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晚宁洛歌还是在赫连子谦那儿住的,而且还是被他各种剥削,又做饭又泡脚,泡脚还得加生姜,一整个晚上,宁洛歌被当成使唤丫头呼来换取。只要宁洛歌有一点不乐意的趋势,赫连子谦jiù shì 一顿咳嗽,宁洛歌心疼他,没bàn fǎ 只得妥协。

    最后宁洛歌筋疲力竭,趴在床上,某位病人靠在床边舒服地泡着脚,吃着药膳糕点,看着文件,就差没抖脚了,那神情实在是惬意得很。

    宁洛歌恨恨地瞅着他那副欠揍样,声嘶力竭地使劲儿拍着床铺,“赫连子谦!你jiù shì 仗着我不舍得你!你甭惹我,等到了哪天我不要你了,你求我我都不原谅你。”

    “不要我了?天底下还有比我更好的男子么?”赫连子谦沉着声音,十分不解宁洛歌竟然会有这等愚蠢至极的想法。

    “……”当她没说。

    “后日jiù shì 九华会了,太子一定会邀请我一同前往,到时恐怕大家都会到场,你有什么dǎ suàn 么?”宁洛歌趴在床榻上,小腿翘起,在空中晃悠着。她撑着双臂,捧着脸问道。

    “有了吏部尚书这件事,太子今年是不会轻举妄动了,赫连子煜那边也不会在zhè gè 时候兴起什么风lang。所以今年的科考应该会比往年干净一些。”赫连子谦一边看着手里的文件,一边低着头说道。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要不要在这一届里,挑一些有才之人,回头放到你麾下?”宁洛歌抓了一小块糕点,坐了起来,一手接着以免掉渣,一只手拿着糕点送到嘴里。

    “都是国家的人才,不分你我。那些真正的有志之士,不会因为誉王,或者太子而改变对国家对社稷的见解,戴宗jiù shì 一个很好的例子,不是么?”

    宁洛歌点了点头,那倒是,听说戴宗zhè gè 人就连皇上都不怎么放在眼里,没想到竟然会对赫连子谦那么敬重,初始在护国寺看到他的时候,宁洛歌便是大吃一惊。到现在,每每想起来,还觉得赫连子谦颇为厉害。

    “二哥,你是怎么收服戴宗的?”宁洛歌眼中泛着八卦的光芒,她好奇地问道。

    “每个人都有弱点,只是看你能不能找得到。他之所以没有在誉王或者太子那一边,并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他看不上,而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永远不可能去跟随者两个人。”

    “为什么?”宁洛歌好奇地问道。

    对于戴宗的家事和性格,宁洛歌了解的不多,上一世,她做事狠绝毒辣,所有的有苗头的人和事她都不会放过,直接扼杀在摇篮里,免得将来养虎为患。

    是以今天的很多越来越大的势力,上一世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显现出来,因为宁洛歌根本就没有给过他们zhè gè 机会。

    包括zhè gè 戴宗,戴宗当年对这两个人也嗤之以鼻,宁洛歌虽然很欣赏,但却深知他不适合在乱世。是以后来直接给他贬到了一个犄角旮旯,一直到赫连子煜当了皇帝,宁洛歌才把他弄回来。

    再后来,她便遭遇不幸,对戴宗后来的发展便不知情了。

    是以当赫连子谦说戴宗和那两个人有仇的时候,宁洛歌恍若听到了天书。

    “有仇?什么仇?”

    “说来话长。总之,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戴宗不能选择他们,在我出现的时候,他就只能选择我。”

    “怪不得。”

    宁洛歌吃完了糕点,下了床把手里的渣渣倒掉,洗了洗手返回床榻上,宁洛歌被赫连子谦抓住,她yí huò 地看着赫连子谦,眼神示意他有话快说。

    赫连子谦只是眼睛盯着糕点,然后再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半晌,才说出一句话,“喂我吃糕点。”

    宁洛歌一脸惊吓,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她问了一遍,“你刚才说啥?”

    “我说,我是病人,我还这么忙,你应该喂我。”赫连子谦沉着一张无比严肃的脸,说出来的话却是这般的不严肃。

    宁洛歌摸了摸赫连子谦的额头,què dìng 他没有发烧,才jì xù 说道,“你是不是前些日子生病把脑子烧坏了?”

    “……”

    两个人磨叽半天,最后还是宁洛歌抵不住赫连子谦幽怨的小眼神,妥协了。

    于是,某大爷一边看着那一堆永远看不完的书信,一边美人在怀,享受着小宁子“温柔”地喂食。

    终于,随着宁洛歌一下子把一整块糕点都塞进了赫连子谦的嘴里,某大爷被噎得上气不接下气,喝了一碗茶水才顺过来,某大爷脸色阴沉地偏头问道,“你是想要谋杀亲夫么?”

