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心里怎么想的?是接受这样的他?还是离开他?”

    “我接受不了,但是也离开不了,从来没有一个人和我说过,要守护我一本子,保护我,一辈子。他是第一个,在我的心里,自从他说出了那句话开始,他就已经注定了,在这里,有一个位置。”宁洛歌指了指自己的心,有些颓败。

    “如果我不是因为舍不得他,我也不会这几天都躲着他。”宁洛歌觉得自己特别不争气,但是有一点bàn fǎ 都没有。

    “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dá àn 了,就算他什么都没告诉你,但是他一直没有停止过保护你,这难道不够么?”莲妃是个思想很开明的女子,她鼓励宁洛歌道,“一个男人真的爱一个女人,并不是看zhè gè 男人愿意给zhè gè 女人什么,而是看他已经给了你什么。与其遇到一个什么都愿意告诉你,但关键时刻却保护不了你的人,遇到一个一直默默护着你的人,才是一种幸福。”

    “娘娘的意思洛歌明白了,容我再想想,再想想。对了,明天jiù shì 皇后的生辰了,那日我听说也是您的生辰,您想怎么过呢?”宁洛歌忽然想起来自己这几天光顾着生气了,差点把正事给忘了。

    “生辰不重要,只是一个日子,过得好天天都是生辰,没必要特别过的。”莲妃摇了摇头,淡淡地笑了笑。

    “噢。”宁洛歌点了点头,去琢磨生辰礼物去了。

    晚上,宁洛歌哪儿也没去,就在这儿等着赫连子谦,她有事情请他帮忙。

    至于之前那件事,宁洛歌想清楚了,他不愿意说就不问,等到他愿意说的时候为止。这一篇就算是掀过去了,宁洛歌决定从新再来。

    然而,晚上赫连子谦并未到。

    第二天一大早,宁洛歌顶着一对熊猫眼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呦,这是怎么了?瞧瞧,苏沫今儿这妆画得别致啊。怎么?昨晚做贼去了?”莲妃打趣道。

    “昨晚等着别人做贼了。”宁洛歌叹了口气,神色恹恹的,然而她环顾了一圈朝梧宫,忽然发现宫里比别日还要清冷,她狐疑地道,“咱们宫里的人呢?怎么少了好多?”

    “今日皇后寿辰,都被派到坤宁宫去帮忙了。我寻思着咱们宫里也没什么事情,她要是有需要的那就让大家去帮帮忙也无妨。”莲妃无所谓地笑了笑,拿着手中的绣样仔细地缝着。

    “这也欺人太甚了!您也是今天的生辰,凭什么要借人给她?”宁洛歌皱了皱眉,皇后最近很安分,安分地有些过分,怎么这是终于按耐不住了么?

    “无妨,反正我们晚上也是要去坤宁宫用晚膳的,中午你我都在宫中,害怕吃不上午膳么?没什么的。”

    “嗯,希望她没有什么花样。”宁洛歌点了点头,莲妃好说话,但是不代表她也好说话。如果皇后有什么别的“想法”,她不介意让赫连子煜提前没有弱点。

    下午,皇宫宫里来人亲自送了些新鲜的杨梅。说这是皇后的娘家特意给皇后带来的,皇后知道今天是莲妃生辰,所以特意送来一些给莲妃尝尝鲜。

    莲妃笑着收了,宁洛歌检查过了见没问题,便留了一大半,取了一少半做了糕点和凉爽的杨梅汤。

    待晚上宁洛歌和莲妃去赴宴的时候便都带上了。

    皇后的寿辰十分的低调,最近太子在前方打仗,皇后不愿意大肆操办,再加上她最喜欢的儿子都不在宫中,这让她觉得生辰过的十分的没滋没味。于是皇后便自请在宫中办个小宴就行了。皇上最近公务繁忙,晚上也只是到这儿象征性地坐了一会便离开了。

    只留下皇后一干人等用晚膳。

    宁洛歌注意到,皇上离开的时候,皇后的脸色很不好。

    酒过三巡,众人都开始送贺礼,王贵妃送了一对金钗,瑶贵妃送了一尊观音像,李安茹送的自然是那件不小心“捡到”的衣服,送礼物的时候,李安茹频频看着宁洛歌,神色怪异。宁洛歌只是冲着她微微点头,便转开了目光。

    莲妃送皇后的是一双鞋子,紫金色的腾云图案,祥和瑞气,十分尊贵有气质。

    而且好巧不巧地,和李安茹送的那件衣服十分搭配。莲妃的礼物一出来,更是引得李安茹多次心虚不安地看着莲妃,而莲妃每次发现她的zhù shì ,都会优雅地回头,冲着她和煦的一笑。

    宁洛歌更是把下午做好的杨梅汁给各位娘娘都端了一碗,杨梅本就不多见,而且还是榨成了汁的。

    看见了宁洛歌的杨梅汁,皇后娘娘很坦然地便喝了一杯,宁洛歌心中点头,看来杨梅真的没有问题。

    由于宁洛歌的杨梅汁十分不错,众人喝完了之后都纷纷夸赞。

    王贵妃最先开口,“苏沫最近的手艺又见长了啊,不错,这杨梅汁清凉解暑,酸甜可口,果然是上佳的饮品,比宫中常年用来解暑的酸梅汤好喝很多啊。”

