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最近经常在小厨房和茶水间跑来跑去,莲妃的身体还虚弱,药补不如食补,莲妃余毒清了之后,宁洛歌就不在给她用药了,是药三分毒。能不用就不用。

    宁洛歌最近变着花样给莲妃做药膳和小点心,把需要补充的营养都做进糕点里,说实话,这段时间,宁洛歌的厨艺提高了不少。

    以前在凤凰山,宁洛歌就会做饭,只是她一向没什么嘛要求,饭嘛,熟了能吃就行,色香味什么都她都不要求。

    但是到了这里了,要是什么东西都做成一坨莲妃吃得下去,她面子也过不去啊。幸好她脑子里还有很多的菜谱,尝试了几次,莲妃都夸不错。这也让宁洛歌越来越有兴致。

    宁洛歌正在给莲妃沏花果茶,她亲自晒的花瓣和药材,合理的搭配在一起,美容养颜补血养气。

    突然水晶帘微动,一股淡淡的珈蓝香已经飘了过来,人未到香先至。

    “苏沫苏沫,你猜我刚才看见谁了?”常香小跑进来,握住宁洛歌的胳膊,jī dòng 地抓着摇晃。常香如今已经习惯叫她苏沫了。而自从那日谈完,她们的关系又huī fù 成了以往的那样。

    宁洛歌心中很欣慰。

    还不等宁洛歌回应,常香就迫不及待地抢着自言自语,“今天三皇子来宫朝梧宫了。我奉茶的时候见到三皇子了,那日他生辰我都没看到。哎呀,他还是那般俊朗。不愧是那么多大家闺秀争相想要嫁的对象啊。”

    “有么?”宁洛歌语气淡漠,凤凰门中的师兄个个俊逸非凡,赫连子煜顶多和他们打个平手,她没觉得有什么问题。

    “你是不在乎,有主子那样的天人,自是什么样的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了,只是三皇子确实有他的俊朗之处嘛。”常香在提到“主子”的时候可以压低声线,以防别人听见。

    宁洛歌轻笑两声,没有回应。

    常香自顾自道,“只是今日他神色有些古怪,听说上午的时候皇后单独召见了他,去的时候他神色还正常,但出来的时候却阴沉的可怕。刚才来朝梧宫的时候脸色就极差,我从没有见过温和的三皇子那个样子。”

    “别乱说。”宁洛歌瞪了常香一眼,这话要是传到赫连子煜的耳朵里,常香的小命就不保了,“这种事情不要乱说,除了和我说,不要和任何人说了。这等议论皇子的言语如果被人知道你曾说过是会杀头的。”

    宁洛歌低头摆弄茶叶,常香也意识到自己僭越,连忙吐了吐舌头。

    “你知道他来莲妃宫里做什么么?”宁洛歌今天还没有去给莲妃请安,索性莲妃身边还有一个贴心宫女,是莲妃以前的宫女,名字叫清月,年纪和莲妃差不多大。

    是莲妃的心腹。

    “听说是拜托莲妃娘娘帮个忙的。可是我倒是不大明白了,咱们娘娘如今正在被幽禁,能有什么事情她能够帮他的。”说完常香把手里的事情也做完了,和宁洛歌打了个招呼,边去吃午饭了,而宁洛歌一般都是和莲妃一起吃饭的。

    常香走了,只留下宁洛歌脸色凝重,她低声呢喃:赫连子煜,是什么让你变了神色呢?

    中午,宁洛歌端着餐盘去给莲妃送饭,正巧碰上赫连子煜出来。

    宁洛歌本想要装作没看见,低头靠边走过,刚走出去不远,身后不远处突然传来一个低沉幽冷的男声,“站住!”

    是赫连子煜。

    “奴婢给三皇子请安!”宁洛歌立即转过身,镇定地低头行礼。

    “你是父皇派过来伺候莲妃娘娘的宫女?”赫连子煜单手负背,神色难辨。

    “是。”宁洛歌低头回应。

    忽儿yī zhèn 风吹来,宁洛歌本就比常人灵敏的嗅觉立刻捕捉到了自赫连子煜身上传来的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她眉心一跳。

    “这些是什么?”赫连子煜眼尖地看见了宁洛歌托盘上各式各样的小点心,全都是他没见过的。不由得问道。

    “是莲妃娘娘的午膳。”宁洛歌抬了抬手,而适当biǎo xiàn 出的颤音更是泄露了她一个小宫女在面对高位者时该有的恐惧。

    “你做的?”赫连子煜突然问道。他眯了眯眼睛,不知怎么的,总觉得这女子……有种说不上来的怪异。

    宁洛歌直觉让赫连子煜对她或者她的点心产生好奇都不是一件无上光荣之事,相反越是不被他注意对她就越有利。

    “是莲妃娘娘吩咐奴婢这么做的。”宁洛歌露出一副惊喜惶恐的神色,似乎一个默默无闻的宫女能够被三皇子垂帘问话是见多么值得gāo xìng的事情。

    “嗯。很好,好好伺候娘娘。”

