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无言,筵席也进行的正酣,忽然一个神色有些怪异的侍卫从殿外走到了大殿中央,设神色犹豫惶恐,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朗声道,“启禀皇上,微臣有事起奏。”

    皇上本非常不满在这送外国来使的宴会上谈论国内的事情,但这侍卫偏偏站了出来,皇上不能置之不理,他面色微臣,道,“讲。”

    “微臣怀疑莲妃娘娘图谋不轨,意图谋害皇亲国戚和……皇上。”

    “哗”地一声,此话一出,满座皆惊,顿时引起轩然大波。

    皇上更是拍案而怒,“混账!这是什么意思!”

    “微臣在殿外的木兰花中检查到了火药,微臣怀疑,娘娘联合云国,意图不轨。”侍卫说罢立刻一挥手,端上来一盆木兰花。

    宁洛歌微眯了眼睛,看着那一盆木兰花被侍卫拔出来,紧接着花盆底下的火药便露了出来。众人都闻到了火药的wèi dào ,蓦地,众人的目光便都转到了莲妃的身上,或是惊讶的不可置信或者是嘲讽的幸灾乐祸。

    偏偏这件事情的中心莲妃娘娘却从头到尾都淡然无畏,连表情都没变过一分,好像这些人在谈论的根本就不是她一样。

    而皇上则自始至终都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侍卫见皇上不说话,以为皇上不相信,便jì xù 道,“这盆花只是微臣从一百盆木兰花中随意拿了一盆,剩下的都还在御花园里面摆放着。而这浓郁的火药味因为被木兰花的香气遮挡住,所以一直未被人察觉。微臣也是在御花园巡视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一盆木兰花,所以才发现的这花盆中竟然有火药。微臣思前想后,觉得若是不说出来恐酿成大祸,今日拼着诬陷皇贵妃的罪名也要把这件事情说出来,还请皇上裁决。”

    “这木兰花是二王爷送给咱们莲妃娘娘的,若是花盆中有火药,那这火药到底是莲妃娘娘放进去的,还是二王爷放进去的,还未可知吧?”丞相沈正文一向是站在皇上一方的,而皇上对莲妃一直都是宠爱的,而且沈正文年轻的时候就见证了皇上和莲妃的爱情,对莲妃的为人也有一定的了解,他直觉这件事情莲妃一定是被人嫁祸的。

    “丞相大人有所不知,这些花在二王爷送进宫的时候就已经检查过了,都是没问题的。而这些花是送给了莲妃娘娘的,这些日子也一直在娘娘的宫里,还是前日娘娘说这些话熏得她头晕,而且娘娘风寒,是以才从朝梧宫搬出来的。只是两日的时间,若是有人陷害,根本来不及悄无声息地把所有的花盆内都装上火药的。”

    侍卫过于清醒的头脑和过于条理清晰的回答让宁洛歌不禁微眯眼眸。这侍卫并不简单。

    “总之老臣不相信莲妃娘娘会这样做,还请皇上明察。”

    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丞相大人的一句话转到了皇上身上,只见皇上眸色深深,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信还是不信。

    就当众人都安静等待皇上裁决的时候,司徒墨然忽然开口了,他淡然道,“本王确实不大清楚这件事情,但既然和本王的名誉有关系,本王愿意配合调查。本王也不希望因为本王的yuán gù ,让西凉和云国的关系变僵。这本不是本王等人这次前来出使的初衷。正好本王还可以利用在这里的这段时间,好好教导教导银川,等待银川出嫁也未尝不可。总之本王愿意配合陛下的旨意。”

    司徒墨然一番话说下来,看起来是绝对的大度有理,短短几句话,便把自己的嫌疑给拜托了,他自愿配合调查,那就说明他问心无愧,而这件事情的矛头便直直地指向了莲妃。

    筵席的热闹气氛一时之间不复存在,此时众人连大气都不敢喘,等待着皇上表态,要知道这件事情涉及面实在是很广。

    而宁洛歌此时心中也是百转千回,她现在心中并不què dìng 这件事情是谁做的,不可能是莲妃,那么是司徒墨然么?还是哪位贵妃?那个侍卫jiù shì 西凉侍卫,一个小小的西凉侍卫会去帮忙云国的王爷么?还是这侍卫是受人指使出来指正莲妃的?

