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添命案,负责zhè gè 案子的赫连子逸自然难辞其咎,查到了现在,却还是没有凶手的半点下落,如今凶手竟然嚣张到在皇宫行凶,皇上勒令赫连子逸三日之内必须破案,否则以渎职之罪论罚。

    宁洛歌一直怀疑这件事是司徒墨然做的,当日司徒墨然应她的邀请留在帝都,本也是带着试探的心思,想要看看她究竟可以做到哪一步。

    而忽然出现的白衣人很明显不在宁洛歌的范围之内,更何况后来宁洛歌又替他挡了一剑,是以司徒墨然离开地时候,和赫连子谦说过,人不都是他杀的。

    这话还是赫连子谦有一日想起来说给她的。司徒墨然承认以此手法杀了人,但却不承认杀了全部,宁洛歌本来还有怀疑。但有了宫女一事之后,宁洛歌便不得不把目标对准了另外一个值得她怀疑的对象,赫连子煜。

    她还记得唐家的事情,赫连子煜和唐家镖局勾结,所为何事还不甚清楚,但宁洛歌肯定这件事情和南燕有关。

    既然已经知道这件事情和赫连子煜脱不开关系,那宁洛歌便不能善罢甘休,即使是她和赫连子逸没什么交情,但既然是和赫连子煜有关系,那她就一定要掺和两脚。

    必要的时候,还可以落井下石。

    事不宜迟,时间紧迫,宁洛歌只好和兰芷断玉说自己有急事要去处理,和赫连子谦的约定要推后几日。

    好在宁洛歌伤势已经没有大碍,出去办事也不大会被看出来受了伤。

    宁洛歌出了九幽竹林,先去了朝梧宫,莲妃正好独自一人在内殿里发呆,宁洛歌忽然出现,蓦地看见她手里拿着小孩子的玩意,那个东西宁洛歌见过,是属于二皇子的东西。

    忽然想起答应莲妃的三个月之期,以及赫连子谦,她最近一直怀疑赫连子谦便是莲妃的儿子,可旁敲侧击了赫连子谦好几次,他都没有回应。宁洛歌也不敢贸贸然直接问。

    有好几次,宁洛歌想用异能,但奈何身体还太虚弱,恐怕该看的东西没看见,她就死翘翘了。

    莲妃看见她来,眼中也没有惊慌,反而有一抹欣喜,没有半分生疏,她冲着她轻轻一笑,那一瞬间,百花失色。

    “回来啦?”莲妃笑盈盈地道,也不避讳宁洛歌,自然地把手里的物事放在榻上的小橱子里,朝着她走过来。

    “今天正好有你爱吃的荷叶糕,吃几块。”莲妃亲自挑了一块又香又大的荷叶糕,递给宁洛歌,眼含期待和宠溺,慈爱地道。

    “好。”宁洛歌不知道有娘亲是什么滋味,但是大抵也jiù shì 这样了。

    吃了一大口,清香溢口,甜而不腻,爽口而不干口。配上一杯清茶,十分惬意。

    宁洛歌连续吃了几块,不住地点头说好吃,吃了大半盘,听见莲妃颇为愉悦地说,“好吃下次我再给你做。”

    宁洛歌猛地抬头,倒是从来没见过莲妃下厨呢,“这是您做的?”

    “嗯。知道你爱吃,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做了备着。昨儿做的菊豆糕,还好你昨天也没回来,我记得你不大爱吃那个。”莲妃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道。

    宁洛歌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未有过的圆满,她愣了一下,没再说话,但心底已经默默地把莲妃列为了在赫连子谦,苏瑾之后第三个重要的人。

    “最近身子可好?有按时吃我给你配的药么?”宁洛歌一边吃一边道。

    “嗯,有。你的药很管用,我已经大好了。”莲妃眼中俱是骄傲,好像眼前zhè gè 长相漂亮医术又高又有才华的女娃是她的女儿似的。

    “那就好。”宁洛歌擦了擦手,话虽如此说,却还是给莲妃把了把脉,又给她一瓶养身子的补药,又开了几副养身子的汤药,莲妃本就体虚,这会子有机会,宁洛歌心想索性都把这些长年累月的病症给她养好,省事儿了。

    又在朝梧宫呆了好久,直到估摸着皇上要来了,宁洛歌和莲妃说要去帮赫连子逸查查那几宗命案,莲妃连连嘱咐她小心,那样担忧的mó yàng 让宁洛歌心中动容。

    使得宁洛歌鬼使神差地说出了一直闷在心里的话,她握着莲妃的手,轻声道,“娘娘,我答应你的三月之期我没有忘记,我已有眉目,若我没有寻错,二皇子如今一切都好,而且早已经是人中龙凤。你且放心,三月之期一到,我便一定把他带到你的面前。”

    莲妃忽然听到宁洛歌提到儿子,原本沉寂的心忽然动了动,当听到儿子还健在而且还过得很好的时候,竟然喜极而泣,她吃惊地捂着嘴,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一个劲儿的点头。说不出话来。

    宁洛歌点了点头,又叮嘱了莲妃几句,便要lí qù ,谁知莲妃抓着她的手,眼中是真正的担忧关心,她说,“万事小心。不为儿子,我把你当女儿看的。”

    “嗯。”宁洛歌回了一个bsp;làn 的笑容,点了点头。

    心中更是打定主意,儿子一定要找到,找不到就算是抓赫连子谦来代替,也要把人给带来!

