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在来之前也已经和宫女说过,若是本宫迟迟不归,便让她去找皇上,说本宫在皇后这里饮宴。现在zhè gè 时辰也很晚了,皇后和三皇子若是不让本宫离开,那本宫便不离开了,即使本宫命不好死在这坤宁宫里,本宫也很有信心你们会给本宫陪葬。本宫相信,你们杀本宫,顶多是两条命,但是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你们最好想想能不能承受得了!”

    莲妃也认清了形势,当赫连子煜来的时候她便知道事情已经向着不可预期的方向发展了,若是今天她不来那就没有这一场鸿门宴,若是今天她不来也就不会让宁洛歌和她一起身处险境。

    若是今天她不来那就不需要看清皇后的真面目,即使是骗骗自己也好,她的姐姐还是当初那个姐姐。

    只是她不争,她不抢,却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会被皇后灭口。莲妃忍着心中翻滚不息的悲伤,她淡然地和宁洛歌一起看着皇后和赫连子煜,无所畏惧。

    即使所说的话不过是唬人玩儿的,依着莲妃的性子,是断然不会让皇上知道的,而宁洛歌更加不可能是皇上的人,两个人都是赌一把,希望三人成虎,能够让人相信。

    然而赫连子煜一身蓝色长袍,单手背在身后,看着宁洛歌和莲妃眼中带笑,仍旧是轻飘飘的语气,他道,“你们以为我会相信么?这些不过是你们拿来骗我们的,你当本殿下是三岁孩子么?且不说莲妃这什么事情都想要大事化小的性子,单说这宫女是皇上的人,那又怎么样呢?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有归属不能有背叛么?”

    “好了,fèi huà 你们说了不少了,本殿下不和你们fèi huà 了,天色已晚,喝了那杯酒,你们便解脱了,母后和本殿下都想给二位留个全尸。”赫连子煜敛了神色,严肃异常。zhè gè 时候的赫连子煜,宁洛歌知道他已经没有耐性了。

    宁洛歌衣袖微动,或许擒贼先擒王,把皇后捉住也是一条路,只是皇后的位置距离她太远了,若是她擒得住皇后,那赫连子煜也可以返过来抓住莲妃。

    那么只有一个bàn fǎ 了,宁洛歌靠近莲妃,低头在她的耳边说,“去捉住皇后。”说完一支锋利尖锐的飞镖便落入了莲妃手中。

    而宁洛歌抬头看向赫连子煜,眼神中是毫不掩饰的恨意,“没到最后一刻,绝不认输。三殿下武功盖世,在下讨教。”宁洛歌摆出起手式,悍然挡在了莲妃身前。

    赫连子煜看着宁洛歌仇恨决绝的眼神,带着清明和冷肃,这样的眼神很特别,甚至有些熟悉,赫连子煜搜索脑海中关于这双眼睛的记忆,蓦地,他脑海中闪过御花园的那一幕,顿时清明,“你没有死是不是?宁无双。”

    宁洛歌今时今日姓名已经要保不住,她没什么需要遮掩的了,她坦然一笑,“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你似乎很恨我?”赫连子煜眉头微皱,zhè gè 女子是个人才,当时他记得他还要把她收到麾下,然而却被jù jué 了。

    “不是似乎,是的确。你只要知道,我恨不得扒你的皮,抽你的筋,就够了。我让李安如传过话,还记得么?你的仇人,来找你了。”宁洛歌衣袖被她周身旋动的内力鼓起,衣摆猎猎作响。

    “你到底有多少个身份?竟然又是你?没想到啊,在这守卫森严的皇宫中,竟然还有人能够游刃有余,把本殿下玩弄于鼓掌之中?!你有两下子!”赫连子煜忽然对她升起了浓重的好奇心,一时之间身上的杀气竟然都卸下了。

    “这就不劳殿下操心了。”宁洛歌左手变掌,轻轻转动手腕,只等这赫连子煜率先发动进攻。比武,若是谁先动,谁便失了先机。

    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能坚持多久,但是这几个月自己的内力也有了些提升,虽然仍旧打不过赫连子煜,但是宁洛歌相信,缠斗半个时辰还是能够办到的。

    以智取胜,而非以力取胜。

    莲妃已经悄无声息地向后移动,赫连子煜忽然说道,“姑娘真的不kǎo lǜ kǎo lǜ 做我的人么?”

    “做你的什么人?”宁洛歌嘴角噙着一抹嘲讽的笑,但却显得既有兴致地问道。

    “女人,下属,随便你。”赫连子煜耸了耸肩,这两个身份对她来说根本没区别,只是一个要用脑子笼络,一个用身体笼络,对他来说,没有区别。

    “你做梦吧,人渣!”宁洛歌看到赫连子煜那样无所谓的表情,忽然心底升起无边的怒火,原来他的真实想法是这样的,原来一切竟然都是没区别的,随便你?!

