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干什么?”苏拓见宁洛歌这样子面有不安。

    “请将军将苏小姐许配给在下,在下与苏小姐一见钟情,虽然在下配不上苏小姐的身份,但是相信将军您开明仁慈,定然能够明白我们两个人是真心相爱,愿意给我们一个未来。在下也愿意承诺,将来一定爱护保护瑾儿,让她一生无忧。”说完宁洛歌又跪在地上拜了一拜,随后起身,目光灼灼地盯着苏拓。

    经过昨晚,苏拓应该已经知晓她是女儿身,毕竟赫连子谦在他面前公然说要娶她,况且老家伙精明狡诈,说不上早就知道自己是女扮男装,而现在她跪地求亲。

    这让苏拓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演哪一出。但是谁让苏拓本来就不同意这门亲事,不论是于公于私,苏家都不能和赫连子煜有所牵扯。

    于公他是大将军,若他和三皇子结了姻亲,那之后免不了别人就会把他看做是三皇子的人,于私,他是下定了决心要辅佐赫连子谦的,绝对不会背叛他。

    是以此时宁洛歌跪地求亲,虽然知情的人会觉得荒谬,可在场其他人看来却正常不过,而他也正好可以借着zhè gè 机会jù jué 了赫连子煜。

    “无双公子才华横溢,艺术超群,且一表人才,老夫也甚是欣赏,只是我家瑾儿刚刚同意了和三皇子的这门亲事,你看这……”

    宁洛歌偷偷翻了个白眼,果然是个老狐狸,这就把皮球踢给了自己,合着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是吧?

    不过为了苏瑾,宁洛歌咬牙忍了。

    “三皇子,素闻您平易近人,亲和讲理,想必也不会做出强强良家妇女的事情来的,对吧?况且您也说了您是真心喜欢苏小姐的,那应该更不愿意看见苏小姐是被强迫嫁给您的是吧?三皇子应该也希望,苏小姐是心甘情愿开开心心地生活着的,是吧?”宁洛歌连问了几个问题,全部让赫连子煜没有bàn fǎ 说不是。

    所以,赫连子煜即使有一车的话想要反驳,到嘴边也只剩下一个字了,他点了点头道,“是。”

    “那既然是这样就好办了,你我公平竞争,谁能够得到苏小姐的芳心,谁就娶她过门,公平竞争,君子之争,如何?”宁洛歌一身白衣,负手而立,面貌俊朗,若非是个女子,定然能够迷倒这京城里大半的待字闺中的少女。

    赫连子煜也正是承认宁洛歌却是风采卓然,才会觉得此时眼前的境况有些棘手。

    他手握成拳,放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抬头道,“宁公子这话倒是不假,只是苏小姐已经亲口答应了我的求亲,且她是心甘情愿地嫁给本皇子,宁公子是不是有些误会了?而且即使宁公子没有误会前来求亲,那是不是也来得有些晚了?先来后到,宁公子,这也是君子之礼。”

    “三皇子所言极是,就如三皇子所言,我们问问苏小姐的意愿吧。”宁洛歌极为讲理地点了点头,同意了赫连子煜的说法。

    宁洛歌的好说话显然是赫连子煜没有预料到的,就在宁洛歌已经扭头走到苏璃身边的时候,赫连子煜还诧异地站在原地。

    “瑾儿,你还记得你日前说过,心系于我,愿意以身相许的话么?我今日来向你的父亲求亲了。”宁洛歌握了握苏璃的手,语态亲昵温柔,看得旁边的铁血将军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瑾儿,你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我中意你你是知道的,你也是中意我的是么?你告诉苏将军,你是不是心甘情愿地嫁给我。”赫连子煜走到床头,嘴角带笑,因其背对着其他人,虽然嘴角是笑着的,但眼神中毫不掩饰威胁和杀意。

    苏璃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宁洛歌坐在床尾,敏锐地感觉到了苏璃的变化。

    但她并不害怕,因为……

    苏拓也紧接着走了过来,沉声道,“丫头,你心里怎么想的你就怎么说,不论你选谁,爹爹都支持你,你不用害怕,尽管说出来。”

    苏璃像是受到了鼓励,对着苏拓点了点头,神色坚定了很多,她柔声道,“三皇子,抱歉,我之前答应你的求婚是因为我以为宁公子并不喜欢我,我才会……我心中最爱的是宁公子,既然宁公子向我爹爹求亲了,那我就嫁给他。三皇子,不好意思……”

    苏璃的声音略微沙哑但是足够清楚,起码房间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赫连子煜的脸色微变,眼中一闪而过的怒气虽然快,但还是被宁洛歌捕捉到了,她嘴角微微翘起,对zhè gè 结果丝毫不感到惊讶。

    适当地,宁洛歌立刻握住了苏璃的手,温柔缱绻地道,“傻丫头,我也是爱你的,只是碍于你的身份,所以才迟迟犹豫不决。是我错了,让你伤心了,以后我一定好好待你。”

