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皓自从上次跟凤九歌起了冲突而被jiāo xùn 了之后,人倒是变得老实了不少,最重要的是,现在南之国可以说是龙傲苍的地盘,他失去了南宫冥zhè gè 大靠山,怎么也得收敛一点。

    今日看到凤九歌展示如此特殊的技能,大家已不敢再小看凤九歌。

    “你们是要开始上课了么?”慕容莹的声音突然响起。

    龙傲苍的眉头明显跳动了两下,表情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凤九歌拨着手中用来练习布阵法的人偶,眼都没抬一下。

    众学员都给慕容莹行了个简单的礼,毕竟人家是公主,身份还是珍贵的。

    只有凤九歌,完全无视慕容莹的存在,只顾在那问秦若浩一些关于布阵方面的问题。

    秦若浩是玄冥大陆的人,是北之国最珍贵的客人,所以他并不需要注重这里的礼节。

    “凤九歌!你这什么态度?我好歹也是公主,你居然连个礼都未行,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慕容莹上前,伸出手就想甩下去。

    龙傲苍向前一步,抓住慕容莹的手腕,怒吼道:“你闹够了没有?这是训练场,给我滚回府去!”

    大家都被龙傲苍的怒吼惊到,包括凤九歌,她缓缓的抬起眼,看向龙傲苍与慕容莹的眼神有些不屑。

    “你……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骂我?你是我的驸马啊!”慕容莹眼泪夺眶而出,委屈的看着龙傲苍。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慕容莹挣开被龙傲苍抓着的手。

    “你们俩用得着在这唱双簧吗?这是训练场,不是你们夫妻打情骂俏的地方!”凤九歌冷冷的睨了龙傲苍一眼,龙傲苍浑身一震,这眼神,竟是这么决绝,不,应该是绝望!

    凤九歌又转身对秦若浩道:“若浩老师,今日九歌没心情再呆下去,不知日后能否单独请教你呢?”

    秦若浩呆了一瞬,然后回过神,尴尬的笑笑,“当……当然可以了,随时欢迎你来找我!”

    凤九歌嫣然一笑,“那么九歌先行告辞了!”

    凤九歌头也不回,她只觉得双腿软的就快没有lì qì ,眼前是模糊一片,几乎快看不见了,接着脸上似乎有湿热的东西流下,伸手一抹,原来是眼泪,她竟然哭了。

    凤九歌觉得身体在摇晃,接着,整个身体已腾空而起,自己则已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眼前出现的竟是银发飘飘,说自己是夜凌霄的男人,凤九歌已没有多余的lì qì 去挣扎,顺势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

    龙傲苍强忍住怒气,双拳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秦若浩有那么一瞬间的失落,心像被乌云蒙起一样……梦之分隔线……

    是夜,树林中,四处散发着浓烈的火药味。

    银发男斜靠在树上,表情懒散。

    对面的男子满脸怒气,眼中仿佛喷出火来,此人正是龙傲苍。

    “你破坏了规矩!”

    银发男嘴角勾起,“既然你已放弃她了,我对她如何,你不应该管这么多!更何况现在你已是公主的驸马,你们再无可能!”

    龙傲苍上前揪住他的衣襟,“你别跟我fèi huà !你若是敢碰她,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呵~其实你这么在乎她,为何不告诉她实情?你们俩相互折磨,很好玩么?”银发将龙傲苍的手掰开,又整理了下发皱的衣服。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有些事你一个人承担不了,若你再jì xù 瞒下去,她会受更大的伤害,别到了挽回不了的地步才知道后悔!”

    银发男扔下一脸愕然的龙傲苍lí qù 。

    自小jiù shì 龙傲苍的影子,他从未奢求过见光,这次被龙傲苍叫出来帮他,龙傲苍的痛苦他全看在眼里,他要怎么说,怎么做,才能让他不jì xù 折磨自己,折磨凤九歌。

    龙傲苍在林子里呆了很久,是因为他不够强,才会被人威胁,是因为他还没有能力保护凤九歌,才会gù yì 去伤她的心。

    手中的御龙剑发出微弱的光芒,龙傲苍手指轻轻一点,御龙剑出鞘,在空中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御龙剑只有在碰到倚凤刀时,才能发挥出它的潜能,才能天下无敌!

    他要积聚实力,他要称霸天下,他要威胁他的人都付出代价!!

    时间似乎过的很快,离争夺战的日期只有一天了,凤九歌最近一直闭关练功,她一定要赢,司徒铭已派人传来了书信,若是她在这争夺战之中输了,那么凤天赐与凤天祁将会丧命。

    信中附着的是他们两人的贴身玉佩,那个是凤家子孙每个人都有的玉佩。

    凤九歌若不是心性高,早就被刺激的走火入魔了。

    今日的凤九歌今日穿着龙傲苍的黄金铠甲,尽管她不想再与他有任何纠缠,但是她要赢,就必须靠这战甲。

    míng rì 便是大战之期,凤九歌独自一人来到北之国边界的黑森林里练功,吸取天地灵气,或许可以bāng zhù 她破阶。

    黑森林里到处布满了阴森的气息,凤九歌却未感到丝毫的害怕。

    她只想找一处安静之处,来突破zhè gè 瓶颈期。

    她来到一处山泉处,这里的环境是甚好的。

    ‘咕、咕’yī zhèn 阵奇怪的叫声传入凤九歌的耳朵。

    凤九歌应声寻去,却见一只奇怪的雪白色动物正痛苦的躺在岩石上,腿上正有一个伤口,往外流着黑色的血。

    头似狐狸,身体似貂,背上竟还有一对小小的翅膀。

    眼睛是碧绿色的,凤九歌绞尽脑汁都无法想起这是个什么种类的动物。

    ‘咕、咕’那只动物依旧痛苦的叫着,眼睛似是幽怨的看着凤九歌,仿佛在说:“你怎么光看,jiù shì 不救我?”

    凤九歌移了jiǎo bù ,走到它面前,“小东西,你中毒了!”

    “你才发现吗?”一个清脆入孩童的声音响起。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