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一大早晨,宁洛歌睁开眼的时候是在自己的床上,她抓了抓头,昨夜的一切都好像是一场梦,她敲了敲nǎo dài ,油菜花田,满天星星,点点萤火虫,还有那个绝美无俦的男人,她好像脑子被驴踢了,和人家说了很多话,也好像信誓旦旦地又一次相信了一个男人。

    而这一次,意味着什么,宁洛歌自从看见了那支秘密军队之后,就明白了。

    只是这一次不同于上次辅佐赫连子煜之后的心情沉重,反而轻松很多,觉得毫无压力,就好像是那个男人说的那样,他会守护她。所以,她不必担心什么。

    现在想想一切还和梦一样,她竟然就那么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他,她轻声呢喃,“连谦,连真实姓名你都不愿意告诉我,我该相信你么?”

    起床穿衣,宁洛歌忽然看见静静躺在桌子上的早点,早点下面还压了一张宣纸,龙飞凤舞笔力虬劲浑厚的字迹跃然纸上:即使全世界背弃你,我也不会。落款,谦。

    宁洛歌知道,看来zhè gè 是他的真实名字了。谦,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就像他那个人一样,谦谦君子,沉稳正直,但不得不说,偶尔很腹黑。

    忽然想起昨晚他骗她不吃红薯,让她强吻他,宁洛歌噗嗤笑出了声。

    但转念想到今日一别,不知道何时相见,笑容渐渐地消失,心头竟有一抹惆怅。

    宁洛歌拿着宣纸,走到书案前,握着毛笔蘸了蘸墨,在那行苍劲的字迹后面写道:金黄碧瓦红墙,莲花自见莲花。

    把宣纸折叠好,放进信封,宁洛歌交给了苏拓,请他代为转交。

    而苏瑾则报着宁洛歌痛苦一场,死活不撒手,宁洛歌好说歹说,和她说了很快就会回来见她,这只是暂时离别,但苏瑾只管哭,还是后来宁洛歌把她劈晕了才消停下来的。

    从苏府出来,宁洛歌径自奔向了卖红豆糕的糕点铺。

    她和莲妃已经商量过,她会假扮莲妃身边的婢女呆在莲妃身边,而那个婢女则被放回家了。如今的宁洛歌不再视人命如草芥,如果上一世,宁洛歌一定会杀了zhè gè 宫女以防万一,但是现在的她,不想。

    宁洛歌进了糕点铺,一切都如计划中的顺利进行,宁洛歌替换了那个真正去糕点铺给莲妃买糕点的宫女,带上易容面具,代替她回了皇宫。

    皇宫对于宁洛歌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了,是以宁洛歌很快便到了莲花宫。

    莲妃早就屏退了众人,今天更是不见访客,在宫中等待宁洛歌,当看到宁洛歌徐徐走到她身边的时候,她的悬在嗓子眼的心才算是落了。

    “娘娘近来可好?”宁洛歌给莲妃行了礼,笑吟吟地看着莲妃。

    对于莲妃,宁洛歌一直有别于外人的亲近,这种亲近和对待苏瑾的有些不同,是那种对待知交朋友的亲近贴心,而莲妃一直以来对她也很是宽厚。

    “嗯,很好。不得不说,我今日的一切幸福都是来自你手。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的很感激你,希望你能够接受我的谢意。除了那件事,如果你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开口。”

    宁洛歌指了指自己这一身宫女装,;地苦笑,“我现在不jiù shì 让你帮忙了么,hē hē ,这就够多了。”

    “这怎么能够,这不算的,不算的。”莲妃从榻上走下来,莲步微移,步摇微动,华光照人,离得近了,宁洛歌才看清楚,莲妃的气色当真比在冷宫的时候好太多了,面色红润白皙,她心中有一丝宽慰升起,即使不是为了让莲妃注意皇帝的举动,宁洛歌想,今日的她应该也会bāng zhù 莲妃走出冷宫的。

    凤凰涅槃,总归是要重生的。

    而莲妃,便是那一只最美丽最耀眼的金凤凰。

    “你还没吃饭吧?我叫人去做些吃食,今晚皇上不来,你同我一起吃吧。”莲妃眼神晶亮,神采奕奕,只是在提到皇帝不来的时候,眼中划过一丝黯然,的确,即使是仙女下凡,也不能够让皇帝只宠幸一个人,因为,她爱的男人,是zhè gè 国家的王。

    似乎是明白zhè gè 道理,她随即便又笑了笑,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吩咐下去。”

    “不必麻烦,平时吃什么就吃什么就好了。最近皇后和妃嫔们可有为难你?”

    “只是皇后偶尔会讽刺我几句,不过她只是当年的事情还不能忘怀,这没什么的。其他人对我都好,毕竟不看僧面看佛面,皇上他,是真的看重我。”莲妃在说到最后的时候,眼角眉梢带着娇羞的笑意,竟然让宁洛歌看得吃了。

    这份美,当真是天下无双!

