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华仔细地看了半天,道,“实不相瞒,我这大哥和三弟都没什么文化,也不爱读书。说实话,在下并不知道这对他们来说有什么用处。”

    姜华十分遗憾,看得出来他很想帮住宁洛歌,只是他真的不知道。

    “好,我再问你,你有没有想过,你们姜家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竟然会让司徒墨然选择你们家,而不是别人家?只是小门小户么?我看不尽然。”宁洛歌摇了摇头,她思来想去,姜家绝对不是小门小户,这姜华或许是撒了谎。只是看他这样子,是真的不想说谎了。

    “公子,姜华之前所言句句属实。您可以派人前往云国打探,姜华只是个普通的大夫,而我姜家也jiù shì 普通的小门小户,xiōng dì 姐妹连字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可能是大户人家呢?而且这件事情事关四条人命,我绝对不会欺骗。我们姜家,真的只是个普通人家。”

    “嗯。”宁洛歌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再说什么才好了。

    线索到这一步,全断了。接下去如何追查她还要想想才好。

    四更,宁洛歌一身黑衣,偷偷摸摸地从碧桂园里出来,这几天她思来想去,眼下只有一个bàn fǎ ,那jiù shì 去查查唐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宁洛歌已经摸清了唐德彪的作息时间,他四更的时候会去后山练功,zhè gè 时候,书房里是空无一人的。

    凭着一身绝顶轻功和各种暗器,宁洛歌轻轻松松地在不惊动任何人地前提下到了唐德彪的书房。

    然而书房中隐隐的火光却让她屏住了呼吸,难道唐德彪今日没去?宁洛歌趴在房顶,向下探去,惊讶不已。

    强盗碰上了小偷,看来对唐家家主的书房好奇的不止她一个人呢。

    书房中的小偷丝毫不知道头顶上有个强盗正在觊觎他的成果,此时正专心致志地翻找着他想要的东西。

    宁洛歌也不着急,她现在就等着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了。

    让他去翻吧。

    果然,不出一会,小偷忽然发出一声类似愉悦地叹息,把一份什么东西塞进了怀里。

    随即熄了手里的烛火,便小心翼翼地推开门作势要离开。

    忽然他感觉到yī zhèn 凌厉的破风声,不等他转过头,一双腿已经拧在了他的脖子上,双腿狠狠一夹,“咯嘣”一声,小偷拼着受伤也要转过头来正面对敌。

    而宁洛歌自然不给他zhè gè 机会。连着在他背后几处大穴踹了三脚,几乎是一瞬间,小偷就软倒在了地上。

    宁洛歌并不想要弄死zhè gè 小偷。她从房顶上翻下来,小偷已经昏了过去,她独特的点穴方法,一个小时之内这人绝对不会醒来。一个小时之后就只能请他自求多福了,据宁洛歌所知,唐家的下人在快到五更的时候就会出现,来zhǔn bèi 伺候唐德彪洗漱。

    翻出小偷怀里的几张纸和一个盒子,宁洛歌没有时间仔细看是什么,统统卷到了怀里,顺便摘下了男子的面巾,不得不说,即使是早就有了心理zhǔn bèi ,但是在看到男子的脸的时候,她还是吃了一惊。

    拍了拍男子细嫩的脸蛋,宁洛歌把蒙面头巾又给他带上。拍拍屁股,走了~顺利回到了碧桂园,宁洛歌赶紧换下了夜行衣,一切蛛丝马迹都抹干净之后,宁洛歌抱着刚才抢回来的几样东西上了床,只是上床的时候委实吓了一跳,因为多日不见的某人竟然就大喇喇地躺在床上。

    因床帐挡着,宁洛歌竟然一时间没有发现。

    “你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她这也jiù shì 走了半个时辰吧?这家伙就登堂入室了?而且最kě è 地是还没有人知道?

    “我来看看你,结果你这丫头还不老实,说,又去哪儿偷鸡摸狗了?”赫连子谦一伸手,把宁洛歌拽上了床,一个翻身,赫连子谦便睡在了外侧,把里侧的位置让给宁洛歌。

    “嘿嘿,我刚才去唐家家主的书房里投了几样东西,没想到还碰到一个熟人,你猜猜看,我碰见谁了?”宁洛歌献宝似的扬了扬眉毛,眉飞色舞地和赫连子谦说道。

    “唐玉麟。”不是yí wèn 句,不是反问句,而是……陈述句!

