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把红珊瑚找了huí qù ,因为她帮了唐家大忙,一时间,无双公子成了唐家的大恩人,就连唐德彪对他的态度都极其尊敬。

    于是宁洛歌就这么顺其自然地在唐家住了下来。

    “小疯子,听说你们家前几天死了两个下人?”宁洛歌一边吃着早饭,一边问过来陪他吃早饭的唐玉风。

    “你也听说了?这俩下人当时死相那叫一个凄惨,我们都以为他们是得了瘟疫,不是前阵子李府家的大小姐听说也好像是染了瘟疫么。我们就把他们两个人隔离了。只是这件事情说起来也奇怪,他们后来死了的时候,大夫给查过一次,说是两个人并没有得瘟疫,也没有中毒。所以我们只能把他们当成是得了急病。”

    “他们两个的尸体最后你们怎么处理了?”

    “埋了。毕竟在唐家做了很久了,唐家对待下人一向都是不吝啬的。”唐玉风见宁洛歌频频打听这件事,挑了挑眉毛,“怎么?无双公子对这件事情有兴趣?”

    “听说了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我一向喜欢这些诡异奇怪的事情,所以确实是很感兴趣。”

    “既然这样,那我们一会吃过饭便去看看。这府上的下人中,应该有人和他们的关系是不错的。公子救了我的性命,又不计较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心中无限感激。所以公子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便是了。”唐玉风谦虚诚恳地说道。

    “好。”宁洛歌笑着点点头,“我不会客气的。”

    饭后,宁洛歌和唐玉风便把和这对xiōng dì 关系较好的下人都叫到了宁洛歌现在居住的碧桂园,从唐玉风口中宁洛歌得知,这xiōng dì 俩名字叫姜大,姜三。据说是根据他们在家中的排行而定的。

    宁洛歌点了点头,不错,这姜华在家中排行老二。

    府中有个下人叫刘飞,和这xiōng dì 俩关系不错,也是这府中的老人,听说无双公子叫自己去问话,整个人都战战兢兢的,心中不断地琢磨是不是自己最近犯了什么事了,可是思前想后,怎么都没想出来自己究竟是哪儿不对了。

    刘飞哆哆嗦嗦地来到碧桂园,诚惶诚恐地跪在地上,还没等宁洛歌开口,刘飞就吓得直哭着喊,“公子明鉴啊,小人冤枉,小人什么都没做啊。”

    唐玉风嘴角抽了抽,下人这般,真是给主人掉份儿啊。

    “咳咳,不是因为你有罪才叫你来的,叫你来是想要问问你,有关于姜大和姜三的事情。”唐玉风干咳了两声说道。

    而宁洛歌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嘴角一直噙着一抹笑意,寓意不明。

    “我来问你,你和二人很熟?有多熟悉?”

    “我们三人一直是住在一间屋子里的。”刘飞见不是要处置他,顿时就放心了,回答问题谨慎小心,生怕回答错了就又把他给处置了。

    “这姜大和姜三是什么时候来到府上的?”宁洛歌食指和中指一边敲击着桌子一边询问道。

    “大概是在一年前。”

    “嗯。”宁洛歌点了点头,“他们在这的这一年可有什么异样的地方?”

    刘飞努力回忆,但却始终想不出来,他摇了摇头答道,“没有。他们两个人一直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干活老实,不偷奸取巧。”

    “他们可有家人?”

    “听他们说,没有了。家人都在一次天灾中死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活下来了。”

    “他们是哪国人?”

    “当然是西凉人。”似乎不明白为何这位公子有此一问,但刘飞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

    “他们可是经常出府?”

    “当然,他们两个人是负责后厨采买食材的,每天都要出去买食材,并且把食材拉回来。这xiōng dì 俩人特别能干,平时我们买食材都需要三个人,但他们只需要两个人便能够把事情搞得漂漂亮亮。”刘飞说起来还有些佩服这两个人。

    “嗯,好,我知道了,你那儿还有没有这两个人的遗物?”宁洛歌问道。

    “好像还有一本书。他们的起居用品,那会子因为怕是瘟疫,已经全都烧了。只是我前几天在床底下发现了一本书,想来是他们收拾的伙计落下了。”

    “书?立刻给我拿过来。”宁洛歌眼睛忽的一亮。两个干粗活的人身上竟然随身携带着书,这不是很奇怪?

