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着急干什么,那首饰不会自己长腿跑的,你放心好了。”

    手腕一松,某人已经放开了她。到了小摊上。

    司徒墨然径直拿起一枚玉戒指,玉戒指成色很一般,jiù shì 正经的地摊货,但不知道司徒墨然为何一眼便相中了他。

    司徒墨然付了钱,宁洛歌则一旁不解地看着他,宁洛歌正被旁边小摊的布兔子吸引,忽然感觉手指一凉,刚才买的那枚成色一般的戒指已经被呆在了她的大拇指上。

    宁洛歌嫌弃地看了眼戒指连忙就要摘下来,“这么女气的戒指我才不要戴。”

    “那不是才适合你?戴着吧,敢摘下来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绑回家入洞房?”

    “嘎?”宁洛歌睁大了眼睛,怎么现如今云国的民风也这么霸道了,强抢良家妇女还抢的这么理直气壮?hé shì 么?

    “不是么?”司徒墨然笑得如狐狸。

    接触到如此危险的目光,宁洛歌立即点头如捣蒜,“是是是。”

    见宁洛歌手里一直拽着一个布兔子,司徒墨然挑了挑眉,“你喜欢zhè gè ?”

    “嗯,喜欢。多可爱,你看她笑得那么开心,人一辈子要是都能笑得这么开心,那不是很幸福么?”宁洛歌提着布兔子,笑着扭头问司徒墨然。

    司徒墨然鄙视地看了她一眼,那眼神仿佛在说,“你好幼稚。”

    当宁洛歌找遍了一整条街也没有看到那个老伯的时候,心情很低落。

    但是有些事就好像是命中注定的。

    前世,她在刚刚嫁给赫连子煜的那个上灯节,遇到了那个老伯,那个老伯给了她一个很漂亮的兔子花灯,他说给他钱他却死活不要。

    当时那个老伯说的话,宁洛歌还记得,老伯说,“小姑娘,人活着jiù shì 要欢喜。有了一切并不代表就能得到快乐,得到的多了,失去的也就多了,当你得到一切的时候,也就意味着你失去了一切。老伯我看你好像并不开心,小姑娘你今年年纪不大的吧?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活着,接下来的人生几十年,你要怎么度过啊?”

    当时宁洛歌怎么说的,她觉得zhè gè 老伯一定是敌人派来的奸细,还觉得zhè gè 老伯危言耸听,她明明就很gāo xìng,她有了爱人,肚子里有了两个月的宝宝,怎么会不开心呢?

    一定是老伯骗人的。

    所以宁洛歌说,“我一定会幸福。你瞧着吧。”

    然而当后来宁洛歌在大街上流lang的时候,她不止一次想到过那个老伯的话,她很想再见一次老伯,和他说声对不起,再和他说一声谢谢。

    起码这一世,她会像老伯所说,不求拥有一切,但求幸福安心。

    “他的花灯就那么好看?”司徒墨然撇了撇嘴,不明白这上一刻还好好的人怎么就突然变脸了,果然啊,女人心海底针,司徒墨然觉得宁洛歌的心真是快要比他那皇兄的心思还难猜了。

    “我有更好的。丫头,别难过了。”司徒墨然有些无措,因为他看见宁洛歌的眼睛已经泛起了泪光。

    “看!”司徒墨然轻声道。

    忽然身边传来众人惊叹的声音,宁洛歌好奇地抬头,愣住了。

    各式各样的花灯,五颜六色,形状各异,几乎是满街的所有花灯,都漂浮在了空气当中。花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在天空中飞来飞去,映得黑得如墨一样的夜空亮如白昼,就连天空那些璀璨的星星都被闪闪的花灯比得失了光芒。

    身边不断传来男人女人的惊呼声,大家无不异口同声的赞叹着景色实在是太美了。

    而卖花灯的小贩们,也被这一盏一盏像是有灵魂的花灯震惊了,忘记了去计较自己的花灯此时在天空中,忘了去计算今晚会赔掉多少钱,娇纵的千金小姐忘记了和哥哥抱怨自己的首饰太少,对上灯节不屑一顾的达官贵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花灯,忘记了上一秒他还放了豪言壮语说这些花灯实在是小孩子的幼稚玩意儿。

    就连宁洛歌,都不动了。她的眼里满是惊艳与欢喜,司徒墨然侧头看着宁洛歌那双璀璨胜似花灯的眼睛,也满足地笑了。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花灯缓缓地飘落在地上,而每位小贩的摊位上都被扔了一锭银子。

    司徒墨然单手背后,一副“我什么都没做过”的无辜样子,走了。

    等宁洛歌fǎn yīng 过来,连忙追了过去,她屁颠屁颠地跟着司徒墨然,一直到了一处湖堤上。

    司徒墨然停下了脚步,宁洛歌追上了他,宁洛歌没用轻功,有些气喘,脸色也因为跑动有些红彤彤的,她笑嘻嘻地歪着头看司徒墨然,“谢谢你,司墨二哥。”

    “谢我什么?”司徒墨然抱着手臂一脸的“我嫌弃你你离我远点”的mó yàng 。

    “谢谢你,今天的花灯舞,很漂亮。”记忆中,这是第二个自谦之后会让她gāo xìng的男子,宁洛歌心中说不上的感激与感动。

    司徒墨然忽然靠宁洛歌极近,嘴唇似乎贴在了宁洛歌的耳郭上,暧昧地低声道,“这么感激我,做我的女人怎么样?”