    这侍卫身后的人在整个事情上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莲妃,你有何话说?”皇上轻轻转头问道。

    “皇上,臣妾并未做过。”莲妃轻声地回答。她虽然性格和善,但是绝对不代表可以任人欺负陷害。况且这件事情非同小可,她也不是二八少女,不可能矫情地问一句“皇上你相信我么”之类的。

    “好,那这件事情你如何解释?”皇上欣慰地点了点头,他很gāo xìng莲妃正面回答了他的问题。他从没有觉得莲妃会做出出卖国家或者谋害他的事情,但光是他知道是不够的,他必须让全天下都知道。

    那么就需要莲妃的配合。

    “臣妾当时确实把花带到了宫中,但是因为这一百盆花香气实在是过于浓郁,臣妾便觉得熏得头晕。而且还是皇上您提出来要把花搬到御花园的,所以臣妾惶恐,臣妾从冷宫出来,自知惜福,对现有一切都十分满意。余生只希望陪在陛下身边,默默伺候,便知足了。”

    宁洛歌在暗处颇为欣赏地看着莲妃,果然莲妃确实不是个一般的女子,不但有貌,更有智慧。三言两语便说清楚了,这件事情不会是她做的,一是她没有动机,二是她并没有主动要把花盆搬到御花园。

    “好,既然这件事情疑点颇多,那便有沈丞相全权负责,把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朕要看看这件事情究竟是谁做的。”

    “微臣领旨。”

    “至于莲妃和二王爷,便暂时禁足,在案子尚未查明之前,哪儿也不许去。至于你,押入大牢,待事情查明真相,朕自然会放你自由。”

    “本王(臣妾)(微臣)遵旨。”

    “好了,朕累了,爱卿们先休息吧,莲妃,你陪朕回宫。”

    “遵旨。”

    一场闹剧就在皇上的下旨幽禁之后落下了帷幕,宁洛歌本就对今晚的事情颇为不解,晚上正当她在屋子里琢磨这件事情的蛛丝马迹的时候,忽然今夜看守莲妃的婢女慌慌张张地冲进了宁洛歌的房间,宁洛歌还未来得及问什么事,小宫女便哆哆嗦嗦地颤抖着手,指着莲妃的寝殿道,“娘娘,娘娘死了。”

    “什么!”宁洛歌“豁”地站了起来,立刻窜出房间向莲妃的宫中跑去。

    宁洛歌去的时候,莲妃娘娘已经奄奄一息,索性没有小宫女说的那么严重,幸亏宁洛歌在这,若是等待太医来了再救治,就回天乏术了。

    经过宁洛歌诊治,发现莲妃是中毒了,只是普通的毒药,但却分量极足,看得出来下毒的人是想要莲妃的命的。

    莲妃连吐黑血,宁洛歌施针开药,片刻不敢耽误,直到两个时辰之后,莲妃体内的毒才清除的差不多,余毒只需要几服药就可以好了。

    只是……

    看着脸色苍白陷入昏迷的莲妃,漂亮的额头微微皱着,似乎是做了什么噩梦。

    宁洛歌叹了口气,今晚这一折腾,恐怕莲妃要少活五年。若是接下来的时日能够好好保养,那么能够弥补两年的时光。

    这毒药是十分损伤身体的东西,虽然命是救过来了,但是却挡不住这毒药对五脏六腑的损伤。不知道是谁这么恶毒,竟然想出这样的法子,想要莲妃的命。

    莲妃中毒的事情宁洛歌不允许任何人声张,显然下毒之人是希望趁机毒死莲妃,再以莲妃是畏罪自杀的罪名遮掩罪名。

    既然如此,宁洛歌就更加不能让凶手称心如意。

    宁洛歌坐在莲妃的床榻旁,服侍她喝药,一边喂药宁洛歌问出了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娘娘,你可知道是如何中的毒?你吃的东西喝的东西我都亲自检验过,绝对无毒。”

    莲妃皱着眉头细细回忆,想是想起什么,她眼神一亮,“我今晚喝了一杯云国二王爷敬的酒。喝那一杯酒的时候,你恰好不在。”

    “司徒墨然?他为何要给你下毒?!若是他给你下的毒,那么事情便清楚了,恐怕今天的事情便是他自导自演的,只是他为何要这么做呢?而且为何他如此针对你,你与他可有恩怨?”

    “没有。”莲妃摇了摇头。

    宁洛歌见莲妃神色疲惫,喂她喝完了药,宁洛歌便伺候她睡觉了。而此时已经快要天亮了。

    宁洛歌捶了捶腰和背,神色疲惫地回了房间,只是在房间外的时候她的警铃大作,房间里有人?

    左手握着药粉,右手捏着暗器,宁洛歌一脚踹开了房门,然当她看到床上那个人的时候,眼珠子都掉到了地上。

    他……他什么时候来的?

    床上的人似乎是被这么大lì qì 的“踹门”声吵醒,睁开了眼睛,一瞬间的迷茫之后,眼神清明地绝对看不出来这人是刚刚睡醒。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