    “你怎么知道的!”宁洛歌震惊地看着某只,他这是有千里眼顺风耳么?怎么什么事情他都知道。

    “我这次来,jiù shì 想要告诉你,唐玉麟便是这府上那个和赫连子煜勾结的人。而那两个伙夫,jiù shì 来监视他的。”赫连子谦抚摸着宁洛歌的一头秀发,不得不说,她的发质真的很好,就像绸缎一般丝滑。

    “原来如此!你怎么知道的?”宁洛歌瘪了瘪嘴,苦苦追查这么多天才有眉目的事情,竟然被某人这么轻描淡写地就说出了口,说不失落那是不可能的。

    “看你查的这么辛苦,我便也有些好奇,今日得来的zhè gè 消息,便来告诉你一声。”赫连子谦是不会说他在暗卫那儿得知zhè gè 消息时候,就马不停蹄地跑到了唐府,结果没看见她,心里又是yī zhèn 失落的。

    要是告诉她,她还不得意地鼻孔朝天?

    “切!不要指望我感激你。”

    “随你gāo xìng。”

    宁洛歌气咻咻地拧过头,又向着床榻里退了退,在赫连子谦和她之前隔出很大一块空地,然后哗啦啦把怀里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几张纸,外加一个小盒子。

    借着月光,宁洛歌一张张的看,这些纸是有关于唐家下一趟镖的详细信息,运输地,运输路线等等。

    这些东西对于镖局来说是绝密,只有家主知道完整的信息。

    而那个盒子,宁洛歌打开,一个方方正正的玉印从盒子里赫然露出来。

    赫连子谦也看到了zhè gè 玉印,轻笑一声,宠溺地揉了揉宁洛歌的头发,把她的发型揉得一团乱,“果然是有心栽花花不发,无心插柳柳成荫。多少人做梦都想要这枚家主印信,没想到就这么被你拿来了。你呀。”

    “嘎?”这是家主印信?这么说,她宁洛歌就这么容易掌握了唐氏一族的命脉?

    这玩笑开得有点大啊!

    宁洛歌眼中迸射出精光,她专注地盯着玉印,思绪飘飞。赫连子谦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目光深沉,不辨神色。

    凭着赫连子谦对宁洛歌的了解,每当宁洛歌对一件事情感兴趣的时候,那件事物恐怕就要倒霉了。

    看见宁洛歌如此感兴趣的神色,作为守护神,赫连子谦不得不提醒一下zhè gè 丫头,“洛洛,你现在是不是应该想想一会有人来搜查你的房间,你要怎么应对比较好?这会唐玉麟应该已经被抓到了,但印信都不在他身上,你觉得唐德彪会不会搜查一下唐府?”

    “呃……好像是啊。”宁洛歌挠了挠头,她好像是忽略了这件事情啊,这件事情貌似对她来说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啊,那什么欣赏玉印可以留到没人的时候偷偷地进行啊。

    但猛地,看到眼前优哉游哉躺在床上的男人,宁洛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你不觉得你现在才是最危险的么,一会有人进来,搜查我不要紧,看到凭空多出你这么大个活人,连查都不用查,估计就把你当刺客绑了,所以我说应该担心的人是你吧?”

    “有人来了。”赫连子谦衣袖微动,他忽然道。

    宁洛歌知道赫连子谦的内力深厚,天下无敌。听到他的话立刻埋头把玉印装进了自己做完在床上挖的一个暗格里。反正已经把衣服什么的证据都处理掉了,现在宁洛歌只需要把衣服脱地光溜溜,然后再抱着大被子睡得哈喇子直流就行了。

    宁洛歌这边噼里啪啦地装玉印,一边背对着赫连子谦说道,“你还不走?”

    “你真的不走?”

    “丫的!又走了!!!”

    赫连子谦:“—。—!!!”

    果然,宁洛歌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不到半盏茶的工夫,就有人查到了他这里。

    宁洛歌装作睡眼惺忪的邋遢mó yàng ,颇为不耐烦地把追查的人放进来,领头的是唐家的管家唐杰,他恭恭敬敬地进来转了一圈,嘴上说着随随便便查查确实连床底下的死耗子都给拖了出来。

    宁洛歌估计盖个房子的精细程度也jiù shì 这样了。

    好在宁洛歌丝毫不担心,偷鸡摸狗的事情上辈子做得多了,最悬的一次宁洛歌盗了东离皇帝的玉玺,全皇城的禁卫军都出动了搜捕她偏偏她当时受了重伤,哪儿都去不了,就躲在东离皇帝的御书房,呆了一天一夜。

    直到赫连子煜的人找到她,把她就出去她才算是活过来。

    那会的惊险程度要比zhè gè 强一百倍,所以现在的情形对宁洛歌来说小菜一碟。

    “打扰公子了!”小半个时辰悠悠过去,管家唐杰才给宁洛歌做了个揖,走了出去,出去的时候眼尾还又扫了房间几眼。

    因为玉印被盗,唐府的守卫比往常森严了十倍不止。而唐玉风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平日里一天总要到碧桂园晃个两三次,今天竟然是一次还未来过。

    宁洛歌也不出去,她就老老实实地在碧桂园里,等着最新消息。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