    宁洛歌愣了,司徒墨然笑了。

    这是他今天第二次笑了,发自内心的。已经多久没有开心地笑过他不记得了。

    似乎是被宁洛歌感染,他今天竟然做了很多以前不曾做的事,说了很多以前不曾说过的话。十六岁以前的事情,是他的禁区。

    任何人都不得碰触,却没想到,今天他会主动提起。

    而对宁洛歌,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这一身武功,有一天竟然会用来只为了博美人一笑。

    但最最奇怪的是,他竟然甘之如饴,有那么一瞬间,他还想要永远都这样下去。

    忘记他接近他的初衷,忘记她和她的敌对,忘记他的身份和她的神秘,只记得,她是丫头,他是二哥。

    “好了,丫头,你该回家了。”司徒墨然挥了挥手道。

    宁洛歌大眼睛咕噜噜转了一圈,道,“明天是我的生辰,感谢你今天的花灯舞,我请你去南街的那家金缕酒楼吃大餐怎么样?”

    “明天么?”司徒墨然地眼神忽然深邃了很多,看着宁洛歌的表情也讳莫如深。

    正当宁洛歌以为一计不成,dǎ suàn 再用别的bàn fǎ 的时候,司徒墨然竟然tòng kuài 地答应了,“好。”

    “那我们明天就还在今天jiàn miàn 的地方聚集吧?”

    “嗯。”

    “那我走咯。拜拜。”宁洛歌冲着司徒墨然挥了挥手,笑了笑,转身走了。

    其实她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司徒墨然会不会留下,但是她想,他不得不留下。

    宁洛歌苦笑了一声,这jiù shì 她的命运么?即使是遇到了愿意给她快乐的人,她也只能利用再利用?无极香的毒性二十四小时之后就会发作,就在刚才对着他挥手的时候,她的指尖沾满了无色无味的微不可见的粉末。

    到时候,即使是司徒墨然没有如约来见她,他也走不了的。

    宁洛歌走出很远,司徒墨然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两个鬼魅般的黑衣人,其中一名恭敬地道,“主人,为何不杀了她?”

    “忽然想要任性一回。”

    第二日晚上,司徒墨然如约赶来,宁洛歌一直悬着的一颗心也落地了,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有多珍视这份友情。她不希望司徒墨然发现,她给他下了毒。

    “走吧?我们去吃大餐!”宁洛歌笑了笑,拽着司徒墨然的袖子就要走。

    司徒墨然还是一身红衣,只是已经不是昨天那一套了。

    “丫头,我们去吃点不一样的吧?你看我这样子,也知道我不缺大餐。”司徒墨然道。

    “嗯,那好吧,你吃面么?我知道有一家面馆的面做得特别地道,虽然店铺小,但是人很多的,面很劲道。”

    “我不挑食的。hē hē 。”司徒墨然十分好说话地道。

    隐在暗处的暗卫不由得翻了个白眼,主子是不挑食么?主子是不吃食吧?天天把药当饭的人,需要吃什么‘食’么?

    “那就快走吧,不然去晚了就没有位子了。”宁洛歌笑道。

    她当然开心,要是去吃大餐,一顿饭没有个百八十两的银子根本解决不了,但是面就算司徒墨然顶能吃,吃上个八碗十碗的,也顶多jiù shì 一二两银子。

    不用破财,这宁洛歌当然gāo xìng。

    宁洛歌和司徒墨然到了那个小铺子的时候,只剩下一个位置了。宁洛歌动作比兔子还快,见从她对面走过来的一个妇人眼神也盯着那个座位,宁洛歌更是不惜动用内力,用轻功抢到了座位。

    抢到了座位的宁洛歌开心地冲着身后的司徒墨然露齿一笑,一脸shèng lì 者的得意。尤其是看到了那个妇人只能在旁边看着他吃,她更是面有得色。

    司徒墨然看着她那个样子,实在是很想装作不认识她,就占了个露天的座位,还是很无耻地利用轻功抢到的,不知道她怎么就能这么gāo xìng。

    面很快就端上来,司徒墨然看了一眼,jiù shì 一碗普通的面,白白的面条码在碗里,顶尖上撒了些葱和香菜。

    宁洛歌已经开始大快朵颐了,看司徒墨然还在研究这面,立刻说道,“这汤可是店家熬了一宿的骨头汤,特别的香,别看看着普通,但是必须吃了才能知道wèi dào 啊。你把面和青菜拌一拌再吃,wèi dào 那叫一个美啊。绝对的浓香劲道。”