    “嗯。”苏璃怯怯地点了点头。

    “好了,既然瑾儿已经选择了,那就这么定了吧。三皇子,实在不是老夫不讲情面,是瑾儿选择了宁公子。”

    “是,看来是本皇子与苏小姐无缘,天意,天意啊。既然如此,本皇子就不叨扰了。告辞,告辞!”赫连子煜几乎是逃似的离开了苏府,听管家说三皇子离开苏府的时候脸都是黑的。

    一场求亲风波就这么尴尬而滑稽地落幕了,唯一变化的jiù shì 宁洛歌如今的身份,如今的宁洛歌在苏府不单单是大夫,还是准姑爷。

    她明显感觉到下人待她更加友善恭敬了。

    这不,桌上这几碟点心已经是今天的第四顿了,从下午求亲成功,宁洛歌即将成为新姑爷的消息就立刻传遍了苏府,于是到了晚上,还没吃晚饭,宁洛歌已经被这些糕点喂得饱饱的了。

    “无双公子,你究竟是用了什么方法让璃儿改口的啊?我是她亲姐姐,我亲自求她她都不答应呢。”苏瑾一边吃着她最喜欢的红豆糕一边好奇地问道。

    此时的她心情极好,已经全然没有了下午见到她时候那个抑郁的气色。

    “没说什么,jiù shì 说你很伤心,她不能这么没良心。”宁洛歌****,她并不想告诉苏瑾,她下午趴在她妹妹耳边说,“南燕蛊毒很好玩,我想在赫连子煜身上试试。”

    “真的么?”

    “真的真的。”吃完了糕点,宁洛歌突然想起昨夜答应连谦的那个可以强身健体的方子,想来让士兵们都用zhè gè 方子,不出三个月,士兵们的体力会比现在强上一倍。

    这么想着,宁洛歌便走到了书案上,仔细地写着,而苏瑾仍旧在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宁洛歌聊天。

    待宁洛歌写好,再看向苏瑾,这小丫头竟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看着苏瑾的睡相,宁洛歌不由得失笑。

    一条胳膊耷拉在空中,嘴角还沾着红豆糕的渣滓,侧着脸,胖嘟嘟的脸蛋微微鼓着,很可爱很萌人啊。

    宁洛歌轻手轻脚把自己的外衣罩衫搭在了苏瑾的背上,最后宁洛歌便坐在床榻上打坐运功,她以前一直觉得她的内功不错,但是如今不论是赫连子煜还是连谦,都要比她强上太多,宁洛歌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安。她必须要努力练功,jìn kuài 突破这一层。

    只是宁洛歌练功过于投入,忘记了时辰,直到月上中梢,她才醒来。

    而苏瑾因为太累了,所以现在还在睡着,宁洛歌正想着要不要把苏瑾叫醒,或者挪到床上,窗户突然开了。

    惊得宁洛歌差点扑上去,然看清了来人是连谦的时候,宁洛歌悻悻地收了手。

    见连谦要说话,她没有多想一只手捂在了连谦的嘴上,另一只手指了指苏瑾,又放在唇边做了个“嘘”的手势。

    她压低了声音道,“你怎么来了?”

    连谦二话没说,长臂一伸,把宁洛歌揽进了怀里,笑得坏坏地,“我来看看我未过门的妻子,有何不可?”

    “喂!谁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宁洛歌瞪大了眼睛,狠狠地瞪了连谦一眼。

    谁知惹得连谦轻笑两声,沉沉的声音不大但却别有一份魅惑。

    “怎么?不想嫁人,想要娶人?她哪儿比我好?”赫连子谦似乎极其烦恼的皱了皱眉,指了指睡得昏天黑地死去活来的苏瑾,颇为不满道。

    “呃……都是浮云哈,都是浮云。”宁洛歌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她眨了眨眼睛,干笑两声,“内什么,你先放开我行么?”

    “叫我谦。不然不放开。”赫连子谦把头靠在宁洛歌的肩头,闷闷地道。

    那神情,就好像是在讨糖吃的孩子,让宁洛歌有些幻灭。

    “谦谦,你先放开我行么?”宁洛歌顺势摸了摸赫连子谦那一头比女孩还要滑顺百倍的青丝,温柔地道。

    “不。”

    “……”

    赫连子谦像是gù yì 耍无赖一样,死活抱着宁洛歌不撒手,而宁洛歌不论怎么挣都挣不开,最后只能让赫连子谦就这样抱着。

    然而就这样抱着他似乎还不满足,感觉到一双温热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移,就算对男女之事再迟钝的人也该明白了。

    宁洛歌立刻抓住了在她身上作乱的大手,谁知道那双手却无比灵活,手腕一翻,把她纤白的小手握在了手里。

    “喂,你!啊~”宁洛歌还要再说,谁知赫连子谦直接把宁洛歌打横抱了起来,小心温柔地把她放在床的里面,随机赫连子谦也顺势躺在了床上。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