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赫连子煜这么玩,那我们就将计就计,送给皇后娘娘嘛,只是不能由我们动手,我们要让别人来送。”宁洛歌脑海中忽然浮现一个张扬跋扈的女子面孔,不得不说,zhè gè 人真是个很好的靶子。

    “嗯?”莲妃自然不知道宁洛歌一时间已经转过了这么多道弯,但她安静地等着宁洛歌的下文。

    “这件事情交给我吧。衣服一会我收走。您身子已经够虚弱的了,经不住毒了,我无所谓,早就已经百毒不侵了。”宁洛歌笑嘻嘻地找了一块布把衣服扔进里面包好。

    莲妃点了点头,只是面上有些犹豫,似乎有些话难以启齿,宁洛歌看出她的为难,便率先说道,“娘娘有何想法不妨说出来,洛歌尽力而为。”

    “能不能…….能不能留他一条性命?她人不坏。”莲妃说道。

    宁洛歌知道她说的是皇后,“可以。但是你得告诉我,为什么?”

    “煜儿那孩子,挺苦的。还是少些孽债吧。即使是想要上位,也并不一定要用这样的手段。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这样的。他只是还不懂而已。”

    “好。”宁洛歌叹了口气,莲妃还是太善良了,殊不知赫连子煜那样的就应该下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啊。

    自从那衣服被宁洛歌收走之后,宁洛歌最近就一直在端详着皇后宫中的动静,她在等一个人。终于,她来了。

    宁洛歌根据宫女所说,知道李安茹在御花园的凉亭里乘凉赏花。她到哪儿的时候皇后娘娘也在,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李安茹还没尽兴,但是皇后已经累了,皇后便先返huí qù 了。

    李安茹向来被李家人宠爱,即使是皇后都不曾训斥过她,也极其宠溺她,就像这种时候,李安茹还没玩够便可以在这边随意玩耍,不必担心任何闲言碎语。

    带皇后走远,李安茹抱着皇后最为喜爱的波斯猫在凉亭里和丫鬟说话,看起来近日心情颇好。

    自从上次一见之后,宁洛歌有好长时间没有看见李安茹了,就她和婢女身上那些伤,恐怕也够她在家里躺上十天半个月了,而这期间更有闹得沸沸扬扬的三皇子和苏将军家小姐的婚事的事情,恐怕李安茹过得也不大舒坦。

    宁洛歌远远的看着,李安茹似乎是十分无聊,便和婢女说了几句话,宁洛歌站在远处听不大清楚,但是不一会就看见李安茹的婢女玲儿带来五个宫女,而其中,不知怎么的,竟然有常香。

    常香以前是被李安茹整过的,平时都躲着她,不知怎么,这次却又被抓住了。

    果然,常香的脸色异常难看。

    宁洛歌暗呼糟糕,常香前些日子受的伤到现在还没好,不知道谦那家伙把她给怎么样了,只要她行走挪动就会出汗,现在已经好了一些,只是半个时辰才会满头大汗,要知道刚开始那几天几乎走一步jiù shì 满头大汗。

    而此时她本就身体虚弱,根本经不住被李安茹再整了。

    宁洛歌走近几步,听到李安茹懒洋洋的声音响起,“你们几个,互相打耳光,谁打的声音最响亮,本郡主重重有赏。”

    几个宫女面面相觑,却都转过了身子,宁洛歌看她们那样子,倒像是已经熟悉了zhè gè 事情,脸上只是微微挣扎便自由结组,两个人对着,就连常香都是一脸坦然,看来这早就不是第一次了。

    “啪!”“啪!”“啪!”……

    顿时御花园中的巴掌声不绝于耳,噼里啪啦,一个比一个响亮。

    偶尔有婢女被打的嘴角出血,李安茹便会拍手称号,眼中闪闪发光,而看到不解恨的时候,她便会大声叫嚷,“使劲儿!死奴才,中午没吃饭啊!使劲儿!”

    若是还让她不满意,她便会亲自示范,一手抱着猫儿,一手抡个半圆,一个大巴掌“啪”地一声打上去,婢女立即被打得一个趔趄。扑倒在地,狂吐鲜血,过一会,两颗牙便被那个宫女吐了出来。

    “就要这么打!知道么!你们那都是轻轻地摸,一点lì qì 都不用,养你们做什么!你们要是再偷懒,本郡主就告诉姑姑,你们这辈子也别想吃饭了!”

    宫女们都瑟缩地连连跪地磕头,嘴里连连称是。

    宁洛歌注意到,常香混在人群中,也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

    宁洛歌把胳膊上挎的包袱紧了紧,便按着她原本计划的那样,走了出去。

    李安茹忽然看见有陌生人走近,十分不满地娇呼,“大胆!是哪个奴才竟然敢不经过本郡主同意便擅自来亭子,不知道本郡主在这赏花么?”

