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知道自己现在的能力的确不是司徒铭的对手,似乎这一年以来,司徒铭的武学修为又进阶了。

    “司徒铭,你究竟想做什么?我不会答应你的!”

    “答不答应可不是你能决定的,凤天赐和凤天祁还在皇宫享福呢,我想你也迫不及待想要huí qù 与他们团聚吧?”

    司徒铭阴狠的眼神让凤九歌十分不舒服,家人是凤九歌的软肋。

    “司徒铭!你好卑鄙!”凤九歌咬着牙,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九歌,你结论别下太早,说不定以后你会感谢我,让你成为皇天大陆唯一王者身边的女人!”司徒铭透在凤九歌的耳边,两人看上去甚是亲密。

    慕容信与蓝祁甩袖lí qù ,论年纪,他们比司徒铭大,但是论武力,他们却是不相上下。

    为了大哥和二哥,凤九歌不得不暂时偃旗息鼓,假意答应司徒铭,跟他一起回西之国。

    凤九歌为凤老爷子找了辆马车,让冬竹照顾他。

    凤天行已经回西之国有yī zhèn 子了,可是还没有传来任何消息,凤九歌越来越dān xīn ,怕连他也出事了。

    一路上凤九歌都未和司徒铭说过一句话,也没跟他接触,两人一人一辆马车,司徒铭倒也怪了,这一路上也没再去烦凤九歌。

    离西之国越来越近,凤九歌却有种不祥的预感,压的她的心快承受不住了。

    而在此时,贾非却跌跌撞撞的拦住凤九歌的马车。

    “小姐!不好了!”

    凤九歌忙跃身下车,急切的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小姐,老爷子他,他……”贾非急的根本说不话来。

    凤九歌推开贾非,奔向凤阳清的马车。

    掀开车帘,只见马车里躺着的并不是凤阳清,而是一个陌生面孔。

    冬竹手上拿着一张看似面具的东西,正瑟瑟发抖。

    “冬竹!怎么回事?这人是谁?为什么穿着爷爷的衣服?”凤九歌不敢相信,眼见着就到家了,为什么又出了这档子事。

    “小姐,冬竹想为老爷子擦身子,擦到脖子时,却不小心把zhè gè 给撕下来了!”冬竹将手中的人、皮、面具递给凤九歌。

    凤九歌拽紧面具,愤恨道:“定是君莫贤使的诈,其实他根本就没抓到爷爷,不过找了个替死鬼罢了!”可是爷爷究竟在哪?他们huí qù 客栈收拾东西时也没见他。

    凤九歌看着那阴气沉沉的西之国城门,刚才那不祥的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小小蹦到凤九歌肩头上,凑着她耳朵说了几句。(小小真是多此一举,别人又听不懂你的话,需要咬耳朵吗?)

    凤九歌脸色骤变,扔下面具,跨上她的小红马,向城内奔去。

    “追风战队,立马跟我进城!”

    司徒铭本一路上都在闭目养神,他在计划与凤家联姻后,接下来的屯国大志,这时听到外面有动静,便睁开了眼。

    “外面出了什么事?”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内劲,足以上马车外的人听清楚。

    “回国君,凤四小姐她急急忙忙的进城去了,属下不知她为何神色那么慌张。”

    ‘啪’那人话音刚落,司徒铭就给了他一巴掌。

    “跟了本君这么久,还不会说话么?”司徒铭回马车坐好,神情显然有些不悦。

    “国君息怒,属下知错,皇后她已经进了城了!”随从慌忙改口,所谓伴君如伴虎,一点都没错。

    “这城里似乎有些怪异,叫大家zhǔn bèi ,火速qián jìn ,追上皇后!”司徒铭开始不安,难道是他离开太久,城里真的出事了?

    凤九歌一路狂奔,她多希望小小说的不是真的。

    城门口有一群人围着,还时不时的传出笑声。

    凤九歌几乎是跌下小红马的,冬竹扶着她一步一步qián jìn 。

    有些人认识凤九歌的zhǔ dòng 让开了道。

    他们挤进人群,只见中间有一男子蹲坐在地上,头发全部散了下来,上面还沾着菜叶。

    手不停的在地上抓着人家扔给他的馒头,那个样子,活像个大猩猩。

    “二哥!”凤九歌的眼泪夺眶而出,这还是那个玉树凌风的凤天行吗?为什么才几月的时间,他就成了这副mó yàng ?

    凤天行手一滞,抬头看了凤九歌一眼,接着竟‘哇哇哇’的叫着躲进了角落,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凤九歌上前抓住他的手,想让他认出自己,“二哥,我是九歌,我是九歌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会弄成这样?”

    凤天行眼神呆滞,似乎根本听不懂凤九歌的话。

    “难道是司徒铭?”凤九歌眼中yī zhèn 寒光闪过。

    “贾非,扶少爷上马车,我们回府!”

    “原来是凤家小姐凤九歌回来了,听说她为我们西之国争了光,赢了世家决策人之战!”

    “唉~赢了有什么用?凤家都遭灭门了!”

    凤九歌一惊,原本她只是听小小说凤天行出事了,没听说凤家遭灭门啊。

    凤九歌抓住那个行人的衣襟问道:“你说什么?什么凤家遭灭门?给我说清楚!”

    “呃……你……你们凤家在三天前惨遭灭门,连凶手都不知道是谁,而且那凤家老爷子和少爷的尸体还挂在城楼上呢!”行人被凤九歌吓的两腿发软,竟瘫坐在了地上。

    “灭门?为什么?老爷子?难道是说爷爷?”凤九歌几乎是发了疯似的往城楼跑去。

    “爷爷,你不能有事,你千万不能有事!”

    可是事实jiù shì 那么残酷,当凤九歌跑到城楼前时,她再也没有一丝lì qì ,城楼上,凤阳清,凤天赐,凤天祁三人的尸体挂在阳光底下,身体都已经发紫。

    “爷爷!!啊!!!”凤九歌放声痛哭,她有多久没有这样撕心裂肺的哭过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