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姜华的情绪才平静下来,他双眼通红,头发líng luàn ,整个人身上带着浓厚的悲伤气氛,那样绝望,那样悲戚。

    忽然,他说话了,声音哽咽,断断续续,但他开口了,“我去的时候…他们都死了……我连他们的最后一眼都没有看见。他们的心肠全吐出来了,全都没了……我也……既然如此我还活着做什么呢,我苦苦寻找,终于找到了他们,我苦苦寻找解药,终于找到了,可我却救不了他们,既然这样,我还活着干什么……”

    宁洛歌也睁大了眼睛,“你是说,那些毫无联系但却都得了同样病症而死的人是你的亲人?他们都是云国人?”

    姜华不吱声,哽咽着点了点头。

    “可你如果死了,谁来给他们报仇?”宁洛歌皱眉不解,可能是性格不同,若是她,她是绝对不会自杀的,她会尽全力让自己强大起来,去追查凶手,亲手手刃仇人,让敌人比自己的亲人死得凄惨千百倍。

    她摇了摇头,可能是人和人不一样,想法也就不一样吧。

    蓦地,姜华抬起了头,宁洛歌似乎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姜华眼神一瞬间的晶亮,但下一秒就又黯淡了,“报仇?他们权势顶天,我只是一个草芥平民,有zhè gè 心但我没zhè gè 能力。”

    从来没有一刻,姜华比现在更加痛恨自己无能,他不是没有想过报仇,但他没有bàn fǎ 报仇,因为他的敌人是那个国家权势滔天的人,是随便一跺脚就会让云国抖三抖的人,他要拿什么与他斗?

    他除了自杀陪着他们一起去死,他又有什么bàn fǎ ?

    “你的仇人是不是……”宁洛歌没有说话,她伸出食指,蘸了些茶水,在桌子上写了两笔。

    姜华看到了桌子上的水渍,惊讶于宁洛歌竟然一下子就猜准了,吃惊地点了点头。

    水渍很快蒸发,没有人知道,宁洛歌刚才在桌子上写了什么字。

    “并不是没有bàn fǎ 的。”宁洛歌微微凝眸,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缓缓地笑了。

    你如果想要报仇,我可以帮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我凭什么相信你有zhè gè 能力?”姜华丝毫不怀疑宁洛歌是个好人,但是能够对抗他的敌人,那要有足够的能力。宁洛歌医术确实了得,但没有权利。她根本做不到。

    “你可听说过凤凰仙山?”宁洛歌看着姜华,但笑不语。

    姜华点了点头,眼眸中俱是惊讶,他当然听过,不但听过,而且幼时更是承蒙凤凰仙山中的一位高人指点,给了他一本医书,他jiù shì 靠着这本医书,才能够在坊间称为小有名气的大夫。

    “你应该也听说了凤凰仙山最近又有一位下山了吧?不好意思,正是不才在下我。”这是能够证明我身份的凤凰玉佩。

    宁洛歌从身上解下玉佩,递给姜华让他以辨真伪。

    “是真的,是真的!你竟然真的是凤凰仙人!”姜华几乎是喜极而泣,眼中的光芒大盛,这还是宁洛歌自从认识他到现在,他第一次露出如此惊讶欣喜地表情。

    那表情,就好像是久在沙漠跋涉的人终于看见了绿洲,常年生活在阴雨天气中的人突然见到了太阳,那表情,真的让宁洛歌动容。

    她从来没有想过,她的存在,竟然可以给一个人希望,让一个眼中燃起这般强烈的生存欲望。

    “我见过的,我小的时候见过一位高人,他的玉佩便是zhè gè 样子的,只是他的玉佩右下角写的是‘鸣’字,而公子你的写的是‘洛’字。”姜华表情认真地和宁洛歌说道。

    “哦?鸣师叔?他十几年前确实是奉师命下过一次山,这么说你和我们凤凰门也算是有缘。竟然这样,我倒是有个想法,若是鸣师叔曾经指点过你,那我也算是你的师姐。在报得大仇之前,你就跟着我如何?”宁洛歌灵机一动,说道。正好她身边缺少几个忠心可靠的人。

    “姜华万死不辞!”姜华作势便要下地,给宁洛歌磕头,被宁洛歌拦住,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虚礼就免了,你是谁不过是个名头,凤凰门的人并不在乎这些的。”

    的确,宁洛歌他们师门里很少讲尊卑,宁洛歌虽然是小师妹,但是门里的人对她都十分敬畏,皆因她的本事够强,所以zhè gè 世界,其实很简单,强者为尊。仁心者大。

    “好,那我就说我的条件,我身边缺个侍从,你来做。时间我不què dìng ,可能是一个月,也可能是十年,随我喜好,你若答应,那我便帮你报仇。”

    “我答应。”姜华郑重地点了点头,竟然是毫不犹豫。

    “那好,你仔细将养,我需要先调查一下这件事情。你可知道,司徒墨然为何要对他们下毒手?”宁洛歌问道。

    “不知道。我们姜家在云国只是普通的小门小户,我从来没想过,我的亲人们会和二王爷扯上关系,要不是亲眼所见,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你为何会来西凉?”宁洛歌问道。

