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妹妹不胜酒力,不能喝酒的。”莲妃摇了摇头,jù jué 了这杯酒。

    “妹妹这是何意?是看不起姐姐么?还是觉得姐姐的酒喝不得?”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皇后的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哪里还有刚才的情意?

    “姐姐,有些话妹妹一直憋在心里,想要告诉姐姐,希望姐姐听我说,如果姐姐听我说了,还要坚持让我喝这杯酒,那我便喝了。”莲妃也不再笑了,她在来之前宁洛歌就嘱咐过她,恐怕皇后的凤仙汁指甲上有毒,若是皇后敬酒给你,你万万不能喝。否则便是去得回不得。

    “好,你说便是了,我听着。”皇后的脸色并不好看,她有些不耐烦。

    “妹妹从第一次见到姐姐的时候,就把姐姐当成亲姐姐来看待,这么多年,妹妹心中一直kuì jiù 当年的事。所以妹妹甘心情愿在冷宫里呆了二十年,而谦儿莫名其妙的消失,妹妹也从来没怪罪过姐姐,今天妹妹还是那句话,妹妹这辈子都不会也没有那个争姐姐zhè gè 位置,只要皇上还在位一天,姐姐就一定是西梁人的国母,所以,妹妹想要求姐姐,今天这杯酒,妹妹可不可以不喝?”聪明如莲妃,自然也知道这是一场鸿门宴,可即使如此她却还是硬要来这里赴宴。

    而且说上这样一番话。

    “说完了?”皇后挑了挑眉,凌厉的目光直直地刺向莲妃,没有一丝一毫的动容。

    “姐姐……”

    “你说完了,也该听听我说了。”皇后站了起来,她站起来,宁洛歌才注意到,今天她穿的竟然是李安茹送她的那件凤袍。

    “当年的事情,我不想再提,对你来说或许有很美好的记忆,但是对我来说,全都是噩梦。你知道么?我最讨厌的jiù shì 你这样的人。清高善良,不论是才华学识还是容貌,全都是绝佳。

    “偏偏连心都那么好,你这样的美,就衬托出了周围女人的丑你知不知道?你越是这样,一副菩萨心肠,对谁都一派和煦,我越是讨厌你,实话告诉你,我就从来没有从心眼儿里喜欢过你。你说你把我当姐姐,可我告诉你,我从没有把你当成过妹妹,一天都没有!所以,收起你那些假惺惺的怜悯,我不需要!

    “今天这杯酒,你是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来人啊,莲妃残害宫人,丧尽天良,本宫今日赐她毒酒一杯,给我把这杯酒给莲妃灌下去!”

    猛地皇后挥袍转身,赫然站在了殿阶之上,一队早有zhǔn bèi 的侍卫赫然出现在了大殿之上,在皇后下令轰然回答:“是!卑职遵命!”

    十几个侍卫硬生生地把莲妃和宁洛歌包围了起来,“唰”的一声拔刀出鞘,整齐而凌厉。

    两个侍卫缓缓地走上前来,作势拿起了那杯酒,忽地,寂静的大殿中忽然响起一个人沉静而肃杀的声音:“我看你们谁敢!”

    宁洛歌缓缓地站了出来,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势,他冷冷地扫射那两个侍卫,侍卫被她的眼神看得打了个寒颤。

    “今天你们谁敢动莲妃娘娘一根汗毛,我要你们再也看不见明天的太阳。”宁洛歌束手而立,缓缓走到了大殿的中央,话是对着所有人说的,但是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皇后。

    皇后被突然站了出来的苏沫吓了一跳,她没想到苏沫竟然会有这么凌厉的眼神,直觉上这样的眼神不应该属于宫女,她后退一步,眼神恍惚了一下道,“你,你是谁?”

    宁洛歌冷哼了一声,她忽然起了坏心,于是笑道,“我是谁?我自然是苏沫!只不过稍微与皇后娘娘理解地有些偏差的是,我不但是朝梧宫的大宫女苏沫,我还是皇上专门派到娘娘身边保护娘娘的苏沫!”

    宁洛歌心想,你不是嫉妒么?你不是吃醋么?那行,我气死你!

    “皇上早就料到后宫当中会有些心眼小的女人,争风吃醋,陷害我们娘娘,更是早就料到了会有一些歹毒的女人企图神不知鬼不觉地害死我们娘娘,所以就派我前来,今天我来到了这儿,来之前就已经告诉我头儿,如果娘娘没有顺利huí qù ,恐怕皇上很快就要来了,娘娘是不是除了宴会那天之外,已经很久没有看见皇上了?不要紧,一会皇上就来了。”

    宁洛歌一脸的戏谑,尤其是看到了皇后被气得脸色铁青的mó yàng ,更是gāo xìng,“殿上的侍卫都听着,如果不想惹怒皇上,你们最好消停消停,皇后娘娘再大也打不过皇上,若是你们轻举妄动,伤了碰了莲妃娘娘,后果就不是你们能承担得起的了。如果你们不想让祖宗八辈都因为你们今天的愚蠢行为而惨死,我劝你们都乖乖地束手就擒。否则我保不了你们!”

