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在帝都溜达两日了,听闻那一晚刺客侵入禁地,三皇子勇擒刺客,皇上赞其孝顺忠勇,更把玉佩交给了他来保管,说是这玉佩毕竟是李安茹送给他的礼物,应当物归原处。

    宁洛歌听到这消息鼻子都差点被气歪了,也不知道这赫连子煜是怎么厚着脸皮收下“他的”玉佩的。

    只是这玉佩落在了他身上就不由得宁洛歌不想想怎么办了,若是在皇帝手中,还掀不起什么风lang,可现在在赫连子煜手里。

    赫连子煜那一身诡异的天罡神功是怎么来的她尚且不知道,再把凤凰门人独有的玉佩给他,直觉告诉宁洛歌,一定得把玉佩拿回来。

    走进一家糕点铺,买了些她最爱吃的糯米糕。宁洛歌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溜达,最后钻进一处wèi dào 不错的酒楼吃晚饭。

    扔给小二一锭银子让他去安排,宁洛歌就坐在了角落里。

    宁洛歌还没有找到一个hé shì 的方法进苏府。因为苏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守卫森严。

    饭菜上的很快,宁洛歌一边听着众人闲话家常,一边津津有味地吃着红烧鱼,琢磨着怎么拿回玉佩,她悉心地把鱼刺挑出来,绵软咸鲜的鱼肉裹进嘴里,无比美味。

    “听说皇上又要派苏将军去边境了,到时候三十万大军的虎符又会交到他手里。”

    “将军威名远播,他若不去怎能镇得住那些野蛮人?!”

    这人们所说的大将军便是指建威大将军苏拓了。苏拓大将军一直受命守着西凉边境之中最大的都城,陲城。那里一直是西凉南部最重要的军事要地。

    苏拓大将军治下极严,在军中威望最高,就连皇帝都对他仰仗有加。是以那个皇子要是能够得到他的拥护,那便算是半个尊臀已经坐在了龙座上。

    只是苏拓大将军为人正气凛然,骨子里带着武士特有的侠气和正义,豪气干云,不惧强权。虽然身处向来盘根错节的朝堂,但是却出淤泥而不染,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宁洛歌前世便对他极为敬重。

    “告诉你们啊,苏拓大将军又发新榜文了,这次悬赏金变成一万两了。”

    “唉,苏大小姐真是命途多舛啊。请了这么多大夫,这怪病竟这么久都没有好转。”

    “恐怕活不久了啊!拖了一年多了,听说她现在都不能进食了,吃了就吐,已经三天了,要不你们以为大将军能出这榜文么?”

    “啪!”宁洛歌刚刚拿起的筷子掉在了地上,筷子无感,在地上又骨碌了几圈,到了邻桌的桌腿处才停下来。

    “明天将军会大开府门,请众位大夫去诊病。到时候想必场面会很壮观啊。”

    “这都是第五张榜文了吧?这次榜文好像多了一条新规定。咦?凡能为苏小姐治好疾病之人皆可提条件一个,大将军皆会满足。”

    我要是那些主子,我就派大夫去将军府,这样把苏大小姐治好了,我就要兵符。哇hā hā~~~”

    “嘘!你是喝昏头了,这话也敢说出来,你就不怕……”

    小二把菜端了上来,宁洛歌便没有听到后面的话,只听到了明天会招大夫治病,便再没心思听下去了。

    她没有忘记,昨日那个黑衣人的眼神,那明明jiù shì 瑾儿。可瑾儿生病了么?

    瑾儿,瑾儿是你么!你怎么了?我还没来找你,你便不想再等我了么?

    瑾儿,是宁洛歌上辈子,唯一对不起的人。

    前世,苏瑾是宁洛歌锦盟的下属,赫连之煜本想靠着苏瑾和她的关系劝苏拓站在他那一边,但其实前世苏拓将军从第一眼看到宁洛歌,便极为不喜。他多次对爱女言及:此女乃凤凰门人,煞气太重,做事不择手段,毫无仁善之心,断不可与之交。

    所以最后苏拓宁肯把唯一的女儿逐出家门,也要极力阻止赫连之煜继位。

    最后赫连之煜却背着宁洛歌赐苏拓大将军安乐死,宁洛歌因为这件事情和赫连之煜差点分开,但因为发现自己怀孕,于是宁洛歌妥协了。然苏瑾却并没有怪罪宁洛歌妥协,最后更是在一次两军对垒中替她挡了一剑而不幸身亡。宁洛歌到死都对她心怀有愧。

    宁洛歌迷迷糊糊地走出酒店,轻轻仰起头,天边烈火般的落日,刺痛了她的双眼,她的脑中瞬间就想到了那场诡异的妖火,灼热地气焰似乎扑面而来,烧焦的糊味浓郁呛人,那种皮肤被灼烧的炙热,好像是被人放在了蒸笼里,气闷恶心。

    宁洛歌连连咳嗽,好像又回到了那个境地。本是恢弘绚烂的景致,竟让宁洛歌冒了一身冷汗。

    夜里,宁洛歌站在客栈后院,月亮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空上,那一弯月亮,顿时让宁洛歌想起苏瑾一向俏皮的微笑,她缓缓抬手,好像是去摘那轮皎月,那般温柔的面目,让人没来由的伤感。

    “瑾儿,我们终于又要jiàn miàn 了。这一世,我绝不会让你死得那么惨!再不会为了任何一个男人,让你身犯险境惨惨丧命!姐姐用生命和你保证!”

