青石板,五味陈杂。

    自重生以来,她还没出过宫,上一世,她苟延残喘,在西凉帝都苟活数年,如今想来竟是满目疮痍。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