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赤焰亲卫?”在场唐德彪算是见多识广,饶是如此他也不敢相信,南燕的女皇专属的亲卫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赤焰卫队,一共一百人。除了南燕女皇本人之外,没人知道他们究竟什么相貌,什么身份,这些人有的或许jiù shì 平时看上去再平凡不过的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农户,有的或许是某个名门大派的掌门或高层,有的或许是青楼里的身份低微的风尘女子。

    总而言之,没人见过赤焰亲卫,只知道当年南燕建国之初全靠这支卫队,南燕开国皇帝才得以保全性命,据说这支卫队曾对抗敌军一万精兵,个个以一当百,骁勇善战,大破敌军。但开国皇帝死后,就再无人见过这支队伍。

    遂这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卫队就像一个神秘的传说,经人口耳相传直到今日。

    “赤焰卫队,南燕女皇亲卫,明知道这是星云山庄要送给南燕女主的寿礼,还如此作为,哼,其心可诛!”唐玉风冷哼一声,把宛若拎起来。

    “说,为什么这么做?陷害我到底有何用意?”

    “若不让人被人唾弃,怎么显示出我的好来?你是唐家贵公子,我只是一个小丫鬟,若不毁了你,我怎能与你相配?”宛若眼神疯狂,又露出那日那般迷恋的神色看着唐玉风。

    唐玉风一时被她所言说得愣住,竟不知如何接下去。

    “你从来不会看不起我,我生病了你还会照顾我,教我识字教我做人,做错事了还替我求情。只有你,会把我当成一个女人,而不是一个工具。”宛若兀自说着,眼神似乎透过了唐玉风看到了这些年两人相处的点滴,凄楚迷离的眼神让唐玉风有一瞬间的动容。

    宁洛歌在一旁赞赏地看了唐玉风一眼,想不到这小子看起来木讷寡言,还会泡妞啊。

    突然,宛若双手握拳,用力一震,只见绑缚着她的绳子齐齐崩断。众**惊,下一秒她依然在百米之外,梯云纵是武林第二大轻功,运用之人脚步生风,飘逸若仙,登天踏云皆非难事。

    “我点了她的穴道啊,怎么还会跑掉。”唐玉风喃喃道。

    “我解了她的穴道啊。不然怎么找到红珊瑚?”宁洛歌上前一步,拍了拍唐玉风肩膀,“唐兄,快追吧,再不追人就没影了。”

    宁洛歌轻轻点地,运功向宛如lí qù 的方向追过去,唐玉风紧随其后,但看起来有些吃力。

    刚才那一枚瓜子不但擦落了宛如衣袖,更是不经意间解开了她被唐玉风点了的穴道,想起宛如刚才卖力的表演,宁洛歌轻轻一笑,也不知那般动情到底有几分真心。

    宛如看见身后紧追不舍的宁洛歌,知道再这样跑下去无济于事,她俯身落地。

    宁洛歌紧随其后,单手背后,潇洒地挥着十二玉骨折扇,神色轻松,“不跑了?不跑了就回答我个问题。”

    “你到底想干什么?”宛如一改当丫鬟时的怯懦神态,此时面色阴沉,眼神狠辣,似乎下一秒就会拗断眼前人的脖子,喝对方的血吃对方的肉。

    “你这么做真的是为了陷害唐玉风?也许!”宁洛歌冷笑一声,“星云山庄管家在看到你被抓出来的时候,神色可是不太好啊,况且,我倒是不明白了,陷害两国邦交,光靠一个不问政事的星云山庄就可以了?这话拿去骗骗唐家镖局那帮匹夫还可以。”

    唐玉风正巧在zhè gè 时候赶到,听到这句话翻了个白眼。

    “说说看,星云山庄背后到底是咱们西凉哪位大人物在撑着?竟然会让你们南燕女皇都出动了赤焰卫队。”

    “这就不牢你操心了,受死吧!”宛如突然腾空而起,紧随其后,本来平坦无恙的土地下突然“腾”地一声,齐刷刷地暴起四人,顿时宁洛歌就被五人包围了。

    “失传多年的土遁术都被你等所学,赤焰卫队还是有两下子的嘛。”宁洛歌毫不担心,声音轻松,然异常警惕,她从不低估任何一个敌人,低估对手,是自杀的行为。

    宁洛歌旋身飞起,迅速上升,以快于宛若两倍之速迅速在天空和对方平齐,不知何时,她的双手已经各多了五枚暗器,五人人手一支软剑自头顶向宁洛歌劈下,“叮叮叮叮叮”连续无声,只见暗器以无比坚硬之力挡开锋利无比的剑刃,由于那暗器气势如虹,竟势不可挡,五人只能空中齐齐后翻,避开暗器。

    还未等五人落地,宁洛歌右手五枚暗器再次齐发,射向五人肩颈,这一次不再是霸道破竹之势,反而力道温纯深厚,让五人当即定在原地不能动弹。

    五人眼中闪现了不可置信,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够在两招之内让他们束手就擒,就连女皇自己都做不到!

