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枕着一个枕头,赫连子谦把被子全部盖在宁洛歌的身上,大手箍住了她的腰让她不能反抗。

    宁洛歌被赫连子谦搞得面红耳赤,她红着一张脸,似嗔似怒道,“喂!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嘘!不想把人吵醒就不要说话。”赫连子谦闭上了眼睛。离得近了,宁洛歌才看清楚,他似乎是极其疲惫,眼底一层青黑,眼窝有些陷,这样子活像三天没睡过觉一样。

    难道这家伙自从昨夜开始到现在都没睡觉?两天两夜没睡觉?不可能吧?!

    其实赫连子谦不是两天两夜,他是连续三天三夜都没睡觉了。得知苏瑾病重他快马加鞭从外地赶回来,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白天到这里之后苏拓将军全程陪着他,也没有时间睡觉。昨夜巡查军队,今天白天又huí qù 处理事情。

    直到刚才才处理完,其实他满可以先睡醒了再过来的,但是躺在床上忽然想起来宁洛歌手上的伤,想起昨夜帮她上药看到的旖旎画面,突然浑身燥热,一股热流突然冲到了某处,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见她。

    于是他就来了。看到了她还好,她的手已经没有大碍了,至于心口……

    看她防备的样子赫连子谦就想笑,多少女子做梦都盼着他能上她们的床,只是她却是这般地防备。

    不过他是真的累了,躺在床上,闻着属于宁洛歌专属的淡淡馨香wèi dào ,他第一次,在外人面qián jìn 入了梦乡。

    当宁洛歌感觉到了赫连子谦平稳的呼吸的时候,知道他是真的睡着了。

    她很想把他一脚踹下去,但看着此时的他闭着眼睛,毫无防备,面容干净俊逸,像是个纯净的大男孩,想想他刚才抱着她不撒手说“不”的语气,宁洛歌突然就心软了。

    算了,让他安心地睡一觉吧,天地之大,若是对一个人来说连一个可以安心睡觉的地方都没有,那人生该是活多么的悲催。

    所以,让他安安心心地睡吧,宁洛歌想。

    不再去管他搭在她身上的大手,反而把自己身上的被子往他的身上挪了挪,直到确认被子把他给完全包住了,宁洛歌才停下来,一床被子盖在两个人身上略微有些窄小。

    不得已她只好把身子向着赫连子谦的方向又凑了凑,梦中的赫连子谦似乎是以为她要离开,手劲不经意地加大,硬是把她给拽的更近了几分,宁洛歌;地扯了扯唇。

    也闭上了眼睛。

    随着宁洛歌陷入了睡眠之中,熟睡的赫连子谦倏地睁开了双眼,那双眼深邃黑亮,犀利清明,他在宁洛歌给他盖被子的时候就醒了,心中讶异自己竟然会在宁洛歌跟前睡着,但另一方面却又安然享受着宁洛歌对他的照顾。

    他看着她,良久良久……最后,再次阖上了眼睛,抱着宁洛歌的手臂又紧了紧。

    夜色很美,夜很深,两个戒备心比普通人重千百倍的人同塌而眠,纷纷安然睡去,直到天明,一夜好梦安枕。

    宁洛歌是被一道尖锐的叫声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就看见苏瑾站在榻前放声尖叫,然刚喊了一声,就被同样被她震醒但是fǎn yīng 比宁洛歌快一万倍的赫连子谦给点了哑穴。

    “不要吵。”赫连子谦虽然刚刚起床,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身上衣衫整洁,头发顺滑,立在那就像是一道风景。

    苏瑾睁大了眼睛看了看迷茫的宁洛歌,又看了眼有些不耐烦的赫连子谦,眨了几下眼睛。

    “嗯,乖。”赫连子谦手法诡异地给苏瑾解了穴道。

    紧接着,苏瑾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不可置信地看着赫连子谦,“谦哥哥?你怎么会在这?你……你怎么会在宁公子的床上……”还还搂着他?!!!

    什么时候谦哥哥竟然有龙阳之好了?虽然谦哥哥不近女色,但是也没听爹爹说过他喜欢男人啊。

    而且为什么是宁公子啊,她的宁公子啊,呜呜呜,如果她的情敌是大家闺秀,那她还有些把握,可她从来没想过情敌会是举世无双风华绝代的谦哥哥啊,若是谦哥哥,她可是一点胜算都没有了啊,呜呜呜,好可怜~~~宁洛歌和赫连子谦都不知道苏瑾一瞬间nǎo dài 里转过了这么多的想法,因为赫连子谦意识中一直觉得宁洛歌是女的,没意识到苏瑾把宁洛歌当成了男的。

    “你怎么会穿成这样睡在这里?你不是应该躺在病床上么?”赫连子谦不理会苏瑾的惊讶,反而问道。

    “呃……呃……”完了,苏瑾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被抓住了的节奏么。她不是gù yì 的啊,妹妹啊,你别怪姐姐,不过让谦哥哥知道好过让爹爹知道,谦哥哥说的话爹爹都是听得,让谦哥哥帮忙劝劝爹爹也好啊。

    “你在这,那病床上的那个是谁?”赫连子谦面无表情,神情漠然,宁洛歌猜他也是还没睡醒,nǎo dài 还有些迷糊。当然这是宁洛歌gù yì 在抹黑他。

    “呃……是我妹妹,苏璃。”