    宁洛歌丝毫不为李安茹yin威所吓,她施施然行了一礼,面色诚恳,却也毫无谄媚之色,“奴婢苏沫,朝梧宫大宫女,因帮莲妃娘娘去取一件衣裳经过这里,因为这件衣裳耗时两个月,数十个顶级绣娘一针一线仔细赶制出来,做的十分精致,娘娘怕衣服有闪失,便让奴婢去取。奴婢恰好经过这里,听到这里有声响便过来看看。”

    “什么衣服?拿来看看!”李安茹jiù shì 宁洛歌极其讨厌的那类女子,整日里除了讨论吃穿,jiù shì 讨论穿戴,而有好看的衣服她自然不会放过。

    尤其是听说这衣服还是莲妃的,莲妃的衣服向来都是件件精美无双,她们曾经私下里谈论过莲妃穿的衣裳,更有的女子则模仿莲妃的穿着,莲妃的风格经常会成为京城女子争相模仿的风尚潮流。

    而莲妃在穿着方面确实颇有将就,其实很多衣服都是她亲自缝制的,在冷宫的时候没有条件,只能自己缝制设计样式。倒是没又想到误打误撞成为了潮流。

    “是。”宁洛歌把衣服恭恭敬敬地递上去。

    李安茹打开包袱,果不其然被这件衣服的绣工和样式震惊了,确实是漂亮!简直美得叹为观止。顿时,李安茹内心就生出了占为己有的想法。

    然而看到这件衣服上面绣的凤凰却是怎么样而不敢穿的,这宫中,能够在衣服上面有凤凰的人,位份都在贵妃以上了。

    宁洛歌自然把李安茹的表情看的清清楚楚,她不卑不亢地在一旁道,“这件衣服只是莲妃娘娘的一个样衣。娘娘说皇后的寿辰快到了,若是这衣服做得好的话,她会再亲自设计一件衣服给皇后娘娘作为寿礼。”

    宁洛歌适时地提醒让李安茹顿时双眼发光,她最近也正在为皇后的寿辰头疼,若是有这件衣服可以送,那岂不是很好?!

    看着李安茹的表情,了解她如宁洛歌,心中已经知道了火候差不多了。

    宁洛歌便冷声道,“若是郡主没什么事情奴婢就要huí qù 复命了。”

    言下之意衣服赶紧给我还回来。

    “这衣服……给我怎么样?”李安茹忽然放下衣服说道。

    “回禀郡主,奴婢只负责拿衣服,若是郡主看中了,可以让尚衣局的人给郡主做一套。或者是问问咱们娘娘愿不愿意把衣服送给郡主。这奴婢做不了主。”宁洛歌刻意地lěng mò 生疏,听上去是油盐不进。

    不等李安茹说话,宁洛歌扫了一眼那边脸已经肿的老高的几个婢女,仍旧是面无表情,她道,“那边有我朝梧宫的宫女,因朝梧宫的宫女都是奴婢管辖,奴婢想问问这奴婢是哪儿做的不周到,惹到了郡主,请郡主告诉奴婢,奴婢huí qù 好好教导之。”

    宁洛歌指了指常香,眼中丝毫没有畏惧,反而带着犀利。

    “不过是犯了一些小错,没什么说的。既然是你们的宫女,那你便领huí qù 吧。”李安茹挥了挥手,脸上满是无所谓不在乎的表情。

    “那剩下几个宫女……”宁洛歌话到一半。

    “算了算了,都走吧,今日就到这里。”

    李安茹话音一落,几个婢女就呼啦啦地都作鸟兽散。而常香是走在最后的,她看了眼宁洛歌,宁洛歌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先走。

    常香给了她一个“小心”的眼神,便跟着那些婢女也走了。宁洛歌注意到,她的脚步明显比之前虚浮了很多。

    看来今天又挨了一顿打,对她身体还是有不小的创伤。

    顿时宁洛歌心中就生气了一股火气,李安茹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她的人,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忽地,宁洛歌目光所及看向了那只猫,那只猫她认识,那是皇后的爱宠。

    宁洛歌计上心来,忽然手腕微动,一颗石子迅速掷出打在肥硕的金丝猫身上,悄无声息。

    “喵!”波斯猫似乎被打疼,突然开口叫了一声。

    衣袖下的纤手迅速捻起袖中的一颗药丸,手指微微运劲,一粒药丸准确无误地弹进了猫的嘴里。

    “不知道奴婢可否走了?”宁洛歌眉宇间俱是平淡地问道。

    “可以了,走吧。”李安茹的嘴一张一合,一颗药丸被准确无误地打进了她的喉咙,顿时她便像是被口水呛到了一样咳嗽不止,而那颗小的微不可见的药丸已经在她的拍打下进了她的肚子里。

    “玲儿,来,把衣服给她。”

    李安茹如此好说话,倒真是出乎了宁洛歌的意料,她是知道皇后忌惮莲妃的,倒是没想到整个李家如今都忌惮着莲妃,就连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看来都被警告过不要惹到莲妃。

    再加上刚才被宁洛歌抓到她滥用私刑,这件事若是被任何其他宫的宫妃知道都没事,唯独不能让莲妃掺和进来。

    现在是个明眼人都知道莲妃在皇上心中的重量是几何。

    房间更有老人说,若是莲妃当年诞下的那个孩子还在,凭着皇上的宠爱程度,那恐怕就一定是储君了。

    李安茹抱着猫下了石阶,亲自把包袱交到了她的手上,那mó yàng 竟带了几分讨好。

    宁洛歌不为所动,仍旧是手腕一动,“嗖!”一枚石子突然打在李安茹的膝盖上,让她膝盖一软,扔猫跪地,而宁洛歌则转头lí qù 。

    半个时辰之后,李安茹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她的猫,让她大喜过望的是,那个猫扒着一只包袱,竟然是那一件红衣。

    她像是做贼一样,把包袱护在怀里,一手抱着猫,拿起包袱的时候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见。心安理得的把包袱收了起来。

    她没有看到,就在距离她不远处的假山后,一个宫女mó yàng 的婢女负手而立,把一切看的清清楚楚。

    等到李安茹走了一会,宁洛歌才从假山后缓缓地走出来,她要去看看常香。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