    “是呢,而且新鲜的很,喝着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瑶贵妃也极其难得地满意地赞了赞。

    最后皇后也看着宁洛歌,满意地点了点头,赞道,“苏沫这丫头确实不错,莲妃真是好福气,连宫女都这么心灵手巧。今日苏沫这一碗汤汁让本宫和众位妹妹都极其舒坦,来人,传本宫的懿旨,封苏沫为御膳房一品女官。”

    宁洛歌宠辱不惊,极其受礼,“谢皇后娘娘。苏沫祝皇后娘娘身体康健万寿无疆。祝各位娘娘心情舒畅。”

    “嗯,好啊,苏沫这丫头连小嘴都这么甜。”王贵妃率先点了点头。

    一时之间,众人都开始夸奖苏沫,顿时一派赞叹声飘起~宁洛歌知道这些人是希望以后有好吃的能给她们也分分,大家心照不宣。

    然而在场唯一一个和苏沫年纪差不多的李安茹见众位平时连笑容都难得一见的宫妃们竟然开始夸奖一个卑微到尘埃里的宫女,火了!

    偏偏皇后还在这时火上浇油道,“安茹啊,你看看人家苏沫的手艺,以后你也要去和苏沫请教请教的这手艺啊,将来嫁了人,什么都不会可是不行哦。”

    李安茹铁青着脸色笑了笑道,“是,娘娘您说的有道理。”

    随即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转过头恨恨地瞪了宁洛歌一眼,显然被气得不轻。

    于是在宁洛歌去小解的时候,李安茹便也愤愤地跟着去了。

    宁洛歌走到半路,便被李安茹拦下了,她挑了挑眉,并不畏惧李安茹道,“郡主有何事指教?”

    “哼,不过是一个贱婢,竟然还想要得到姑姑的认可,瞧你这一脸的狐媚像,说吧,你处心积虑地这么做到底是想要勾引谁?”李安茹抱着臂膀,早就听到宫中传言苏沫几次三番勾引皇上,对三皇子也有非分之想。

    “奴婢也自知身份低微,是以谁都没想过要勾引。郡主是不是误会了?”宁洛歌嘴角噙着一抹淡然地笑,略带嘲讽地看着李安茹,那眼神就好像是在说“你想象力真是太丰富了”。

    “放肆!你敢顶嘴!”李安茹蓦地瞪大了眼睛,抬起手臂便挥出去了,然而半路上却被宁洛歌伸手截住。

    “郡主不希望我只是小解一下huí qù 之后就变成猪头让人盘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吧?”

    “你!”李安茹还想说什么,但是忽然,耸了耸肩,脸上的神色有些怪异地道,“你刚才说不喜欢三殿下?为什么?皇宫之中的宫女都喜欢三殿下,你不知道么?”

    “奴婢说了,是因为奴婢的身份不配。请郡主不要担心,没人和您抢的。您争着抢着的东西,有的时候并不一定是什么好东西。”宁洛歌幽幽地说道。

    “胡说八道!煜哥哥不是东西!”

    “对,郡主说得对,他不是东西。”说完宁洛歌便扬长而去,留下站在原地发呆的李安茹还有站在宁洛歌身后不远处的赫连子煜。

    晚上的皇后宴席十分顺利,这最近这几次宴会中少有的没有不欢而散的宴席。一晚上,姐妹情深,好不深厚。

    然而这份深厚并没有持续多久,晚上,洗漱干净等待临幸的皇后娘娘却被告知皇上晚上不来坤宁宫了,皇后勃然大怒,质问来传旨的太监,皇上去了哪儿,传旨的太监哆哆嗦嗦地说皇上去了朝梧宫,瞬间,皇后娘娘打碎了满殿的花瓶瓷器,并且无缘无故杖毙了三个宫女,一直折腾到了朝阳初升。

    只是这一切都不会有人知道,坤宁宫里面的事情,自然要处理在宫里面。

    一切都处理完,皇后娘娘咬牙切齿地看着朝梧宫的方向,口中恶狠狠地呢喃:冷悠莲,你等着吧,我与你不共戴天,不是你死,jiù shì 我亡!

    朝梧宫,莲妃一大清早便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身侧的皇帝轻轻地环住了她,眼中含着深深的担忧和爱恋,“莲儿,可是着凉了?”

    “应当没有,我也不知怎么回事。”莲妃轻轻笑笑,摇了摇头,“你昨晚没去姐姐那儿,你今天要记得去看看。毕竟昨晚她的生辰你都不在,按道理说你是应该在的。”莲妃把手覆盖在皇上的手臂上,轻声道。

    “你呀,没见过哪个娘子天天把夫君推给其他女子的。昨晚本也是你的生辰,说出去你也没有理亏的地方。只是委屈你了,我本想为你zhǔn bèi 一场隆重的宴会的。”

    “不要铺张,我有你就好了。无需计较那些,那些我都不在意的。”莲妃摇了摇头,脸上是宁静的淡泊。

    “你呀!”皇帝宠溺地捏了捏莲妃秀气的小鼻子,笑盈盈地下床更衣zhǔn bèi 上朝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