    “她不是死了么?”显然赫连子谦知道他们家的事情。

    “她没死,她还活着,她回来找我们了。”苏瑾说道。

    “嗯,我知道了。”赫连子谦没有表态,什么也没说,只是转头看了眼头发líng luàn 衣服微乱的宁洛歌,此时宁洛歌的样子就好像是被蹂躏过的mó yàng 。

    看到宁洛歌zhè gè mó yàng ,赫连子谦突然心情大好,他看向宁洛歌,眼底有一抹笑意,“再睡会。我先走了。”

    还没等宁洛歌说什么,他已经打开房门走出去了。

    果然,宁洛歌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太阳还没出来,天色还早呢,她决定再睡一会。刚躺在床上,就感觉到有人在拉他的袖子。

    宁洛歌不满地睁开一只眼,瞥向罪魁祸首,“我还没睡醒。你先去干嘛干嘛吧。我和谦是好xiōng dì ,你不要想太多。”宁洛歌zhè gè 人最不愿意和别人解释什么,但是谁让zhè gè 人是苏瑾呢,宁洛歌幽幽的叹了口气,解释就解释吧。

    反正重生之后,她整个人的下线都低了不少。

    苏瑾见宁洛歌看上去十分疲惫,也不再打扰她。她是睡饱了,兀自走了出去去侍弄她的花草。

    宁洛歌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从床上坐起来,吸了吸鼻子,空气中好像还有某人淡淡的wèi dào ,虽然极淡,但是宁洛歌jiù shì 能够闻到。

    抓了抓头发,把某人在她脑海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影像都赶走,宁洛歌起床洗漱,昨晚穿的衣服褶皱的不成样子,她立刻换了一身宝蓝色的衣衫。

    宁洛歌本就个子高挑,皮肤白皙,一身宝蓝色锦袍穿在身上,看上去竟然极其风流倜傥。

    吃过了午饭,宁洛歌打坐一个时辰,便有下人来找她说是苏将军请他去书房。

    宁洛歌点了点头,拿着昨日写的强身健体的药方子,便跟着下人便去了。

    自从昨天求婚的事情一出,宁洛歌bsp;bsp;苏将军应该早晚都会叫自己去jiàn miàn 。不知道一回jiàn miàn 能不能见到他。

    宁洛歌心中竟然生出了一丝丝的期待,很奇怪。

    下人领着宁洛歌到了书房门口便离开了,宁洛歌叩响书房房门,走了进去,没有发现赫连子谦的身影,竟然还有一些失望。

    只是她没有时间思考自己为什么会失望,便听见坐在书案后的苏拓说道,“你那日说想让我帮你拿回玉佩?”

    “咦?将军相信我是凤凰门的门人了?”

    说到这不知道是不是宁洛歌的错觉,竟然看见将军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嗯,相信。咳咳,你不妨来说说,需要我帮你做什么,才能把玉佩拿回来?那玉佩在那小子手上,确实多有不便。”

    宁洛歌点了点头,她的玉佩一直在赫连子煜身上,这让她心中确实十分不安。

    “我确实有个计策,只是zhè gè 计策还要卧病在床的大小姐配合一下。”

    “哦?怎么配合?”

    “zhè gè 事情……”

    两个时辰之后……

    宁洛歌和苏拓终于筹划完了这件事情,宁洛歌吞了几块桌上的糕点,突然想起药方,立刻拿了出来,“对了将军,这是一副强身健体的药方,我之前和谦……公子说过,他应当知道。按着zhè gè 药方给军士们调理身体,不出三个月,便会看到效果。”

    “好,我知道了。”

    “嗯,那就按着计划,míng rì 开始实施。在下先告辞了。”

    “嗯,宁公子也辛苦了。”

    宁洛歌从苏拓的府里出来,突然觉得有些空闲,恰好心情不错,他突然想出去溜达溜达。

    回到房间,苏瑾正百无聊赖地看书,宁洛歌见她那个磨皮擦痒的样子,立刻把她拽起来,一起拉着出了府。

    难得如此轻松的出外游玩,旁边又跟着最会吃会玩的苏瑾,一路上宁洛歌就听见苏瑾给自己介绍这介绍那,说的都是哪个店的衣服最漂亮,哪个铺子的胭脂最上乘,说了一道,最后还是宁洛歌给她买了一碗羊肉汤润润口,才让她舒服了一点。

    晚上两个人在苏瑾的带领下来到一个看上去十分不起眼但是菜品wèi dào 十分好的店铺里,两个**快朵颐,点了六个菜,加上一壶小酒,全部一扫而空。

    最后两个人都吃的嘴巴油汪汪的,宁洛歌手里拿着一个猪肘子,苏瑾双手一手一个大鸡腿,两人吃到最后,猛地抬头,相视一笑。

    “瑾儿,慢慢吃,吃完了,我带你去看点你没见过的。”宁洛歌今日心情很好,少了刻意而为的客气,对苏瑾多了几份亲昵。

    “唉,好。”苏瑾在听到宁洛歌直呼她的名字的时候脸微微红了,但她没有纠正宁洛歌,因为她很喜欢他叫她的名字。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