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宁洛歌认定了苏璃jiù shì 那个刺客之后,她每一次的看诊都十分小心。那个刺客是见过宁洛歌的,但当宫女的宁洛歌因为她在脸上动了些手脚,所以看上去几位平常,然而此时的宁洛歌身穿男装,却并无易容,真容示人,也不怕苏璃怀疑。

    而宁洛歌最近为了不打草惊蛇,行动十分小心。

    管家行动十分迅速,宁洛歌想要收苏瑾为徒的消息管家已经传达给了苏拓将军,而管家刚刚传来消息,告诉宁洛歌今晚大将军在后院雨花亭宴请宁洛歌,感谢他的妙手回春,并且适当聊一聊收徒之事。

    宁洛歌不疑有他,到了晚宴时分,在管家的带领下去了雨花亭。

    只是,远远地,宁洛歌就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随着她距离亭子越近声音越清晰,当远远地看到那说话之人的相貌的时候,她的嘴角抽了抽,赫连子煜?!真是冤家路窄啊。

    宁洛歌心中琢磨,他来干什么?赫连子煜和苏拓素来不对盘,也不知道今日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不过如今的世事和上一世比起来已经有了变化,说不上这一世苏拓和赫连子煜jiù shì 一伙的。

    宁洛歌给自己做完了心理建设,跟随管家走过来石子路,走到了湖中心的雨花亭。亭中人都看见了缓步而来的宁洛歌,都把目光投了过来。

    宁洛歌这才看见,亭中竟然出了苏拓和赫连子煜,还有一人。

    因着月光,那人一半脸隐在暗处,只露出侧脸。

    管家把宁洛歌引到便撤退了,宁洛歌再前一步,这回真真的看清了,刀削般的脸庞,利落地显得冷峻,坚挺的高鼻,微抿的唇,完美到令宁洛歌内心尖叫,美男~~~美男啊,美……嘎?他?jiù mìng 恩人?飘渺男神?

    赫连子谦也看见了宁洛歌,不同于宁洛歌的惊讶,他好像没看见宁洛歌,只是自顾自地喝酒。

    苏拓见到宁洛歌年纪轻轻,容貌惊艳,且救了bǎo bèi 女儿的性命,心中十分欣赏,连忙招了招手道,“宁公子来了,快来坐!早就该亲自感谢公子,只是老夫最近公务繁忙,公子莫要见怪!”

    “hē hē ,怎么会,大将军日理万机,今日能见小人一面小人心中便十分感激了。”宁洛歌略略欠身,神色恭敬。随即,她目光在旁边的两人身上略过,眼神中带着yí huò ,“不知将军府上有客,无双实在是冒昧了。”

    “无妨无妨,吃个晚饭而已,哪里来那么多讲究,况且若是真要这么说,我还是先邀请的你,这么说来,他们才是冒昧的那个。”苏拓摆了摆手,似是颇为不屑礼教束缚。

    苏拓的性子本jiù shì 这样,不拘礼节,豪爽宽容,再加上常年在军中,对朝廷中的阴谋诡计颇为不齿,而那些迂腐的酸儒礼教,更是让他嗤之以鼻。

    只是他的话还是让宁洛歌听出了些端倪,怎么?在座的有人是不受欢迎还硬来的?

    宁洛歌瞥了赫连子煜,见他脸上微微尴尬,却没有还嘴,嘴角微抿。她知道那是赫连子煜生气的表情,看来这位不速之客jiù shì 他了。

    “今日只是寻常饮宴,宁公子不必拘束,做。”苏拓指了指他旁边的位子道。

    宁洛歌不着痕迹审视了座位一眼,坐了下去。zhè gè 座位左边是苏拓,而右边是飘渺男神,正对着的则是赫连子煜。四人一张石桌,宽松且hé shì 。

    “宁公子最近在府上住的可习惯?公子治好小女顽疾,老夫心中万分感激,这些日子,公子便在府上安心住着,有任何需要都可以和管家说。”

    宁洛歌微微颔首,“将军客气了,叫我无双即可。”

    “那好,无双,你不必拘束,都是自家人。”苏拓看出了宁洛歌的异样,只是他以为宁洛歌是见到生人有些拘束,随即道,“这两位都是年少英才,这位,”苏拓指着赫连子谦,“你叫他小二就行,这位,”苏拓颇为勉强地看着赫连子煜,“你叫他小三就行了。”

    “咳咳…咳咳……”赫连子煜刚刚喝进嘴里的一口酒一个没咽好,呛着了……

    “怎么?有意见?”苏拓见赫连子煜这fǎn yīng ,立刻不满地看着赫连子煜,大有“你不满意我还不乐意给你介绍呢,谁让你赖在这的”的意思。

    “没有,咳咳……没有。”赫连子煜眼睛都咳出了泪,连连摆手。

    见到赫连子煜如此忍气吞声的mó yàng ,宁洛歌心中不禁好奇,看这情形当是赫连子煜有求于人,那么赫连子煜到底求着苏拓什么事情呢?