    然下一刻当五人看到那力道纯猛的暗器时,顿时就有一种天雷滚滚的感觉,五枚又尖又圆又黑又亮又饱满的瓜子应声而落。

    “穴道解了可以吃瓜子。”宁洛歌“好心”提醒。

    唐玉风又翻了个白眼,无双公子这是成心么?

    “珊瑚在哪儿?”唐玉风问道。

    没人回应。

    宁洛歌懒得磨叽,直接走上前去,双手附在了五人中一个人的宝剑之上,额头冒出虚汗,唐玉风在一旁紧张地看着,很快宁洛歌睁开眼,她知道珊瑚在哪儿了。

    “退后。”宁洛歌向唐玉风挥了挥手,唐玉风向后退了一步,她瞅了她一眼,他又退了两步,她收回了目光。

    缓缓飞升到半空中,宁洛歌身体倾斜,正对着地面,仿佛手举千斤大石,双手缓缓抬起。

    她大喊一声,“破!”顿时双掌向地面推出,只听“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顿时大地狼烟四起,仿佛是有上万匹烈马在狂奔。

    大地受到这般重创,仿若一块巨大陨石砸落在地,竟然没有被砸出大坑,反而是开始缓缓塌陷。

    宁洛歌在空中看着这般情境,不动声色地笑了,南燕小儿竟在我西凉大地上建造地宫,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不远处的唐玉风被烟尘呛得睁不开眼,好不容易睁开了,更是眼泪直流,“咳咳,咳咳,呛死我了!公子刚刚为何不让我多退几步!”

    “你小子敢给我下毒,你就得做好zhǔn bèi 受苦。”宁洛歌冷哼一声,率先走进了地宫。

    有仇不报非君子,更何况她宁洛歌只是个女子。

    唐玉风泪流满面。

    果然没走几步,宁洛歌就看见了那只大箱子,封箱上的封条都没有揭下。

    宁洛歌指挥身后的唐玉风把箱子抱出去,她在这地宫里浏览了一圈,果然南燕不愧是游牧民族崛起,瞧瞧这布置,羊皮狼头的,大草原气息浓厚啊。

    然下一秒,宁洛歌收敛神色,向地宫外奔去。

    唐玉风和赤焰五人昏迷不醒,bǎo bèi 珊瑚则在对方手中。

    宁洛歌微眯凤眸看着来人,那人一袭黑色云纹锦缎长袍,衬得他冷峻高贵,黑色青丝长至腰间,有风吹来,衣袂飘飘,发丝缠绕,背光而立,恍若神祗。

    半张银色面具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坚毅干净的下巴和薄而有型的唇,宁洛歌甚至可以看见他下巴上的青色胡茬。

    男人一双凤眼流光溢彩,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气势高贵逼人,即使是宁洛歌,也不得不承认男人单单是站在那儿,jiù shì 一道绝美的风景。

    只是这道风景,宁洛歌看过太多次了,已经要麻木了。

    没错,眼前的男子自然是失踪了很久的赫连子谦。

    “阁下何意?”欣赏完美男,宁洛歌还是要打美男,抢了她的东西打了他的人,当她是空气不成?!况且消失了这么多天,丫的一句话都不留,再出现竟然这么不客气!

    当她是陌生人?!哼!于是宁洛歌也是一副“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我jiù shì 看不惯你”的表情,好像对方抢的不是珊瑚,而是她的贞操一样。

    “走。”男子不予理睬宁洛歌,声音低沉但有力地和身旁属下说道。

    “站住!想走也得问我答不答应!”宁洛歌怒了!丫的真当做不认识她!

    “三招。”银面男子忽然嘴角露出一抹笑意,“我让你三招,看看你最近的武功可有了些进步。”

    “切!小看人!”宁洛歌翻了个白眼,就说自己的武功不如他吧,也不能这么寒碜人吧!

    只是话虽如此说,宁洛歌却已经移到他身前。

    宁洛歌动作前所未有的凌厉,手掌成刃,向男子劈去,男子微微侧身,几乎是看不出他有移动,但失之毫厘,立刻攻击性减弱大半,宁洛歌长腿狠扫,划起yī zhèn 烟尘,男子丝毫未动,尘土飞扬宁洛歌自己都浑身沾满了尘土,男子却照旧优雅出尘。

    那般悠然淡定气质仿佛在看猴戏。

    宁洛歌也发现了男子眼中的戏谑笑意,顿时怒火中烧!

    “第三招!”她大喊一声,却并未进攻,反而突然弹射升空,不见人影,男子也不曾随着她移动而移动,站在原地莫无表情。

    下一刻,宁洛歌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而他似乎恍若未觉。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