    那好!

    宁洛歌二话不说,忽然腾起,脚步微动,下一秒已经移到了赫连子煜的身前,随着她爆冲而起,更是冲着莲妃yī zhèn 大喝:“跑!”

    莲妃拔腿就跑,动作毫不迟疑,极其迅速,赫连子煜显然也明白了宁洛歌的意思,但赫连子煜zhè gè 人有个最大的缺点,jiù shì 他自以为是。

    眼前的情况对她来说,杀莲妃就好像是瓮中捉鳖,关门打狗,毫无难度。此时见宁洛歌各种蹦跶,他倒是像是在看猴戏。

    然而宁洛歌越来越阴毒的招式不得不让他打起精神来,宁洛歌虽然内力不行,但是招式却全都是诡异晦涩的,这些招式自然是出自凤凰门,宁洛歌以前打败师兄便靠的不是内力,而是她的招式以及暗器。

    见赫连子煜虽然内力深厚,但是毕竟不比上一世,如今的他未经过战争的打磨,实战经验非常之少,这也是为什么他会破解不了宁洛歌的招式的原因。

    宁洛歌左闪右打,声东击西,连连打中赫连子煜数次,这使得赫连子煜正正式开始重视起来,他周身真气暴涨,宁洛歌只觉得连靠近都十分困难。

    “住手!三皇子若是再qián jìn 一步,我就杀了皇后!”莲妃已经跑到了皇后身边,莲妃幼年时候会些功夫,轻易地便擒住了皇后,此时尖锐的镖比在了皇后细嫩的脖颈上,轻轻一按,便流了血迹。

    赫连子煜却好像全然没有听到,不停地攻击宁洛歌。宁洛歌被他如此生猛的全力攻击打得几乎无力反击,她连连后退,企图避开赫连子煜的攻击,然仍旧是被余力伤到,“噗”地吐出一口鲜血,受了内伤。

    赫连子煜下了杀手,一掌便向着宁洛歌打来,宁洛歌一个翻滚,躲开了攻击。宁洛歌转眼看向大殿中的一根柱子,她躲到了柱子后面,缓和着伤势。

    肩胛骨那里本已经愈合的伤口再次被震开,这次比上次更加严重,宁洛歌捂着汨汨流血的伤口,想着离开的bàn fǎ 。

    莲妃此时也不知道接下去应该如何了,不论她还是皇后都没有想到赫连子煜竟然会不受威胁,虽然莲妃和宁洛歌都知道赫连子煜对皇后的杀意,但是现在紧急关头,赫连子煜还需要依仗李家的势力,应该不会和皇后撕破脸皮。

    赫连子煜连追带打,宁洛歌连跑带逃,尽管宁洛歌轻功绝顶,但是大殿内根本施展不开,又不能逃走,宁洛歌现在就好像是案板上的鱼肉,认人欺负。

    终于宁洛歌因为失血过多,脚下一晃,被赫连子煜赶上,赫连子煜一把揪住了宁洛歌的衣领,狠命地一掌打在了宁洛歌的腹部,“噗”地一声,宁洛歌便又吐出一口鲜血。

    宁洛歌浑身无力瘫软在地,她趁人不备,手中已经握住了一枚药丸,她要赌一把。

    她大声喊,“赫连子煜,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这么恨你?”

    “你不是想知道么?我告诉你,我知道你的一切秘密。”

    “你不相信么?你八岁开始,就开始招兵买马,招收奇人异事。”

    宁洛歌不停地说,她在赌,只要赫连子煜被她激得说一句话,她便能够把这枚药丸打进他的嘴里。

    这枚药丸入口即化,即使是他不吞咽,也没有bàn fǎ 不中毒。

    然而赫连子煜只是一步步逼近,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阴沉,却丝毫没有开口说话的dǎ suàn ,赫连子煜缓缓地举起手掌,聚内力于掌心,向着宁洛歌走近。

    赫连子煜向前走,宁洛歌便向后退,一直退到了角落里,再无所退之处,赫连子煜缓缓地走到宁洛歌的身前。

    莲妃在那边挟制着皇后,忍不住大声道:“赫连子煜!你要是敢杀了她,我就杀了皇后!”

    谁知,赫连子煜充耳不闻,他缓缓地举起手掌,便向着宁洛歌地天灵盖劈去,一边冷声道,“去死吧!”

    咻!宁洛歌对准了赫连子煜便把药丸弹了进去!

    砰!赫连子煜向着宁洛歌的天灵盖拍去!

    电光火石之间,宁洛歌只看见一条白光闪过,赫连子煜便弹出去数,而她则因为失血过多,刚才又用了最后一丝lì qì ,她挣扎着看着来人,只是一个恍惚的俊颜,不知似真似幻,宁洛歌缓缓伸出手,一歪头昏了过去。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