    宁洛歌知道苏拓这么介绍是有意隐瞒二人身份,为了赫连子煜的身份,宁洛歌还能理解。但jiù mìng 恩人呢?jiù mìng 恩人到底是谁?竟然会让苏拓安排了和赫连子煜坐在一起?

    宁洛歌兀自吃着菜,看着赫连子煜双眼通红,却还不着痕迹地讨好苏拓,飘渺男神倒是一副悠闲自得事不关己的漠然态度,与以往见到的他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那么淡然。

    只是宁洛歌看了一会这二人,突然心里“咯噔”一下,她忽然想起这两人是见过面的,虽然那一次飘渺男神蒙着面,但赫连子煜没有啊。

    而且就赫连子煜那种水晶玻璃心,那么观察入微的一个人,难道没对一旁坐着的飘渺男神有任何怀疑?没觉得他和那晚的神秘人有些相似?

    宁洛歌心里百转千回,面上却还能淡定自若地不时地回应苏拓将军几句话。但大多数时间都是闷头吃饭,听赫连子煜讨好苏拓,至于飘渺男神,只是偶尔应承两句,并未多言。

    酒过三巡,宁洛歌摸了摸圆滚滚的肚子,她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但这赫连子煜还在天南海北的胡扯,这会已经从西凉的风土人情谈到了最神秘遥远的冰寒之地卫国,但不论怎么绕都不说正题。

    就在宁洛歌已经没有耐心听赫连子煜再说南燕的虫草如何如何的毒的时候,赫连子煜终于绕回来了,他面带笑容,但话语中却十分犹豫,“听闻苏小姐对花草极为喜爱,更是亲自在将军府的后花园侍弄了一大片奇珍异草,如此蕙质兰心的女子实在令人欣赏。实不相瞒,将军大人,今日造访本是因听闻苏小姐身染怪病,想来探一探,既然已经痊愈了,小侄希望将军能将苏小姐许配给小侄,小侄对苏小姐倾心已久,还希望将军能够成全。”

    赫连子煜一番话说得诚恳真挚,话落更是从座位站了起来,毫不犹豫地跪在了地上。

    此番举动让在场三人都有些惊讶,赫连子煜的身份虽然隐瞒着,但其实三人心中都知道,堂堂皇子,跪天跪地跪皇上,怎能跪大臣?传出去成何体统?

    见赫连子煜跪下,苏拓连忙站了起来,虚扶起他,“这你跪我成何体统,你的诚意我已经知道,你快起来。”

    “不,将军不明白小侄的诚意,说实话小侄一直倾慕苏小姐,已有些时日,但苏小姐年纪尚轻,不得婚配,是以小侄才为前来求亲,今日前来,希望能事先和将军说明小侄心意,待我禀明父亲母亲,便可来府上下聘礼。”

    赫连子煜一边看着苏拓的眼睛神色说着,一边在苏拓的帮扶下站了起来重新入座。

    “三公子zhè gè 请求实在是让老夫有些难办啊,众所周知,老夫身无一物,孑然一身,但唯一记挂的jiù shì zhè gè 女儿,我家瑾儿从小没有母亲在身边,是我一手拉扯大的。但也正是因为这样,瑾儿性格有些像我,她喜欢自由,向往无拘无束的生活,不瞒三公子,你们两个人的性格并不匹配。”

    苏拓显然也没意识到赫连子煜竟然是来求亲的,本来已经昏昏沉沉的脑子一下就醒了。权衡利弊,不论怎么想苏拓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赫连子煜。

    “苏小姐和小侄门当户对,且小侄倾心苏小姐,承诺会一辈子爱她护她,至于其他小侄觉得都不是问题。”赫连子煜出乎意料地坚持要娶苏瑾。

    “瑾儿性子散漫惯了,老夫只想让她嫁个平平常常的人,过普通的日子,我们家瑾儿嫁给三公子,那自然是高攀了,可能别人家的姑娘都上赶着想要嫁给三公子,但是实在是抱歉,老夫的女儿不嫁。”苏拓皱起了眉毛,言辞比刚才更坚决了几分。

    “小侄是真心喜欢苏小姐,而且小侄可以向将军承诺,将来苏小姐嫁给小侄,小侄可以给她另辟宅院,让她随心所欲的生活,若是苏小姐有其他要求,小侄也会尽全力满足。只希望将军能把女儿嫁给小侄。”赫连子煜神色有些jī dòng ,看上去似乎十分在乎苏家这门亲事。

    然而苏拓却bsp;mò 了,不说话,兀自握着一杯酒,一仰头,全部喝了下去,“啪”地一声,他把酒杯掷在了桌上,“豁”地站起来,面色通红,手背上青筋暴起,看得出此时他在隐忍着怒火,“小女配不上三公子,请三公子另觅良人吧!”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