    “奴婢一定竭尽全力。”宁洛歌恭恭敬敬地回答。

    赫连子煜满意地点了点头,离开了。

    宁洛歌直到感觉到赫连子煜走出很远,宁洛歌才缓缓地抬起头,看着那个仍旧挺拔修长的背影,她眸色愈深。

    宁洛歌进去的时候,莲妃正在端详一件衣服,一看便知道是女子的款式,大红底上好云锦,凤凰于飞,将翔欲翔,很大气很端庄。

    只是这件衣服宁洛歌无比熟悉。

    “娘娘放下!”宁洛歌立刻喝止道。

    莲妃狐疑地看着宁洛歌,却是极其听话的放下了衣服。

    “怎么了?”莲妃不解的问道。因为她发现宁洛歌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脸色不大好。

    “衣服有毒。”宁洛歌轻声细语,但是逐字逐句地说道。

    宁洛歌看着托盘上的衣服,抬头问道,“三皇子刚刚来是要干什么?”

    “他希望我帮他一个忙。把这件衣服转送给皇后,让我不要告诉皇后只是他的意思。他和我说上午那会儿惹皇后生气了,想要赔罪,但又怕皇后一听说是他送的,就jù jué 了,思来想去还是我去送最hé shì 。我的面子皇后不敢不给。”

    “他还说了什么?”宁洛歌直直地盯着莲妃,表情严峻。

    “没说什么了,他说不着急,可以等到那个案子查清楚了再送去。亦或者我托人去送都是可以的。打着我的名头就好。”莲妃眉头微皱,坦白道。

    “呵,三皇子打得好算盘啊,这是一石二鸟啊,既可以不声不响的借你的手铲除皇后,又可以把你也拉下水,到时候皇后死了,他死不承认,外界的人只会以为这毒是你下的。到时候任凭你说破天,说这是你帮赫连子煜转的也不会有人相信。毕竟三皇子可是皇后的养子。”

    “你说这衣服有毒?怎么可能呢?要是有毒的话不是人人都可能看得出来?”莲妃有点晕了,这怎么可能有毒呢?衣服有毒,前所未闻啊。

    “娘娘你有所不知,这衣服所用丝线和坠的饰物全部都被毒药浸泡过上白日,而赫连子煜选择的毒药是无色无味的慢性毒药。寻常的太医根本看不出来,但是日积月累,穿着这件衣服的人就会感觉到呼吸困难,却找不到原因,最后会窒息而死。而那个时候毒已经入五脏六腑,及时太医能够检查出来,但是病人已经病入膏肓,药石无灵了。”

    宁洛歌看着这件衣服,只觉得前世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刚刚闻到了神色有异的赫连子煜身有异香,宁洛歌便想到了一种慢性毒药:曼陀罗。

    曼陀罗是一种无色无味的粉末,但身有异香,若不细闻,到会以为是茶香。且此药会让人上瘾,食久会让人觉浑身乏力,睡眠时间越发长久,到了最后,便是一睡不醒,药石无灵。

    而这其中的异状太医是查验不出的,最后服毒者只会被判定是时辰到了。

    上一世的皇后jiù shì 被这件衣服悄声无息杀死的,而赫连子煜当时借的瑶贵妃的手,最后王贵妃以谋害皇后的罪被斩首了。

    而这场阴谋的主角赫连子煜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人怀疑过他。

    因为他和皇后的关系确实是极好的。即使他们并非亲生母子关系。

    但皇后这么多年的养育和栽培,以及皇后的势力,对赫连子煜来说那都是不能磨灭的。

    宁洛歌还记得当年她曾经问过赫连子煜,为何要杀掉皇后,杀了皇后,对他没有任何好处。

    他说,正因为我爱我的母后,我才一定要杀掉她。我不能允许我的身上有弱点。

    赫连子煜,jiù shì 这样一个丧心病狂到连养育他的母亲都可以毫不留情杀掉的人,而且即使是死人,他也要利用一番,当年他瑶贵妃被斩首,顿时四皇子身上的势力就少了大半,而皇后死了,太子身上皇后势力也少了大半,而这样,他zhè gè 可怜的三皇子身上的势力便等同于增长了大半,也jiù shì 从那个时候开始,赫连子煜开始呈现出了shèng lì 的趋势。

    “怎么会这样!这煜儿如今竟然已经变成zhè gè 样子了,他对皇后是有几分真心的,zhè gè 我还是看得出来的。他怎么忍心!”莲妃唏嘘,她不怀疑宁洛歌的话,zhè gè 女子,她没有怀疑的理由。

    “成大事者jiù shì 要踩着亲人敌人的鲜血,才能走上那无上荣耀的至尊高位。是要舍弃点什么的,不得不说,赫连子煜从某种程度上说,很适合做皇帝。”宁洛歌叹了口气,说道。

    “那如今我们怎么办?”莲妃看着zhè gè 烫手的山芋,现在简直是避之唯恐不及,想到之前那孩子还说放在她这也未尝不可,若是在她这放yī zhèn 子,免不了她也会慢性中毒,到时候就真是难逃一死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