    “我之前在云国帝都里,仰仗鸣师傅留下来的那本医术,开了个医馆,医馆生意不错,虽然不能让我们一家大富大贵,但日常开销也绰绰有余。只是突然有一天我的家人们便消失了,大家纷纷离开,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包括我,也不知道。”姜华回忆起来往昔的日子,觉得就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

    “我满京城找他们,却始终无果,后来还是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匿名信,那封信告诉我,想要找到他们就来西凉帝都。于是我就来了。

    “其实在来苏府之前我已经到了西凉一个月了,我靠着行医也能活得下去,我便利用接触三教九流的机会,打听我亲人们的下落。最后打听到唐家镖局里似乎有两个下人长得很像我的哥哥和弟弟。我想方设法混进了唐家镖局,见到了我哥哥和弟弟,谁知他们竟然不认识我。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被有心人指使,已经失忆了。

    “我用尽浑身解数让他们huī fù 了一些记忆,得知了他们是被二王爷的人弄到了西凉,至于怎么来的,他们也不知道,只说是被人打晕之后,醒来就在西凉了。”

    姜华一口气说了一大串,宁洛歌特意给他倒了一杯温水,示意他润润嗓子。

    咕咚咕咚把一杯水都喝尽,姜华随意地用袖子擦了擦下巴,jì xù 说道,“我的两个姐姐一个被卖到了醉仙楼,一个进了一户大官家里做奴婢。我说服了哥哥弟弟和我离开这里,我们找到了姐姐和妹妹,正zhǔn bèi 那晚离开,谁知道,那一晚他们谁都没有到约定的地方。我还是第二天一早知道了他们暴病的消息。”

    姜华神色哀戚,最近一年,姜华的人生可谓比过去的二十多年都要跌宕起伏。面对找到亲人的大喜,之后便是亲人全部惨死的大悲,大起大落之后,人的情绪是最容易崩溃的。

    “我今天一直在想,若是我不找到他们,他们是不是现在还好好地活着。是不是就不会死。”姜华的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没了声音。

    宁洛歌知道今天聊的差不多了,况且姜华刚刚从鬼门关回来也需要休息,她站起来,拍了拍姜华的肩膀,说道,“好了,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你现在的首要任务jiù shì 把身体养好,然后我教你你想要学的东西。你应该不会再寻短见了吧?”宁洛歌玩笑地看着他。

    谁知姜华却神色真挚严肃,他摇了摇头,道,“不会了,绝对不会了。我向天发誓,我姜华不报血海深仇,死后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休息吧。”宁洛歌点了点头,离开了。

    和管家道别之后,宁洛歌迅速回了朝梧宫。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因为今夜和姜华聊天,她并不是很困,相反她倒是十分的精神。

    姜华的亲人显然是被司徒墨然杀人灭口了,只是司徒墨然为何会把这些人弄到了西凉,却独独没有动姜华呢?

    司徒墨然为何要动姜家呢?

    而杀掉姜家的人,会是司徒墨然留在这里的原因么?

    而这里面,和赫连子煜有没有关系呢?

    宁洛歌没有开灯,在黑暗中他的思路更清楚一些。看来想要把这些事情查清楚,宁洛歌必须深入到姜华那几位已经死去的xiōng dì 姐妹中查找原因了。

    忽然姜华今天白天说的话在宁洛歌耳边回响起来,“最后打听到唐家镖局里似乎有两个下人长得很像我的哥哥和弟弟。我想方设法混进了唐家镖局,见到了我哥哥和弟弟,谁知他们竟然不认识我……”

    为什么唐家镖局要把xiōng dì 俩都安插进去呢?这件事情和唐家镖局有什么关系呢?

    唐家镖局zhè gè 地方,宁洛歌自然是知道的,唐家镖局威名远播,所押送的镖从未丢失过,这除了因为镖局镖师的武功一流,更因为镖局管理严格,每次押镖都会有三批人负责,第一批是负责安排打点行程的,第二批是押镖之人,第三批是扫尾的。

    再加上第二批人用的都是镖局一等一的镖师,武功智谋均是一流,从未出过事情。

    正是因为这最安全的名声,所以唐家镖局到了如今已经有三代了,光是这块招牌就足够让人觊觎了。

    只是唐家镖局素来不参与政事,唐家子弟偶有人经商,但唐家祖训有言在先,不需任何唐家子孙碰触政治,否则死后不得入宗祠,更得不到祖先的谅解,在唐家必须除名。

    要知道这诅咒不可谓不毒,对西梁人来说,若是不能死后入宗祠,那就要做孤苦伶仃的孤魂野鬼。

    生前越是荣光,越想要死的体面,凡是大户人家,死后都是要入宗祠的,只有死刑犯和乞丐是不能入宗祠的。

    所以唐家到如今已经有四代,还从没有任何一个人敢碰政治。

    而且唐家人世世代代都是西凉人,即使是官商勾结,勾结地也应该是赫连子煜,怎么会和司徒墨然有联系呢?

    宁洛歌久久思索却不得解,最后她决定,等过几日莲妃身体大好了,她要亲自去唐家镖局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样的龙潭虎穴,竟然能够这么霸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