    “哪有?我这是爱你的biǎo xiàn 啊。”宁洛歌干笑了两声,有些理亏。

    “等你有时间,进宫去看看莲妃,她想你了。”赫连子谦转了话题,忽然如是说道。

    “嗯,我也想她了。宫外确实自由了些,但是没她照顾我,觉得怪不习惯的。”宁洛歌吧唧吧唧嘴,点了点头。

    随机宁洛歌似是想到了什么,双眼冒绿光,“你都和我承认你是赫连子谦了,为什么不告诉娘娘你的真实身份呢?娘娘很想念你的。”

    还请她去找他,现在距离三个月之期也没剩下多少时间了。

    “我是谁,叫什么,你知道了是你自己猜出的,并非我承认的。至于母妃那里,暂时还不到说的时候。我必须确保她绝对的安全。”赫连子谦放下了手里的信笺,扭过头郑重地看着宁洛歌,无比认真地说道。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你想必有你的理由,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宁洛歌笑了笑,ān wèi 宁洛歌,想必他有娘不能认,也是很辛苦的吧。

    宁洛歌心里暗暗发誓,就让她多为莲妃做一些事情,替他尽孝吧。

    这么想着,她便抱住了他,紧紧地抱住他,希望给他力量,她搂着他精瘦的窄腰,枕在他温热宽厚的肩膀上,呢喃道,“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娘娘的。你别难过,好歹她很健康,现在也很幸福,我陪着你努力,总有一天可以堂堂正正地认她,叫她一声‘母妃’的。”

    “洛洛。”赫连子谦紧紧地把宁洛歌揽入怀中,千言万语化成了这一句话,他面上没什么表情,但心中却被深深的感动,这么多年,每个人都站在他的身后,等他的吩咐,他永远站在最高的山峰上,所有的下属即使是再yōu xiù ,也不过是下属。

    但今天,宁洛歌却说,她会陪他。不管花开花落,不管暴风骤雨,她都会在他身边,一直一直……

    宁洛歌声音有些沙哑,她瓮声瓮气地道,“嗯?”

    “要一直陪着我。”

    宁洛歌离开赫连子谦的肩膀,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他,眼中泛着泪光,却笑得别样的温柔,她说,“一言为定。”

    赫连子谦再次把宁洛歌揽入怀中,甚至没有征得他的同意,一个缠绵的深吻,铺天盖地而来……

    就在两个人差点擦枪走火的时候,赫连子谦在最后一步堪堪停住,他起伏着胸膛,把头埋在她散发着少女体香的肩窝处,久久不动。

    “你……”宁洛歌未出口的话实在是说不出来,她咬着牙,一副又羞又气的娇俏mó yàng ,害羞如今二人的姿势,气恼自己的不知自爱。

    “还不到时候,等我能够名正言顺八抬大轿娶你的那一天,我一定不忍了,这么下去,你夫君我迟早要憋出病。”赫连子谦喉结一动,因情动而沙哑的声音听上去别样性感,他低低地说完这一句话,宁洛歌已经脸色红的一塌糊涂。

    她扭过头看着帐顶,不敢看赫连子谦的眼睛,也没管赫连子谦说了什么,胡乱地一通答应,直到fǎn yīng 过来,才娇嗔道,“呸!谁要嫁给你!”

    “嗯?不嫁给我,你想嫁给谁?”赫连子谦晴晴钳着她的下巴,嘴角一挑jiù shì 一个颠倒众生的笑,看得宁洛歌都痴了。

    察觉到自己的失神,宁洛歌更加羞恼,她哼了一声道,“要你管!反正jiù shì 不嫁你!”

    “就算你肯嫁,除了我,你觉得有人敢娶你么?”赫连子谦沉沉的眸子看着她,眼中还有浅浅的情.欲未退,却万般笃定。

    宁洛歌心里细细一想,发现如今的男子身份确实是嫁不出去,即使以后huī fù 了女儿身,想必有他在中间搅和也难嫁出去,不肯承认自己竟然真的如他所说。只能嫁给他。

    “哼!你别得意!我什么时候嫁给你了,你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娶了我你可就甭想再娶什么娇妻美妾,到时候你要为我这一棵树放弃整片森林,你就知道有多难过了。”

    宁洛歌这辈子早就打定了心思,真真正正地找一个爱自己而且自己也爱的人,一辈子好好地过,再不想上一世那样,自动把夫君送给别的女人。

    “谨遵夫人教诲!为父一定把所有的爱都给夫人,到时候,就怕夫人会消受不了啊。日日求饶,那夫君可是不依的哦。”赫连子谦笑得坏坏的,那眼中的邪魅让宁洛歌一下子就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轻笑着打他。

    二人就此闹做了一团,直到宁洛歌求饶,最后被赫连子谦抱在了怀里,两个人才算罢休。

    她依在他的怀里,他便在她身上四处点火,这摸摸,那揉揉,最后引得她娇叱了一声,“快别闹,睡觉了。你再坏,明晚我不过来了。”

    这才让赫连子谦老实了一点点。他jì xù 看书,而宁洛歌窝在他怀里假寐,想起刚才他们说的话题,宁洛歌把心里想的说了出来,“明儿见到太子,恐怕他会让我给他帮他在今年挑选些人才,你不把九华会当回事儿,我可是要当回事儿的,若能在九华会上物色出几个有才华的才子,那我是一定要抢过来的。你不要,我要。”

    宁洛歌把被子紧紧地裹在脖子处,鼻息间的都是被子上带的属于赫连子谦的淡淡竹松香,莫名地,她红了脸。但心里,却满是温暖。

    “随你喜欢去做就好,不必顾及我。”赫连子谦一手把玩着她如绸缎一样的秀发,一面说道。

    宁洛歌没说话,只是身体力行地爬起来,“吧唧”给了赫连子谦一个响亮的吻,随后又快速钻进被子里,似乎是害羞,她把被子拉到了头顶,蒙住了整个脸。

    看见她这样小孩子的举动,赫连子谦低低地笑了两声,这下子宁洛歌的脸红成了苹果。

    “好了,睡觉了!不去说话,也不许笑!”宁洛歌受不了赫连子谦的笑,虽然声音好听,但怎么听着都像是在笑她。

    “好,我们睡觉。”赫连子谦放下手里的信笺,手指微动,一股无形的气劲便把烛火打灭,随后便连人带被都紧紧地抱着,进入了梦乡……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