    哦,不对,有一个人,或许可以比得过,只是,有男子和女子比美貌的么?

    宁洛歌已经可以想到如果她和某人提起和一个女子比一比谁更美,那个男子的脸会有多黑了。

    这么想着她噗嗤就笑出了声音,莲妃见她忽然笑了,也有些好奇地看着她,“这是想到什么了,笑得这么开心,快来给我说说。”

    “也没什么,jiù shì 想到一个朋友,他长得很俊美,我在想若是他和您比一比,究竟谁会更美,只怕我这话一出口,他脸就得黑了。hē hē ,他那个人,平时看上去深沉冷肃,但是其实很腹黑很挑剔的。比个女子还要难伺候。”宁洛歌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通,还越说越停不下来,说到最后看到莲妃眼含戏谑地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低下了。

    她也发现,她似乎是……真的喜欢上赫连子谦了!

    “有机会,带来给我瞧瞧。”莲妃只是笑着把这句话说了出来,那语气,就好像是自己的女儿有了心上人,丈母娘要仔仔细细地考察考察自家的女婿似的。

    “有机会吧。”宁洛歌嘻嘻一笑。

    晚上,莲妃一般吃饭都是只留苏沫在旁边伺候的,苏沫便是宁洛歌顶替的女子在宫中的名字。

    是以晚上关上门,宁洛歌就和莲妃两个人在小桌上用餐,四菜一汤,莲妃吃的不多,和宁洛歌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吃着饭,竟也能把菜品吃个差不多。

    后来宁洛歌指挥着人把饭菜端下去,莲妃喝着清茶,在屋子里看书,宁洛歌收拾完了便在莲妃一旁伺候着。

    不知怎么,宁洛歌要是在一旁伺候着,莲妃就看不下去,jiù shì 那种没有bàn fǎ 把宁洛歌当成一个宫女,尤其是宁洛歌在她身边的时候并不伪装,周身散发出的气场自然而然地就让人肃然起敬。

    所以两人便聊起了天,说起了这皇宫中的事情,宁洛歌提醒道,“你现在是在风口lang尖上,虽然皇上仍旧宠幸其他妃嫔,但你仍旧是宠冠后宫,这份荣宠势必会给你带来麻烦和危险,还好我在你身边,还可以帮衬着你一些,也算是当做你今日帮我的回报了。”

    “有你在身边,我相信不会有麻烦的。”莲妃诚挚的看着宁洛歌,眼中是对宁洛歌无比坚定的信任,忽然宁洛歌感觉到了一份责任,当一个人愿意把命都交给你的时候,那是喜悦的,也是沉重的。

    宁洛歌点了点头,应承了这份责任。

    二人有的没的聊了几句,忽然外面响起太监尖锐的通报声,“皇上驾到!”

    “咦?他今天怎么来了?”

    “许是思念娘娘了。”宁洛歌打趣道。

    莲妃半嗔半怒地瞪了她一眼,起身笑着去迎接皇帝了,宁洛歌远远的看着皇帝几乎是立刻就把莲妃扶了起来,而看着莲妃的眼神中是深厚浓重的爱意。

    宁洛歌悄悄离开,去了她今后住的房间,把空间留给了这对爱人。

    苏沫的房间里什么物事都有,什么都不缺,这对宁洛歌来说很方便。

    夜里,她把整个房间的结构都了解清楚,寻摸着在房间的哪几个位置设置几个机关,都忙碌完,看时辰尚早,宁洛歌便坐下来静静地思索最近的遭遇。

    想起答应莲妃的事情她还没有办妥,今日虽然莲妃什么也没问,但是宁洛歌知道莲妃心中是很在意很在意的,而她和皇帝之间,宁洛歌也清楚,如果能够找到皇子,那便连这一层隔阂都没有了。

    宁洛歌想,她要jìn kuài 找到赫连子谦,而凭着她的直觉,她觉得,距离赫连子谦,她已经越来越近了。

    而赫连子煜,宁洛歌在思考要给他哪一种死法。

    没用的懒得再想,宁洛歌吹了烛火,上床练功了,她一定要努力练功了,她不希望这辈子只能在连谦的带领下才能看到油菜花田,她希望有一天可以和赫连子谦肩并肩,不仰仗他的鼻息,而是,平等地站在他的身边。

    一觉醒来,宁洛歌悠悠转醒,习惯性地摸向身边,却只是冰凉的床榻,没有了那个温热结实的男性躯体,忽然心头有一丝丝的失落。果然最可怕的是习惯。

    和赫连子煜在一起那么多年,她都没有养成zhè gè 习惯,但是仅仅和连谦在一起半个多月,她便习惯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