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赫连子谦回到朝梧宫的时候,不出所料,宁洛歌的屋中已经人去楼空,常香被宁洛歌打晕了放在了床上,等断玉把她摇醒的时候,她还朦朦胧胧不知道发生了何事。

    只是看见赫连子谦的脸色阴沉地吓人,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低着头胆战心惊地等待处罚。

    然而赫连子谦并未zé guài 她,只是挥了挥手,让她们都下去。

    屋子里很安静,安静地让人有些发慌。赫连子谦环顾了一周,见宁洛歌的几件常用衣服和暗器毒药都不见了,他知道,宁洛歌走了。

    敲门声忽然响起,赫连子谦沉着声音说了句“进来”,断玉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问道,“主人,去找么?”

    “不必。”赫连子谦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只是断玉凭着这么多年服侍赫连子谦的经验,敏感地察觉到赫连子谦在生气。

    “是。”断玉恭敬地点头,作势要退下,然被赫连子谦叫住,“等一下。”

    “主人还有何吩咐?”

    “去查查看,帝都里最近有哪所宅子最近被转手了。查到了,就去把那宅子的隔壁给买了。”赫连子谦沉着一张千年寒冰脸,郁郁的说道。

    “是,属下知道了。”断玉绷着脸,憋着笑,“严肃”地退了出去。

    “哇,这宅子好大啊,洛哥哥你一个人住在这不会显得太大了么?”苏瑾抱着一盆百日草走进了宁洛歌新买的宅院里,看见这足足比将军府大了一倍的宅子惊呼道。

    “嗯,是挺空旷,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把宅子填满如何?我已经画了园林设计图,让姜华按着图纸把园子翻新一遍,瞧瞧这园艺布置地,简直jiù shì 一坨狗屎。”宁洛歌一身白衣,潇洒地挥着折扇,一边握着扇子指点着园艺的没品位,一边嫌弃地撇嘴。

    “那洛哥哥把花园交给瑾儿布置吧?瑾儿保证不会让花园变得像一坨……呃……si。”到底是大家闺秀,说不出来这么没水平的话。说到最后只能含糊着混了过去。

    “也好,瑾儿你的手艺我十分放心。那便把这儿交给你来打理,省得姜华粗手粗脚地,弄巧成拙。正好,你俩一个负责园艺,一个负责改建。”宁洛歌点了点头,对于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

    正巧,姜华也满身灰尘地走了过来,自从买了院子开始,姜华便每日都在这院子里收拾修葺,到了今日已经能够住人了,本来听宁洛歌的意思是dǎ suàn 过了zhè gè 冬天再搬进来住,可昨儿夜里宁洛歌忽然飞鸽传书说今日就要搬进来。害得他夜里从床上爬起来就奔向了新宅子。

    索性现在已经能够住人了,姜华拍了拍身上的土,本想上前,但又看见自己的手脏黑一片,最后只能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嘿嘿傻笑。

    苏瑾看着他这幅mó yàng ,“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她眉眼含羞,从怀里掏出丝帕往前走了两步,把帕子递给了姜华,一脸嫌弃地道,“看你脏的,快擦擦。”

    “哎,好。”姜华也红了脸,接过了手帕却不舍得用,只是轻轻地捧着。

    宁洛歌看见两个人的互动,心里gāo xìng,但忽然脑海中闪过那张世上最英俊的脸,神色黯了黯。

    她手握折扇拍了拍掌心,率先向着大厅走去。

    这间宅子是最近宁洛歌闲在床上的时候吩咐姜华买的。自从从赫连子谦那里知道了赫连子灏快要回来,宁洛歌就dǎ suàn 置办一间宅子。

    毕竟住在朝梧宫里,虽然住的舒坦,但是办事情总归是不方便的。

    宁洛歌本想着等赫连子谦有空的时候和他商量商量,先征得他的同意然后再搬出来,但是瞧瞧他昨晚那态度,那行为,宁洛歌就心里冒火,还告诉他呢,这辈子想不想见到他都不一定了。

    “公子。午饭已经做好了。”姜华快步走了两步,到了宁洛歌身边。

    “嗯,走吧,吃饭去。”宁洛歌看了眼纤尘不染却空荡荡的大厅,扭头向饭厅走去。

    “洛哥哥,这宅子这么大,是不是得找点丫头来洒扫啊?”苏瑾大眼睛咕噜咕噜地转了一圈道。

    “嗯,是,你有什么dǎ suàn ?你和姜华偷着从你爹那儿跑回来,是不是还没回将军府呢?”宁洛歌笑盈盈地看着苏瑾。

    之前因为苏璃被判了死刑,宁洛歌请赫连子谦把苏瑾和姜华弄了出去,但她和姜华一直都有飞鸽传书通信。

    前阵子想着外面的风风雨雨已经过去了,再加上苏璃虽然罪大恶极但没有死,即使苏瑾知道了这件事情,也不会zé guài 她,是以她想来想去,还是把苏瑾和姜华召了回来。

    “哼哼,洛哥哥你飞鸽传书叫我们回来,我们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怎么敢告诉爹爹,再说告诉爹爹他就不一定让我们走了。我们不说也是为了你好,你还反过来揶揄我们,洛哥哥最坏了。”苏瑾气鼓鼓地哼了一声,眼睛睁的大大地瞪了宁洛歌一眼,扔下他们跑向了饭厅。

