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宁洛歌和莲妃说了一声,便悄悄地退到了角落里,趁着众人还在寒暄的当口,宁洛歌一闪身离开了。

    她的嗅觉十分敏锐,在凤凰山上的时候,大师兄就经常说他们小鸽子jiù shì 个狗鼻子,什么玩意儿都能闻得到。

    而后来师尊知道宁洛歌在这方面确实比常人敏锐,便更加着重锻炼她这方面,给她吃很多很多奇怪的药丸,闻很多不同的草药花香事物的wèi dào ,借以提升味觉。

    是以宁洛歌的嗅觉一直比常人要敏锐很多。

    她顺着花香一直走,一直走,直到她看到那一盆盆盛放的木兰花,姹紫嫣红,神态各异,心里了然。

    她又嗅了嗅这些花,随机摸了摸花瓣,仔细检查。

    可是检查完的结果却让人失望,这些花没有任何问题。花瓣上花枝上都没有任何药粉的痕迹。

    要说唯一的问题,那jiù shì 这花太香了!

    比起平时见到的木兰花,这话实在是要香上了数倍。

    闻了这朵花的花香,便觉得其他什么wèi dào 都闻不到了。

    忽地,宁洛歌眼睛一亮,她明白了!

    深受扒开一盆花的土,不管是否肮脏,宁洛歌伸出手直接抓向花盆最底部,随即一些黑色的细粉末出现在了宁洛歌的掌心,她微微一笑,竟然是这样的!

    待到宁洛歌回到筵席上的时候,皇帝刚刚把银川公主叫出来。众人屏息凝视,等待着皇帝宣布今日的赐婚。

    皇帝冲着左后方的德公公点了点头,于是德公公便走出来宣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四皇子赫连子逸敬贤孝长,仁和宽厚,特赐择日与云国银川公主成婚!钦此!”

    赫连子逸正襟危坐在座位上,听到了旨意,拿着酒杯的手一顿,随即回复正常,他缓缓地走到大殿中央,掀袍跪地,恭恭敬敬地连磕三个头,道,“儿臣接旨。”

    随着赫连子逸接旨,在场中最gāo xìng的当然要属瑶贵妃,自家儿媳妇是云国唯一的公主,这身份非同一般,单单说尊贵jiù shì 那个李安茹所比不了的,李安茹顶多算是个郡主,而她家儿媳妇,是公主。

    虽然想到了这位公主可能会骄横跋扈,但是谁家的公主不是这样的呢?而且瑶贵妃非常相信,自家儿子只要稍稍用心,就能够收服了这位看上去蛮横无理的银川公主。

    是以素来冷艳的瑶贵妃今日破天荒地笑得bsp;làn ,而且看着自家儿子更是越看越满意,觉得自家儿子除了体弱多病之外,简直就没有任何缺点。

    比起那个虚伪风流的赫连子煜不知道好处多少倍。

    这么想着,瑶贵妃便看了眼坐在上首的皇后娘娘,眼神不屑中带着淡淡嘲讽,不顾皇后脸色铁青,她温和一笑,扭过了头。

    宁洛歌静静地看着二人剑拔弩张,面无表情。

    而就在众人都忙着给赫连子逸道喜的时候,今日的主人公之一银川公主突然站了出来,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大殿中央,刹那间,众人的目光纷纷看向银川公主,大殿一片寂静。

    “西凉陛下,请恕臣女无礼,这桩婚事,臣女不承认。这婚事是陛下和二哥决定的,与银川无关,银川不嫁。”

    皇帝沉了脸色,而司徒墨然也少见的脸色一变。

    “银川,不得胡闹!”司徒墨然连忙呵斥。

    “我没有胡闹!我不嫁!我不想嫁给我不喜欢的人,我不嫁!”银川面红耳赤,不顾礼仪冲着司徒墨然大吼。仿佛用尽了全身的lì qì 。

    “那你想嫁给谁?!”皇帝声音低沉,冷哼一声,问道。

    “我想嫁给……”银川没了声音,只是视线却看向了司徒墨然。

    惹得众人都望向了司徒墨然,司徒墨然面露尴尬,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宁洛歌看见这一幕嘴角微挑,若非这是在庄重的宴会上,她想她应该会吹上一声口哨,然后大笑一通。

    没想到那一日给银川下药,竟然误打误撞了。看着司徒墨然的表情,恐怕那一日是把银川给吃干抹净了啊。

    啧啧,哥哥和妹妹,也不知道这司徒墨然吃完了之后有什么心里感想。

    宁洛歌心里琢磨着赶明有机会一定得问问,一定与和常人翻云覆雨感觉十分不相同。

    而蓦地,宁洛歌感觉到有两道视线忽然极不配合地看向了她,她追寻目光而去,瞪大了眼睛,竟然是皇帝身边的那个侍卫。

    zhè gè 人,好奇怪。

    如果宁洛歌没看错,那个侍卫看着自己的眼神是带着戏谑和宠溺的,zhè gè ……zhè gè 难道是苏沫和zhè gè 侍卫有一腿?

