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是扶着墙出来的,吃的滚瓜肚圆,撑得嘿嘿呦呦,最后两个人都被自己的mó yàng 逗笑了,大街上两个人散了散步,随着天色渐渐暗下来,苏瑾问道,“宁公子,你说要带我去哪儿啊?”

    “不要叫我宁公子了,你叫我洛歌吧。”宁洛歌忽然道。

    “好啊,那我就叫你洛哥哥吧。”苏瑾笑嘻嘻地道。

    宁洛歌欣慰地点了点头,“走,哥哥领你去玩点不一样的。”

    当宁洛歌领着同样一身男装的苏瑾站在了醉仙楼门口的时候,苏瑾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不一样”的了,的确,zhè gè 地方,是苏瑾长到这么大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

    但是不得不承认,她的内心其实充满了对zhè gè 地方的好奇。

    她很想知道,这里都有什么东西。这里是不是真的有美若天仙的女子。

    “呦,两位公子,来玩啊,进来啊,进来啊!”二楼的长廊里站着一排国色天香的女子,拿着手帕不断地向楼下挥着,莺声燕语好不动听。

    那软糯的声音简直是媚到了骨子里,单单是听到都让人欲罢不能。

    宁洛歌更是毫不迟疑,她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和一旁呆愣的苏瑾说道,“走吧,去瞧瞧。”

    “嗯,好”然而苏瑾就像是即将英勇就义一样,脸色严峻的好像前面是祭祀大典一样,不知道的以为她往前迈一步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

    “噗,走吧。”宁洛歌被她那副认真的mó yàng 逗乐了,笑了笑,率先进了醉仙楼。

    醉仙楼里十分热闹,宁洛歌一进去一个满头金首饰,脸上的胭脂比城墙还厚的半老徐娘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便扭了出来。

    看宁洛歌和苏瑾的眼神就好像是看见了白花花的银子,双眼幽幽的冒绿光。

    的确,宁洛歌和苏瑾的穿着一看jiù shì 大户人家的少爷,且二人仪表堂堂,气质出众,阅人无数的老鸨一眼就看出来两人不是普通人。

    又是一副生面孔,这就好像是一座未被开采的金矿自动挪到了老鸨的眼前,让老鸨笑得合不拢嘴。

    “哎呦,两位公子,快快里面请,新面孔啊,告诉您您来咱们这醉仙楼可是来对了,咱们醉仙楼可是京城里数一数二的快活地儿了,来来,快里面请,妈妈我啊给二位公子找两个上等的美人伺候着。”

    老鸨三步并作两步拉着宁洛歌就往里走,到了里面老鸨恨不得贴在宁洛歌的身上,若非宁洛歌眼神清明严肃,一把折扇挡在二人中央,想必老鸨自己就得上去把宁洛歌给扒了。

    “我和弟弟是第一次来,听说这儿可是个好地方,今晚妈妈可要给我们找两个好姑娘,如果伺候的爷满意,必有重赏。若不满意,那不但本公子和我这弟弟就不会再光顾了,本公子的朋友们也都不会再光顾了。要是本公子生气了,说不上本公子也开一个玩玩,到时候,妈妈你可不要哭哦。”

    “那是,那是,都听公子的,妈妈我啊立刻就给二位公子找两个姑娘来。”

    “嗯,去吧,要你们醉仙楼里面最好的姑娘。”

    打发走了老鸨,宁洛歌打量着这间豪华的房间,房间外人流来回走动,男人的调戏声女人的娇笑声清晰可闻,而屋子里则充斥着浓重的胭脂香味,还有刚才老鸨身上的香气。

    宁洛歌打量完了整个房间,寻了个凳子便撩袍坐下,看着自打进来就一脸惊悚的苏瑾,此时她正捏着鼻子站在房间中央,别说坐凳子了,这屋子的什么东西若是碰到她都十分嫌弃的mó yàng 立马甩开。

    “唉,瑾儿,坐啊。”

    “洛哥哥,我就不坐了,你做吧。”苏瑾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提着衣服缩立在那。

    “hē hē ,你zhè gè 样子不像是来寻欢作乐的,倒是像被寻欢作乐的。”宁洛歌手握折扇点了点苏瑾,随后点了点她身旁的凳子,“坐,人虽然不干净,但是凳子还是干净的,坐下吧,难道你想一会姑娘们进来就看见你这幅表情站在这?”宁洛歌半哄半吓地说完,苏瑾才不情不愿地坐下。

    不一会,姑娘们就来了,老鸨领着姑娘们hē hē 地进了房间,顿时入目的jiù shì 一片姹紫嫣红,四位美人,容貌或清丽或妖媚或冷艳,分别身着红黄蓝绿四色轻纱衣衫,随着老鸨鱼贯而入,宁洛歌立刻扫了一遍来人,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

    姑娘们纷纷给宁洛歌和苏瑾请安,宁洛歌一边赞美着几位姑娘的花容月貌一边hē hē 地笑着。

    而苏瑾则是差一点被这些人身上的香味熏晕过去,实在是被熏得喘不过气来,苏瑾立刻跑去把窗户敞开,大口大口地呼吸新鲜空气,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

    苏瑾找了个距离他们最远的位子坐下,而宁洛歌则端详着着四个姑娘,就听到老鸨介绍,“二位公子,瞧瞧咱们这四位姑娘怎么样啊?这四位是咱们醉仙楼里的梅兰竹菊四位顶级花魁啊,您二位看看还满意么?”

