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一惊,看着四周,并未发现有人在。

    “你看什么?还不帮我解毒?小小疼死了!”

    这回凤九歌算是听清楚了,说话的正是眼前zhè gè 奇怪的动物,它还自称自己为小小。

    “你会说人话?”凤九歌很是惊讶,来到这世界,奇怪的事遇到不少,遇到动物说话还是第一次。

    “我不会说人话,是你听得懂灵兽的语言!”小小的眼珠子转了一下,想抬起头,又疼的趴了下去。

    “灵兽?你是灵兽?那我是误入了灵兽的地界了?”凤九歌没想到自己误打误撞的跑进黑森林了。

    “你话好多,你先帮我解毒行不行?”小小有些不耐烦,人类怎么都那么唧唧歪歪的。

    “呵!你这小家伙态度可真够差的,这是你求人帮忙的态度么?”凤九歌干脆站起身,双手环胸,误入黑森林,若能将这灵兽驯服,那她明天的胜算又多了一分。

    “你到底救不救?”小小不肯服软。

    “那就看你的态度让我满不满意了!我看你身上中的那毒,若今天晚前还解不了的话,你就一命呜呼咯!”凤九歌gù yì 把事情说的严重些。

    “你!好吧,麻烦你帮我解下毒!”小小弱弱的飘来一句。

    凤九歌没回答,只是转过身,向前走了一步。

    小小急了,忙叫住她:“姐姐!麻烦你帮我解下毒,我一定会报答你的!”

    “唉~我不知能不能相信你呢~”凤九歌又往前走了一步。

    “主人,若你帮我解了毒,小小就跟着你了,我们灵兽是从不说谎的,也是不能说谎的!”小小一急,牵扯了伤口,血又流出来好多。

    “行了,你别动,你再动的话就没命了!”凤九歌心一软,忙跑去按住它的伤口。

    小小咬着牙,不让自己出声。

    凤九歌拿出银针,后又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小小是什么动物,有银针也没用。

    凤九歌蹲在地上,拨开小小伤口周围的毛,嘴凑上了伤口,她竟然用嘴,一点一点的将小小伤口上的毒给吸了出来。

    小小看到凤九歌这么尽心的救自己,碧绿的眼睛竟转成了黑色,然后两滴眼泪滴落下来,滚落在凤九歌的脚边。

    小小落下的眼泪竟变成了两颗丹药。

    凤九歌帮小小整理好伤口,从自己的衣服上撕下一根布条,帮它包扎好,才用泉水漱了口。

    小小感觉身子好了点,跳下了岩石,两只前爪捧起地上的丹药给凤九歌,“主人,这是精品丹药,若你处在即将破阶的瓶颈期,zhè gè 能够帮你破阶!”

    凤九歌又惊又喜,想不到她无意之间救了小小,竟然有这么大的收获。

    “但是你要记住,zhè gè 半年内只能吃一颗,若吃多了,那么你将会前功尽弃!”小小眨巴着眼睛,跳进凤九歌的怀里,寻了个舒服的wèi zhì 躺下。

    “小小,你是什么级别的灵兽?”凤九歌想着这灵兽应该也是有级别的,小小的级别应该不会低的。

    “我是四级灵兽,灵兽级别分为十级,一级为最高,十级乃最低,主人,你救了我,我要送件礼物给你!你现在往前走,那边有个shān dòng ,那里有件东西,是我八百年来一直守护的东西!”小小给凤九歌指路,盼了那么多年,它终于等到了,它可以出黑森林了!

    凤九歌按照小小的指示来到前面已个隐秘的shān dòng 里,这shān dòng 到处是阴森一片,小小的眼睛又变成了翠绿色,倒像一盏指路明灯,将前面的路照的清清楚楚。

    在shān dòng 的最里边,有一个剑冢,上面有个石碑,刻着御龙剑与倚凤刀的字样,还有图腾。

    凤九歌上前一看,只见石碑上有行小字,写着:“御龙倚凤,二者合一,天下无敌!”

    而石碑的后面竟立着一把发着微弱光亮的刀,上面的刻着黑色的字样,‘倚凤刀’

    凤九歌喜出望外,原来江湖传说的倚凤刀就在这shān dòng 里面。

    这是上天在帮她吗?让她得到了小小,又得到了这倚凤刀!

    凤九歌手握住刀把,轻轻一拔,倚凤刀霎时间腾起,空中一片金色的刀芒闪过,发出耀眼的光芒。

    “主人,你果然是这倚凤刀的主人!当初慕容信在这取走了金色铠甲,我就在等那个穿上铠甲人的到来,我终于等到了!”小小的的表情甚是可爱,在凤九歌怀里蹭了蹭。

    “慕容信?你说我身上的铠甲是慕容信从你这取走的?”凤九歌似乎想到了什么。

    “对,我的伤jiù shì 他造成的,主人,你要小心慕容信,他阴险狡诈,心怀不轨,这黄金铠甲是怎么到你手上的我不知道,我只怕这里会有什么阴谋!”小小算是对凤九歌掏心掏肺了。

    “那他是否知道御龙剑在谁的手里?”凤九歌上次在南国曾看到龙傲苍使过御龙剑。

    “对,这御龙倚凤都是认定主人的,别人根本无法驾驭,若主人取走了这两样东西,这石碑上会显示出主人的名字!”小小从凤九歌怀里跳下,转到石碑后。

    凤九歌跟着小小,往石碑后面看去,果然在右下角写着龙傲苍,还有刚刚显示出的凤九歌的名字。

    难道慕容信是想借这黄金铠甲来找出倚凤刀的主人?那么她凤九歌那次在大殿之上穿着黄金铠甲,岂不已经让慕容信知道她jiù shì 倚凤刀的主人了?

    慕容信的目的究竟是什么?难道龙傲苍与慕容莹的婚事是慕容信的计划之一?

    凤九歌想到这,再也忍不住,抱着小小就跑了出去,她要弄清楚这一切,她要去问龙傲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