    宁洛歌连吓唬带恐吓说完了这番话,一开始还气势十足的侍卫们现在全都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蔫吧了。

    而皇后看见侍卫竟然被宁洛歌所说的恐吓,眼底闪过一抹慌乱,她强自镇定道,“众侍卫听令!本宫是皇后,出了事本宫一力承担,你们不要被这两个妖女骗了,莲妃再受宠,也不过是个没子嗣没背景的妃子!本宫有李家,有太子有三皇子,有本宫在,你们怕什么!”

    “全都给我上!本宫要莲妃和苏沫的项上人头!”

    “是!”侍卫们似乎是被皇后给鼓舞了,纷纷又重新鼓足了士气,拔出大刀,向莲妃和宁洛歌砍去!

    宁洛歌冷哼一声,“就这些货色也想动我!”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一个距离莲妃近的侍卫已经挥刀向莲妃砍去,宁洛歌一个俯身便爆冲了上去,以手臂当武器,硬生生地挡住了侍卫看下来的刀,那把大刀随即断成了两截,侍卫一惊。

    “娘娘不用担心。有我。”宁洛歌怕莲妃吓到,ān wèi 之后开始专心应付眼前的侍卫,这些侍卫平时在皇宫里养尊处优,不经常练习,是以四肢软弱不定,宁洛歌三下五除二便把人给解决了。

    当皇后看着一屋子躺在地上嘿嘿呦呦的侍卫的时候,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这苏沫丫头身手也太快了吧,她站在远处看着这些人,苏沫只是微微移动了几步,周围的侍卫便被打得落花流水,全都趴到了地上。

    “皇后娘娘,这样呢?您看我们可以走了么?要是再不走,皇上找不到我们,那就不妙了啊。”宁洛歌眉宇间一抹幸灾乐祸地淡笑,仿佛预见到了要是皇上找不到莲妃会怎么对待皇后似的,那语气里充满了对皇后娘娘的担忧。

    “三皇子驾到!”

    忽然一声太监尖锐的禀报声,让宁洛歌面色一变,赫连子煜来了?他怎么zhè gè 时候来了?

    “儿臣给母后请安。”赫连子煜一进殿便看见了地上躺着的横七竖八的侍卫。他不经意地抬头,目光扫了眼莲妃和宁洛歌,给莲妃点了点头,行了一礼,继而一副迷茫地道,“请问母后,这是.......”

    “你来的正好,快把这两个贱人拿下!莲妃犯上作乱,本宫以皇后的身份赐毒酒一杯,这两个贱人竟然抗旨不尊!反了天了!煜儿你来的正好,快帮本宫把这两个贱人拿下,快!”皇后如见到了救星,眼睛冒光,眼中疯狂的神色让宁洛歌露出鄙夷之色。

    赫连子煜眼睛转了又转,然而却站着不动弹,不管皇后怎么命令,赫连子煜只是站在原地怔怔地望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煜儿!”皇后又是一声断喝!

    “母后,儿臣觉得这件事情还有更好的bàn fǎ 。莲妃娘娘与皇后娘娘发生口角,心中不忿,再加上这几日皇后娘娘治理后宫‘得罪’了莲妃,莲妃心怀怨恨,所以想要毒害皇后,被皇后发现,召集护卫保命,然而莲妃身边宫女却反抗而打伤了无数宫女,正好碰见了儿臣来给母后请安,是以儿臣帮母后肃清了叛徒,叛徒抵死反抗,而被就地正法。母后觉得,如何?”

    赫连子煜声音轻飘飘地,听上去好像是在说一则笑话,还带着好听的尾音。皇后已经陷入了沉思,似乎对赫连子煜说已经有了动摇,不得不说,赫连子煜颠倒黑白的本事,向来高明。

    宁洛歌自然知道,赫连子煜不是说着玩玩的,他自始至终都想要杀了莲妃,宁洛歌一直不明白赫连子煜为什么一定要不择手段地杀了莲妃,但是赫连子煜的决心宁洛歌上一世就已经清楚了。

    而根据他对赫连子煜的了解,他更是知道赫连子煜今天是绝对不会让她们活着huí qù 了。

    宁洛歌的武功duì fù 不起眼儿的侍卫还可以,但是duì fù 赫连子煜,却是如何也打不过的。要是平时,她打不过还可以跑,可今天还有手无缚鸡之力的莲妃在这,莲妃半点武功也没有,她要是走了莲妃就得被这帮疯子给大卸八块了。

    “三殿下的算盘打得真是好,但是三殿下可能是不清楚一件事情,我在来之前,已经和皇上禀报过了我们的行踪,如果娘娘没有按时回宫,那么皇上恐怕就会亲自找来。而且奴婢觉得,比起皇后的话,皇上恐怕更相信我们娘娘的话啊。”宁洛歌一脸的胜券在握,丝毫没有即将被处死的恐惧感。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