    暮色降临,宁洛歌直奔赫连子煜的四皇子府。

    到了门口,自然被门房拦住,但门房看宁洛歌一身白衣,英俊潇洒,一派翩翩佳公子mó yàng ,态度也很是和蔼。

    宁洛歌告诉门房,就说是无双公子求见。

    无双公子zhè gè 名讳,自从宁洛歌成功给苏瑾把病治好了,又帮了唐家大忙之后就已经小有名气了,外界传说,无双公子医术无双,堪称神探。

    是以zhè gè 时候,宁洛歌觉得以赫连子逸惜才的性格,她想要见到他绝对不难。

    果然,不到一刻钟,便有管家亲自迎出来,请宁洛歌进去,言语恭敬客气。

    管家把宁洛歌引进大厅,不一会赫连子逸就被到了。他脸色苍白,一看便知是缠绵病榻良久造成的。

    但他周身的华贵气质仍旧是不能够被一身的病弱之气遮掩,反而更加为他增添了一份瘦弱的气质。

    “无双公子,久仰大名,到得寒舍,不知所为何事?”天色渐热,但赫连子煜还披着厚厚的披风,说一句话,要停顿三次,那mó yàng ,看的宁洛歌憋屈得慌。

    “在下知道四殿下负责京城连环凶案,这几日在下对此案有些了解,也有些兴趣,想要来助四殿下一臂之力。”宁洛歌朗声说道。

    “哦?”赫连子逸轻轻侧头,似乎不相信有这么好的事情。

    “没别的意思,人在江湖,朋友便是路,只希望能交四殿下zhè gè 朋友,若是在下能够帮殿下破案,希望他日在下有事情需要bāng zhù 的时候,殿下也可以伸出援助之手。”其实宁洛歌jiù shì 来做好人好事了,只是这话说给这些成天只有阴谋诡计的皇子们听,就很奇怪。

    你必须有所求,你有所求他们就会放心了,你若心无所求,那估计你就离被杀死不远了。

    宁洛歌深谙zhè gè 道理,所以自然是一副谈条件不吃亏的mó yàng 。

    赫连子逸打量了宁洛歌半天,随后点了点头,“好。这几天你就暂住在府上吧。等案子破了想要离开,公子再离开便是。”

    “好说,好说。”

    最后宁洛歌下了军令状,三日之后必定查出真相。而相对的,赫连子逸必须答应她日若有事情发生,保她一命。

    次日,帝都大街上。

    宁洛歌跟着赫连子逸重新去探查了一遍案发现场。

    唐家,那里宁洛歌已经熟门熟路了,再来到唐家,唐家人见是四皇子亲自前来,自然客客气气地恭迎着,只是再隆重也就只有一个唐玉风,唐家老大老二已经很久没人见过他们了,没人知道他们怎么的了,犯了什么事情,只是很久不见了。

    看完了唐家,赫连子逸带着宁洛歌去了醉仙楼,又去了药铺,最后去了客栈。至于皇宫的那一个人,碍于宁洛歌身份,不方便进去,只得由人给宁洛歌详细描述案发的现场,而赫连子逸因为身体不舒服,说话极少。只是下属在旁边说着,他偶尔补充一句。

    一天的时间,几个案发现场全都又重新查探了一遍,宁洛歌详细地检查盘问了与死者有关的人和物。最后疲惫地回到了四皇子府已经是深夜了。

    宁洛歌皱着眉头摸了摸隐隐作痛的伤口,今天一直没时间给肩膀的伤口换药,现在也不知道伤口如何了。

    脱下了外衣,轻轻撩下中医,雪白的玉背露在空气中,宁洛歌低头看了眼伤口,纱布已经可以看见隐隐的血迹了,看来伤口是裂开了。

    一个人丝丝hā hā地换着药,宁洛歌忽然无比怀念赫连子谦,以前都是他给她换的,他微凉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肩膀轻轻舞蹈,带给她微微的战栗和难以言说的喜悦。

    现在,孤单一个人,可怜巴巴地换药,别别扭扭,宁洛歌真是想要抽自己一巴掌。这都是自己自找的。

    往常赫连子谦只需要一刻钟的伤口宁洛歌花了半个钟头才包个大概,只是那形状就要难看很多了。

    都换好了,宁洛歌躺在床上,望着床帐顶想今天的收获,醉仙楼的那个女子也jiù shì 姜华的姐姐,大约一年之前来到醉仙楼,一直都不是挂牌的姑娘,而是端茶的侍婢,没有武功,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只是宁洛歌从她的房间里拿回来一件她的遗物——一本《诗经》。

    而在药铺的那个姜华的妹妹,她的遗物里也同样有一本《诗经》。

    然而店小二和那个宫女的身边都没有发现那本《诗经》。

    宁洛歌现在已经基本què dìng ,那本诗经一定是拿来联络的类似于密语的东西。

    关于密语,她曾经听鸣师叔说过,密语是用来传递消息的,因为怕传递的消息被敌人看见,所以他们在传递这些消息的时候会用自己才懂的密语。

    而zhè gè 密语是一定要有一个参照物的,因为纸条上的那些数字,一定要翻译成文字,而利用的翻译参照便是随意拟定的,显然,他们的拟定参照是一本《诗经》。

    也亏得有这本诗经,宁洛歌能够知道哪些人是司徒墨然的人,哪些人是赫连子煜的人。

    不用说,赫连子煜看来也知晓了司徒墨然的行为,所以来了个栽赃嫁祸。

    只是宁洛歌不知道,店小二和宫女到底有何用处,竟然会被赫连子煜用如此轰动的方式灭口。若是不起眼的角色,就像之前的她,惹怒了赫连子煜,只需要动用人暗杀掉,无声无息地解决了就好了。

    不过jiù shì 两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为何要如此大肆宣扬呢?

    宁洛歌觉得自己很快就接近真相了,但是还差那么一点。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