    “是。”

    宁洛歌冲着唐玉风点了点头,示意可以了,于是唐玉风挥了挥袖子道,“好了,没你的事情了,下去把那本书拿过来就可以了。”

    刘飞如蒙大赦,立刻逃也似的走了,不一会,就把那本书给宁洛歌拿来了。

    宁洛歌仔仔细细地端详这本书,这是一本很普通的《诗经》,大街上的书摊上都能够买到。并没有夹层或者隐藏的字。

    研究半天,异能又用不上,宁洛歌只能寄希望于姜华,寻思着晚上把这本书拿给姜华,看看他能不能知道这是干什么用的。或许会对破案子有bāng zhù 。

    中午,唐玉风因为被唐德彪召去办事情了,宁洛歌一个人在碧桂园琢磨上午从刘飞那儿得到的信息。

    看来之所以这唐家要用两个人,是因为只有两个人的差事才能够每天出府。若是按着宁洛歌的bsp;bsp;,他们在唐府应该是因为这唐府里有他们主人需要的信息,而若是以此类推,想必姜华的姐姐和妹妹也是被放置在了消息灵通的地方。对了,还有今天死了的店小二。

    最近这京城连番死人,已经搞得人心惶惶了。

    搞不好很快皇上就会派人参与进来了。看来,她还要快一点查清楚。

    现在,宁洛歌的问题是,他们是去了哪儿送信,还有,为什么是他们呢?这一点一直都是宁洛歌不了解的地方。

    按着姜华的说法,姜家只是小门小户,为何会被人盯上呢?还有,为何是唐家呢?这唐家到底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呢?

    那日的红珊瑚一事,让宁洛歌怀疑星云山庄和赫连子煜有关系,而唐家,在这之中一直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随着宁洛歌的bsp;bsp;,有什么事情似乎浮出了水面,越发的清晰了。

    或许,宁洛歌觉得,有时间的话,她应该去唐德彪的书房溜达溜达。

    晚上,宁洛歌拿着《诗经》回了苏府,吃过了晚饭,姜华和苏瑾正在院子里研究草药的形状色泽。

    事实上不论是学医还是学毒,前提是必须清晰地掌握所有药物的药性特点。

    姜华因为之前的医术就颇为不错,所以学起来便快了很多。至于苏瑾,凭着极好的天赋,以及从小到大对花草的敏感度,在认识草药上竟然不比姜华差很多,再加上她一直勤奋好学,自从宁洛歌收她为徒后,她没有一天不在学习这些草药的习性特点,是以此时和姜华一起学习,竟然也不感觉到吃力。

    远远地,看见两个人蹲在院子里辨别着草药,花园里的花被苏瑾拔掉了一部分,特别种了一部分的草药,此时两个人就蹲在那些草药跟前,仔仔细细地研究着。

    宁洛歌忽然不忍心走上前去破坏这样的画面,看着两个人的互动,宁洛歌便想到了一个词:天作之合。

    随着宁洛歌越来越近,两个人也都看到了笑意款款的宁洛歌。

    宁洛歌一身白衣,风度翩翩,相貌英俊,惹得苏瑾红了脸颊。而姜华也有些自惭形秽地低下了头。

    “师傅!”苏瑾率先站起来,轻快地喊道。

    “嗯,乖,瑾儿最近可有偷懒?”

    “哪有!瑾儿最近乖得很,不信你问木头。”

    “木头?”宁洛歌狐疑地看着姜华,谁知道姜华只是憋红了脸,最后憨憨的点了点头,也不反驳。

    “可有什么需要为师解惑的?”宁洛歌见二人刚才好像在争执什么,于是问道。

    “没有!徒儿要自己悟!就不信徒儿找不到dá àn ,你说是不是,木头?”苏瑾突然喝止住姜华,于是姜华本来想要出口的问题硬生生地憋了huí qù 。

    “好好,你自己悟。为师不拦着你。但是如果有需要为师解答的地方,你尽管说就好。”

    “公子怎么这会来了?”姜华给宁洛歌作了一揖,问道。

    “我是有几个问题要问你,瑾儿,你去给为师端点吃的来,姜华你跟我进屋。”

    宁洛歌和姜华走进了苏瑾的房间,苏璃在身体大好之后就被苏瑾弄去了客栈里面将养,此时众人都不必担心会有两个苏瑾同时出现在苏拓面前。

    姜华跟着宁洛歌走进屋子里,宁洛歌坐在桌子旁,而姜华则恭恭敬敬地站在距离宁洛歌不远处。

    对于他的这份客气宁洛歌只是皱了皱眉,并未多言,一个人一个习惯,况且姜华十分受礼,宁洛歌也不好说什么。

    “这本《诗经》你可知道它有什么用处?”宁洛歌从怀里掏出诗经,给姜华看道。

    心中则暗暗叹道,若非她半个月之内不能再用异能,恐怕也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