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华会是每年在科考之前都会举行的一场文人之间的盛会,在九华会上,无论是官员还是平民,不分等级不分地位,只要有真才实学,便可以去参加九华会。

    若是能够在九华会上脱颖而出,在接下来的科考上,成绩也就不会太差。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九华会是一场模拟科考。

    九华会的开办创意来自一位民间的高人,具体是谁除了皇上之外无人可知。

    但历年的九华会上,太子王爷们都会出席,若是哪一年皇帝兴致好,也会微服私访,来看一看这场属于才子的盛会。

    九华会创办的最初用意,是想要选拔人才,以防本来有才华的人才因为科场舞弊而得不到biǎo xiàn 的机会,还给那些没有考上乡试,但却有真才实学的才子。

    但如今这九华会,jīng guò 一届一届的改良,从最初的文人的盛会变成了才子的盛会。

    只要是有才之人,无论文武,甚至是那女子,都是可以前来的。

    而九华会也已经从最初的一天变成了三天,第一天,文人之间的比试切磋,第二天,官家小姐们可以到九华会上与众位自第一天切磋胜出的才子们比试切磋,也算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至于第三天,则是在前一日脱颖而出的前十名才子,与皇子大臣的比试切磋。

    今年的九华会,皇上已经下旨,太子,誉王,四皇子赫连子逸三位来主持盛会。皇帝更是亲自邀请了凤凰公子宁洛歌,兵部侍郎戴宗等一众才子出席九华会。

    宁洛歌接到圣旨的时候,她刚刚把太子送走,太子接到了她的消息,一大早就赶到了宁宅,彼时宁洛歌刚要从地道里出来,差点被发现。

    太子今日前来的意思果然不出宁洛歌所料,他想要借此机会多挑选一些有志之士,到时候就算是科举没考上,也可以到他的羽翼之下。

    宁洛歌想了想,这件事情虽然对太子有利,但是对国家未尝没有优点,既然是这样,那便是不违背赫连子谦的初衷——不损害国家的利益,于是就答应了太子,承诺一定帮他物色有识之士。

    太子心满意足地刚离开,宁洛歌便接到了皇上的圣旨。送走了宣旨的公公,宁洛歌忽然想起昨日赫连子谦的话,便dǎ suàn 等天黑了去看看莲妃。

    宁洛歌去的视乎,莲妃正在绣东西,走得近了,才发现,竟然是在做衣服,眼瞅着已经有了雏形,此时莲妃正在衣服上绣图样,只是宁洛歌实在是对女红一窍不通,全然看不出她在绣什么。

    莲妃惊讶于宁洛歌的突然出现,但紧接着便是欣喜,她连忙放下手里的衣服向宁洛歌走过来,声音宛如空谷黄莺,比那个护国寺遇见的女子还要好听上几分。

    “你怎么来了?身体可是全好了?这些日子过得可好?可有吃饭?我叫厨房去给你上一些来。”

    一连问了几个问题,莲妃握着宁洛歌的手则是越发的紧,看着宁洛歌的眼神更是无比的慈爱,宁洛歌心中一动,从出生到现在,从没有感受过一天有娘亲的滋味,也从来都不屑去羡慕感伤,但今天竟然才恍惚知道,原来有娘亲的爱护关心,竟然是这样的滋味。

    宁洛歌心中觉得无比的感动,一时有些说不出话。

    而她这一副哀哀凄凄的mó yàng 让莲妃以为宁洛歌是受了欺负,连忙把她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怎么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宁洛歌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正了正神色,“没,jiù shì 想你了,那一日我在殿上听闻你晕倒了,但敏感时期,我不便过来。你可好些了?”

    “hē hē ,我好好地,那晕倒是装的,我听说了你在殿上发难誉王,而且趋于劣势,我当时一着急就有些头晕,后来就借机晕倒了。”莲妃捂着手帕偷笑,眼神竟有几分狡黠。

    “那就好,那就好。”宁洛歌也笑着点点头,莲妃拉着宁洛歌坐到了榻上,宁洛歌伸出手,搭在了莲妃的手腕上,“但我还是要问问脉,太医院那帮老东西,我可是信不过。”

    宁洛歌撇了撇嘴,静下心来给莲妃诊治,脉象平和,比前些日子更有力的一些,宁洛歌满意地点了点头,“嗯,没什么大碍。我不在的时候,记得每日服用我给你开的药膳方子。”

    司徒墨然的那一次毒药,让莲妃少了几年的寿命,从那个时候开始,宁洛歌便开始给莲妃日日不断地治疗,若是按照zhè gè 状态下去,再吃一年,那几年损失的寿命不但会补回来,想来还能延年益寿。

    只是这话宁洛歌没说,只是叮嘱着莲妃一定不要忘了吃药膳,两个人说了些体己话,宁洛歌看见了那件嫩绿色的衣裙,她扭头看看莲妃,问道,“怎么又做上衣服了?怎么如今皇上的国库已经空到这般地步了么?咱们的皇贵妃娘娘还要自己来做衣裳?”