    老鸨咧着鲜红的嘴唇笑得脸上的褶子都一堆堆的,一边拿着手中的手绢闪若有若无地撩拨着宁洛歌,等待着宁洛歌的首肯。

    然而宁洛歌却一改进屋时候的和颜悦色,突然把脸拉了下来,手里的折扇“啪”地一声合拢,整个人身上突然散发出强烈的怒气。

    “妈妈你这是在敷衍我啊,怕我付不起钱么?四位姑娘确实是上品,但是本公子刚才说了,本公子要的是你们这醉仙楼里面最好的姑娘!你是耳聋了没听见么?最好的!欺负本公子没来过醉仙楼么?你们的月蓉姑娘在哪儿啊?叫她来伺候我!”

    宁洛歌说罢从怀里掏出一摞银票“啪”地拍在桌子上,所用的lì qì 之大让桌子上的四个茶杯都跳了跳。

    “呃,公子,zhè gè 月蓉姑娘……”老鸨的脸上也露出了难色,看上去似乎是有难言之隐。

    “说!”

    老鸨见惯了大风大lang,见宁洛歌生气了,虽然有些惧怕但也jiù shì 一瞬间,紧接着便又huī fù 了惯常的笑容,老鸨连忙蹲下身子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领子,露出了自己的半个酥胸,蹭着宁洛歌讨好道,“哎呀,公子,实不相瞒啊,月蓉姑娘已经有客了,不是咱么瞧不起您,而是这先来后到,您看咱们也不能把在您前面的公子撵出去的,您看是吧?您要是想要月蓉姑娘来伺候,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您得等几个时辰,您看这样行么?”

    宁洛歌眉头微皱,语气坚决,“什么客人配让本公子等?放眼整个京城,配上本公子等的人屈指可数,钱本公子有的是,时间本公子却是少之又少,今日来你这里是给你的面子,你们别他妈的给脸不要脸!立刻马上把月蓉姑娘给本公子叫过来,这些银票就都是你们的,如果叫不来,本公子立刻砸了你的醉仙楼!”

    “可是公子,这不是咱们不给您面子,实在是月蓉姑娘屋里的大人物咱们也得罪不起,您看看是不是咱们换个姑娘,下次您提前说好,妈妈我把月蓉姑娘给您备着,让她就伺候您一人,您看怎么样?”

    老鸨皮笑肉不笑地hē hē 干笑了几声,讨好地看着宁洛歌,希望宁洛歌可以息事宁人。

    然宁洛歌丝毫不让,她“豁”地站起来,径直就走了出去,嘴里还骂骂咧咧地道,“他妈的,老子来找个女人,你们他妈的还给老子磨磨唧唧,拖拖拉拉的,你们这醉仙楼是不是不想开了?!”

    宁洛歌从屋子里出去就直奔着这醉仙楼里最最华丽的那个房间,老鸨还来不及拉着他,宁洛歌已经“砰”地一脚踹开了门。

    “哐当”一声,门闩别断,房门轰然大开,房中正热吻缠绵的两人便大喇喇地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当宁洛歌看到屋中的两个人的时候,眼里划过一抹笑意,但是转瞬而逝,而入目的两个人则轰然暴露在整个醉仙楼宾客姑娘们的面前。

    看着几乎立即就回复了镇定的赫连子煜,宁洛歌嘴角始终漾着一抹笑意。当赫连子煜衣袂飘飘地向宁洛歌走来的时候,宁洛歌忽然感觉恍若隔世,一样的容貌,一样的笑容,就连那睥睨众生的眼神都一模一样,上一世的宁洛歌爱上了这样的赫连子煜,这一世的宁洛歌恨上了这样的赫连子煜。

    醉仙楼里最大的头牌月蓉姑娘是赫连子煜安插的一枚棋子,要说这月蓉姑娘也是个奇人。

    月蓉为人冷傲清高,却深爱赫连子煜,因为她容貌绝艳,且手里掌握着几乎京城所有官员的不为人知的秘密,当初赫连子煜把她收到了手下,本想赐予她黄金锦缎,甚至是良田千亩,然而月蓉姑娘却一口回绝了,她当时只有一个要求,那jiù shì 要赫连子煜每月的初一十五必须和她一度春宵。

    上一世的时候,赫连子煜因为顾忌着宁洛歌,所以jù jué 了她,但是宁洛歌因为爱赫连子煜,不想让他失去了这么好的信息来源,便让他同意了。

    所以自那以后,每个月的初一十五,他都会去月蓉那里。索性月蓉在醉仙楼是个特例,只卖艺不卖身,所以她的身子还是干净的。

    今天便是十五。宁洛歌只是来这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看到了他。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