    一夜无眠,第二日一早,宁洛歌换上了男装,黑发统统束起,梳成惯常公子的发髻,风度翩翩地向将军府走去。

    只是到了将军府,宁洛歌被这里的阵仗给震住了。

    真真的人山人海啊!jiù shì 皇家举办的科考也jiù shì 这等热闹了。这这这,还有卖茶水的?卖糖人的?卖冰糖葫芦的?

    啧啧,这将军府赶上菜市场了。

    宁洛歌看着乌央乌央的人,正寻思着怎么进去,苏府管家走出来了。

    管家大意是说现在人员太多,需要进行筛选,选出医术最高的三位进去为小姐诊病。

    众人都yī zhèn 唏嘘,有个人就极其不满意,愤怒地道,“我给你家小姐看病,又不是要和你家小姐入洞房,这还要挑挑拣拣,会不会欺人太甚了!”

    苏家管家也不是软柿子,直接指着那个人道,“你买三斤猪肉还知道挑挑拣拣,完了再砍砍价,我们给小姐找大夫为什么不能筛选了?”

    于是在一轮“笔试”之后,共有二十八位天南海北慕名而来的大夫晋级。这其中还有三位是别国的名医,此刻这些人被管家放进了大院中的第一进,这些人此时都带着小徒儿站在这院中谈论着各种药材偏方。

    从这些人里,宁洛歌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这几个人的出现令她重新思索今日的诊治是否有必要改个方式。但转念一想,或许是她多心了。

    这几个人,一个是皇帝的御用太医,年逾古稀,经验丰富;还有一个是赫连子煜的人,赫连子煜在府中豢养了很多武林侠士,但这些人从来都隐在暗处。今日赫连子煜竟然会让这人出来,看来很在乎今日的诊病。还有一个人,宁洛歌则有些不解,封玄素?他来干什么?

    他不是赫连子煜的人么?怎么也来了?

    除了这三人,还有一人也引起了宁洛歌的注意。那人年纪不大,但其眼神谨慎坚毅。相貌平凡,但却颧骨突出,眼眶深邃,应该是云国人。

    宁洛歌一下子就联想到了之前云国的那位二王爷。

    “请诸位排队,随我来。”苏府管家站在府门前向众**喊,宁洛歌也立刻混入了队伍之中跟随众人进府。

    跟随管家穿过亭台回廊,苏家后园面积不大,但却处处透着精致。此时垂丝海棠开得正盛,粉嫩细小的花朵,簇簇盛开,层层叠叠,然花色却清淡有层次,远远地看去如烟如雾,飘渺地若仙境一般。

    苏瑾是有侍弄花草的爱好的,看着这后园景致,她加快了步伐,很想快些看见这位昔日的小妹。

    “苏大小姐发病有何症状?”宁洛歌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要治何症,便戳了戳前面的人问道。

    “什么?你连所医何症都不清楚,?!”那人四十多岁,医术在他们家方圆百里都无人能及,一向自视甚高。本来见今日来了这么多牛人,心里还有些没底,然而见宁洛歌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进来,心里有了些底气,同时对宁洛歌极其不屑。

    他的声音引来众人侧目,离得近的听得清楚便忍不住责备,“年轻人,你这般不负责任地态度如何能把患病者医好?”

    “jiù shì ,我看你还是huí qù 再潜心学习几年吧,否则这世上不知道还有多少无辜病人要被你害死了。”

    老御医也听到了,他扭过头怒瞪了宁洛歌一眼,他这辈子行医最恨这样半吊子的大夫。

    宁洛歌有些悻悻,搓了搓双手,在衣襟上拍了拍,尴尬的干笑了几声。

    接下来的是第二轮筛选,“面试”,这一关很简单,二十八个人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进佛堂,在佛堂中供奉着一面金身佛像前走过,你是善人还是恶人,别有用心还是真挚诚恳,一测便知。

    宁洛歌是排在最后面的人,当她走过之时,那佛像没有发光,是以当她出来的时候就被淘汰了。

    二轮筛选完成,只剩下四个人成功脱颖而出,赫连子煜的人,宁洛歌之前注意过的那个年轻人,再加上一个经验丰富仙风道骨的老大夫,一共三个人,“众位休息一下,在府上吃个午饭,饭后再行诊治。”

    宁洛歌也被留下吃饭,只是她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对劲。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