    宁洛歌打趣着莲妃,莲妃嘻嘻一笑,“是啊是啊,这件衣裙,我不想假手他人。我一定要亲自做完。”莲妃神态温柔地抚摸着衣袍,深思飘远,眼眸深处,带着深深的哀思。

    宁洛歌猛然想到了答应莲妃的那件事情,但她也答应了赫连子谦暂时不会说,但看着莲妃的神色,她有在想,她是不是做错了,不应该隐瞒着一个思念儿子的母亲,她儿子的下落。

    “娘娘,三月之期快到了。二皇子……”

    宁洛歌虽然不想要提起,却也不愿意回避,这件事是她承诺会为莲妃做的,既然承诺了,那便不能够逃避,即使是没有做到,她看着莲妃的表情,果然在说到赫连子谦的时候,莲妃表情一窒,宁洛歌一咬牙,jì xù 说道,“二皇子他现在不方便见你,等时机成熟了,我会安排你们母子相见。”

    莲妃惊讶地看着宁洛歌,眼中蓄满了泪水,完全说不出话来,她没想到宁洛歌竟然真地能找到儿子,这些日子,宁洛歌因为受伤一直将养在床上,她不忍催促她去找儿子,本以为这件事情没有希望了,没想到竟然找到了!

    莲妃喜极而泣,眼泪吧嗒吧嗒地像珠子一样落下来,她眼中燃着耀眼的希望的光芒,抓着宁洛歌的手不自觉地用力,她哆嗦着唇瓣,有些小心地问,“你说的是真的么?”

    宁洛歌坚定地点了点头,拍了拍莲妃的手背,“为了你们两人的安全,现在还不是相认的时候。要辛苦娘娘您再多等yī zhèn 子了。”

    “不辛苦,不辛苦,他还好么?身体康健么?这些年有没有受苦?他恨我么?”莲妃一边略微急促地问道,一边眼泪还在无知觉地掉着,眼中掩饰不掉的关心和jī dòng ,竟让宁洛歌比没说出真想来还要伤心。

    她忙不迭地点头,让莲妃放心,“娘娘放心,他一切都好。他也挂念娘娘,让我向娘娘问好。”

    宁洛歌又安抚了莲妃一会,看天色越来越晚,便起身告辞,huí qù 的路上想起今天自己擅自告诉莲妃已经找到二皇子,晚上huí qù 二哥,倒是不知道怎么和他说zhè gè 事情。

    然而,因为晚上发生的事情,让她没来得及去告诉赫连子谦这件事情,以至于发生了后来那让宁洛歌如今想来还心惊肉跳的一幕。

    宁洛歌率先回到了宁宅,刚到了大厅,姜华便拿着一封书信跟了上来。

    “公子,刚才太子府里来人了,说是要把这封信交给公子。”姜华木木地道。

    宁洛歌结果信笺,打开快速浏览了一遍,把信扔在了桌子上,转身斜斜地靠在椅子上,冷哼了一声,“这太子也真是有趣,府上谋士恁地多,偏偏要事事问我,真不知道要说他是良善单纯,还是愚蠢软弱,竟然把这样一份名单都交给我,若我是赫连子煜或者赫连子逸的人,那他岂不是输得裤子都丢了?”

    “是míng rì 九华会的出席者名单么?”姜华道。

    “不是,是忠于太子的人员名单,我倒是没想到,他竟然肯信任我到如此地步,连这么机密的名单也会给我。”

    “哦?太子竟然会这么做?实在是太冒险了。”

    宁洛歌冷哼了一声,抬起眉毛看着姜华,“你当太子真的如表面那般软弱无能么?他固然是重情义,但若是没有脑子,还能走到今日的地步?赫连子煜的手段你早就见识过了,能让他视为劲敌的人,会是泥捏的么?咱们这位太子,这一步走得不但不冒险,反而万分稳妥。你想想看,如果是你,虽然看到了这份名单,但是我可会泄露出去?”

    姜华摇了摇头,“不会。不但不会,我反而还会为太子能这么信任我而对他死心塌地,肝脑涂地。”

    “这jiù shì 了,太子与我接触了几次,对我的了解虽然谈不上shēn kè ,但也明白了我是个什么性子的人,此事放在我身上,我也不会说出去。但我也不会死心塌地地效忠,可太子对我的这份信任,却是丝毫不需要怀疑。太子殿下,这是在向我示好呢。”

    “若是这样,那太子恐怕也是个厉害的角色啊。”

    宁洛歌点了点头,叹了口气,似乎在思考什么事情,半晌之后,她jì xù 道,“太子信上还拜托我趁着这几天的盛会,把几个人shōu rù 麾下,纳入羽翼。为首的zhè gè 叫什么刘凌?刘凌,你知道是谁么?”

    “这位刘公子进来在帝都颇为有名气,听说刚一进城,就智斗官府,破了一桩冤案,而且文采出众,因其出身贫寒,在bǎi xìng 之中呼声甚高,只是前日因为得罪了皇上,而被皇上下令从科举中除了名。”姜华口气平淡,娓娓道来。

    “得罪皇上?他做了什么?”宁洛歌眼中升起了一抹兴味,慵懒地问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