    呃……

    甩掉了自己zhè gè 疯狂的想法,宁洛歌把视线转向了银川,随着她的转移视线,她感觉到那个侍卫的视线也转到了场面上。

    只是他却不是看着银川和司徒墨然,他看的应当是赫连子逸。

    没来由的,宁洛歌脑海里闪过一个大胆的想法,却只是瞬间便挥去了,她想,不可能是他的。

    司徒墨然被这么多道目光看着,有些不爽,他脸色微沉,干咳了两声,随后道,“银川,我不会允许你嫁给他的,他的身份配不上你。四皇子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随着司徒墨然的话音落地,众位大臣眼中都出现了一种类似于“原来如此”的表情,才明白原来银川刚才说想要嫁的人不是司徒墨然,本来么,司徒墨然可是银川的亲哥哥,若是想嫁给他,那不是乱.伦么?!

    宁洛歌心中冷笑,心说这司徒墨然果然是个厉害角色,三言两句就使得自己摆脱了困境。让众人以为这位公主只是任性妄为,而他棒打鸳鸯是出于为zhè gè 妹妹幸福着想。

    然银川公主却丝毫不配合,她大声嚷道,“不是,我是要……”

    “银川!别忘了你的身份!”司徒墨然厉声打断了银川接下来的话,随即转向皇帝,淡淡微笑,这笑意中分明有那么一分讨好的意味,“陛下,这门亲事本王替银川应下了。她年纪轻,阅历浅,一时被迷了眼睛,不知道什么对她来说才是真的好。陛下您尽管放心,她就交给本王了,届时大婚,本王一定给陛下您一个乖巧懂事的儿媳。”

    “好,那就如二王爷所言了,这门亲事便这么定了吧。”皇帝点了点头,只是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拓跋,公主喝多了,带公主下去醒醒酒。”

    “是,王爷!”

    随着银川被拓跋带下去,今日的筵席便开始进入了高潮,文武百官都好似是刚才那一幕根本就没有发生过,都纷纷祝贺四皇子得一娇妻。

    而皇后娘娘在上座则眼中带着嘲讽,看了眼瑶贵妃,那表情好像在说,“看见了么,人家公主根本不愿意嫁给你儿子,你还gāo xìng些什么!”

    然瑶贵妃却不以为意,圣旨下了,那jiù shì 板上钉钉了,即使zhè gè 儿媳妇暂时不喜欢逸儿,但那只是暂时的。是以她也同样回以一笑,这一笑多了些优越。

    皇后的脸色顿时就沉下来了,她看懂了,瑶贵妃这是拐弯抹角地说安茹不如银川份位高咯!

    这两位妃嫔在“眉来眼去”的时候,莲妃全程都在关注着皇帝,只是这种关心并不明显,只是每当皇帝连续喝了两杯酒的时候,耳边会有一个柔柔的声音说上一句,“吃点菜再喝。”

    亦或者是皇帝因为某位大臣或者某件事心情不大好的时候,莲妃会偷偷地在暗处握着皇帝的手,安抚他。

    再或者是偶尔和他说两句话,避免他总是让气氛过于严肃,又或者是坐着无聊。

    而司徒墨然似乎也注意到了莲妃,他笑得十分的和煦,就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莲妃时候的表情,qīn qiē 地好像是见到了故人一般。

    这一份qīn qiē 落在皇后的眼中,却带着别样的酸涩和难堪。

    “娘娘这些日子可好?本王看娘娘的气色比前些日子更好了些。”

    “本宫一切都好。在宫中有皇上和皇后照料着,各位姐妹也经常来宫中聊聊天,过得很好。谢谢二王爷关心。”莲妃言笑晏晏,大方得体地回应着。

    不论怎么回答,都不会忘记带上皇后,宁洛歌明白她的想法,她是不想让皇后下不来台,也不想让皇上难做,只是这份心思,恐怕那位小肚鸡肠的皇后根本就理解不了。

    “那些木兰花娘娘可喜欢?母后前阵子还来信给本王,问到了莲妃娘娘您。”

    “嗯,花很漂亮。本宫很喜欢。所以本宫也有一份回礼,苏沫!”

    “在,娘娘。”宁洛歌拿着早已经zhǔn bèi 好的回礼恭恭敬敬地端到了司徒墨然身前,这是一件女子穿的衣服。

    以云锦为底,上面的绣工全是莲妃亲自所做,宁洛歌把这件衣服交给司徒墨然的侍从之后,莲妃轻声道,“这是本宫的一份心意,本宫记得荃姐姐素来喜欢牡丹花,便在这衣服上绣了些牡丹花,荃姐姐一向对吃穿用度极其讲究,本宫以此聊表谢意,希望王爷把本宫的感谢之意传达到。”

    “一定,一定。”司徒墨然浅笑回礼,恭敬中带着一份疏离,但转瞬即逝,随即便又是极其热络的样子。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