    宁洛歌和姜华看着苏瑾跑走的背影都hē hē 大笑,笑完了,突然安静了,宁洛歌说道,“太子已经回来,赫连子煜在帝都里没那么好走了,我们要抓住zhè gè 机会,借着太子的手,打垮赫连子煜。至于你的仇,你相信我,我一定会帮你报。”宁洛歌直直地看着姜华,似乎是想要看透姜华的内心,是不是真心地愿意辅助她。

    而姜华则“噗通”一声,神色极其严峻地跪到了地上,拱手道,“一切听凭公子号令。”

    “那好,最近你做的很好。之后园子就交给你来打理,我会亲自雇一批人,园子里总归不能太平静。”

    “是,公子。只是公子,我们宅子,是不是得有个名字?”

    “名字?自然是有的,凤凰门门徒下山,凤凰门人宁无双,叫宁宅就好了。对了,我叫你散布的消息放出了么?”

    “昨日已经都放出去了,想必今天太子和三皇子就知道凤凰门门人宁无双宁公子在帝都有一座宅院了。”姜华说道。

    “好,办得好。走吧,吃饭去,以后像这样的安静饭不会很多了。”宁洛歌点了点头,神色也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看向饭厅中苏瑾活泼的身影,宁洛歌眼中划过淡淡的愁绪。

    一顿饭吃得自然是十分的热闹,有鬼灵精苏瑾和木疙瘩姜华,俩人一个愿意逗,一个愿意被逗,让宁洛歌在一旁看得笑声连连,嘴角抑制不住地翘起,心情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好。

    然而,美好的时光总是过于短暂,刚吃完饭,门房就走了过来,门房是苏瑾从将军府带来的人,十分机灵懂事,名字叫小六。

    “启禀公子,大小姐,姜先生。门外有贵客求见。”小六说道。

    苏瑾皱了皱眉,吃顿饭都要被打搅,于是十分不耐烦地问道,“报上名字了么?”

    “告诉他,我出门去了,让他huí qù 吧。”宁洛歌伸出手夹了一筷子笋干,就着米饭大口地吃着。

    见小六还没走,宁洛歌小嘴鼓鼓的,说话也不甚清楚,“还走(有)事?”

    “那位三公子说,若是您不见他,玉佩便不还了。”

    宁洛歌皱着眉偏头,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身上的凤凰玉佩,按着道理来说还在赫连子煜那儿,想必他是到现在都没发现玉佩是假的,还把它当回事儿似的,以为能够威胁住宁洛歌。

    宁洛歌慢条斯理地把饭咀嚼完,说道,“告诉他,本公子不缺东西。还有,最近yī zhèn 子,记住不论谁来我都不见。如果有任何一个人在没有我的允许的情况下闯进来,我就唯你是问。”

    “是!”小六十分懂察言观色,见宁洛歌明显不想再说下去,于是只好硬着头皮离开饭厅去回复那位三公子了。

    “不见么?”苏瑾问道。

    “最近yī zhèn 子,谁都不见,即使是天王老子亲自来,也是不见。”宁洛歌笑看着苏瑾说道。

    “为什么?”

    “傻丫头,你洛哥哥这么一个大才子,若是一次就让他们见到,那也太亏了我凤凰门人的称号了吧?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那些个人要想请我为他们出谋划策,不请个五次八次地就让他们见到,多掉份儿啊?嗯?”宁洛歌挑了挑眉,看着苏瑾。

    苏瑾已经知道了宁洛歌是凤凰门的门人,但是她毕竟是个小姑娘,对凤凰门门人没有那么清楚的认识,对于外界传言的“得凤凰门一人,即可得天下”总以为是说着玩的。

    而宁洛歌和姜华也没人去纠正她的观点,对她来说,他jiù shì 她的“洛哥哥”,是以在速进面前,宁洛歌几乎是没有秘密的。

    苏瑾对他的身份也非常的不放在心上的,是以她撇了撇嘴,“瞧你还是个多大的官啊,官职半个没有,身份倒是抬得挺高,切,真是搞不懂你们。也真是奇怪了,你这样的人竟然还有人争抢,要说医术那你该是足够厉害的,但是那些个大官们找你做什么?难道他们脑子都进水了需要治疗么?”

    “嗯,是啊,那些人都脑子进水了,如果我没猜错,刚才来的三公子应该是三皇子赫连子煜,你què dìng 说他nǎo dài 进水了真的好么?”

    “噗!”苏瑾一口刚喝进嘴的茶水喷了出来,“咳咳,咳咳……三殿下你都不让进?”

    “嗯嗯,不但是他我不会让进,等后面再大的人物来了都不能进。姜华,zhè gè 事儿交给你了,你能做到么?”宁洛歌看向姜华,眼神中有期待有鼓励。

    “属下定当竭尽全力。”

    “嗯。”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