    宁洛歌说完了自己便开始一边搅拌一边吃,挑起一筷子面条,提的老高,然后秃噜秃噜全都吸进嘴里,大声地咀嚼着,偶尔再吸溜一口汤,声音大的司徒墨然有些脸红。

    见司徒墨然把手腕抬得老高,吃面的速度比没牙的老婆婆还慢,见他那个优雅的好像在吃国宴的样子,宁洛歌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我说,大少爷,这面不能那么吃,要像我这样,大口的秃噜,大口的喝汤,必须吃出声音来,你看周围这些吃饭的,谁和你似的。你这样的吃法,就应该去那个金缕酒楼。”

    “古人有言,食不言寝不语。吃饭怎么能出声音?”

    “啧啧,不是你要来体验生活的么?既然要体验,你就得来亲身感受,你要是来着jiù shì 为了坐着看我吃的,那你还用得着跑这么远么,在哪儿不能看啊。”宁洛歌有时候真的觉得,就司徒墨然zhè gè 智商,到底是不是策划杀了姜华一家的罪魁祸首。

    “哦,好吧,我试试。”司徒墨然面露难色,他忽然觉得,即使是和父皇皇兄说话似乎也比zhè gè 要简单得多。他觉得他快要被自己给玩坏了。

    “秃噜……秃噜……秃噜秃噜……吸溜~”司徒墨然尝试着像是宁洛歌那样吃了一口,忽然觉得挺好吃的,又吃了一口,果然是这样吃比较好,然后又大口吃了两口,学着宁洛歌的样子,喝了一口汤。

    司徒墨然点了点头,好像是真的挺香的。

    于是一条偏僻的街道上,一个不起眼的面馆的门口,一个红衣俊美男子和一个白衣清秀公子两个人抱着面碗放声秃噜,那声音简直是比隔壁吴老二半夜打得呼噜声还要响。

    偏偏俩个当事人完全不自知,身边的空碗摞了一个有一个,旁若无人地吃得欢快。

    最后,宁洛歌吃了四碗,司徒墨然吃了七碗,两个人都是吃得肚子滚滚的,宁洛歌付了银子,两个人打着饱嗝,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一脸的满足mó yàng ,竟然和这街上大多数吃完了晚饭的人表情一样地幸福安定。

    宁洛歌一边拍打着肚子,一边看着身边的各色行人,忽然眼前多了一只布兔子,比昨天宁洛歌看到的那一个要小一些,但眉眼却无比熟悉,尤其是那个笑容,怎么看怎么面熟。

    “送给你的生辰礼物。生辰快乐。希望你像这只兔子一样,天天这般开心。”司徒墨然语气凉凉,一副颇为不耐烦的样子,好像是多嫌弃宁洛歌似的,布兔子更好像是怕她不要似的,赶紧塞进了她的怀里,“丑死了这只兔子,你俩真是般配。”

    “噗~这只兔子是你做的?”瞧瞧这兔子的做工,好粗糙~~~“哪个幼稚鬼会做这种东西?这么难看,我只是在大街上看到比较像你,所以就给你了。不是你到底要不要?你要是不要的话,我就不给了。”司徒墨然脸上有一抹可疑的红晕。

    “要要要,白给谁不要啊。我很喜欢,长得很像我,这份生辰礼物,我稀罕得很。你不要和我抢,不然我打得你不认识你娘亲。”宁洛歌举起了拳头,作势要打某人一顿。

    “我娘亲死了。”忽然,体司徒墨然说道。

    “嗯?”宁洛歌像是没听懂,司徒墨然的亲娘不jiù shì 云国的皇后么?她记得他是皇后亲生啊,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她不清楚的秘密?

    “没什么。我说,你该huí qù 了。”

    “今天天色还早啊,忙什么。”

    “因为你若是不走,这些人恐怕会连你一块杀了。”司徒墨然的话落,周身忽然真气暴涨,进入了绝对的警惕状态。

    而宁洛歌也蓦地抬头,看到了忽然出现在他们周围的数十名黑衣蒙面杀手。

    司徒墨然环顾一周,脸上丝毫没有惊讶,反而还有些理所当然,似乎今晚若是这些人不来杀自己,那才是奇闻一桩。

    “就这几个人么?”司徒墨然嗤笑一声,如狐的笑意从不曾退去。

    话音刚落,忽然杀手数目骤然增多数倍,w而为首的黑衣男子更是最后从天而降,男子带着半面银色面具,高鼻薄唇,黑发半束半披,卓然出尘,气质高贵。

    随着他凭空出现,空气中突然多了淡淡地似松似竹的香气。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