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战队所有人都几乎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其中几个跃身而起,将他们三人的尸体解下,又有明眼的人拿来白布,将尸体盖住。

    此时司徒铭等人也已经到达了现场,也是一脸惊愕,似乎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凤九歌双拳握起,眼中放出火红色的光芒,全身都冒着杀气。

    小小一惊,凤九歌这么下去,要么连破几阶,要么就直接走火入魔,这太危险了。

    小小想接近凤九歌,提醒她放松,别再那么jī dòng ,谁知刚接触到她的身体,小小就被反弹了出去,。

    此刻的凤九歌谁都接近不了,她就像只愤怒的狮子,随时都会爆发。

    司徒铭根本不肯相信眼前的事,若是凤九歌的家人都出事了,那他的计划不就泡汤了?

    “啊!!!!”凤九歌抬头狂吼,头发尽数散落下来,眼中的光芒越来越红,终于一股红色气流向四周炸开,边上毫无zhǔn bèi 的人被弹出数十米。

    司徒铭顿感不妙,凤九歌竟连破几阶,但恐怕也会留下后遗症。

    像凤九歌这种在短时间内接连几次连破几阶的情况几乎没有出现过,而她的身体也许会因为承受不住来的太快的修为而负荷,那么身体就会出现状况。

    还未等众人fǎn yīng 过来,凤九歌已瞬间移步到司徒铭身边,伸手掐住他的脖子。凤九歌此时的修为竟已超过了司徒铭。

    “是你杀了我爷爷?是你杀了我两个哥哥?我要你陪葬!”凤九歌手中的劲道越来越重,司徒铭单手聚气,拍向凤九歌的肩膀。

    凤九歌向后退了一步,司徒铭干咳了几声,忙解释道:“凤九歌,三天前我跟你一样在赶回西之国的路上,难道我赶来杀了人又赶了huí qù ?就算我速度再快也做不到吧?”

    “哼!杀人何必你自己动手?说,你究竟什么目的?”凤九歌浑身上下都冒着熊熊的怒火。

    “凤九歌!我杀了他们有何用?我目的是要你辅助我得天下,杀了你的家人等于我没了筹码,这种事,你认为我会去做吗?”司徒铭知道现在的凤九歌完全失去了理智,什么都做得出来。

    “你不是说他们被你关在皇宫吗?为何会被人杀了暴尸在此?你别跟我说,这跟你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凤九歌现在的mó yàng ,让追风战队都感到害怕。

    “皇宫?对,究竟是何人有那个本事,竟然能闯进我皇宫的密室,把人带走,却神不知鬼不觉。”司徒铭觉得事情太蹊跷了,他的密室布有精密的机关,一般人根本进不去,就算哪个高手侥幸进去了,也不能全身而退。

    “哼!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你jì xù 掰啊!”此时的凤九歌根本不愿冷静下来去想,她只知道最疼她的爷爷死了,两个哥哥死了,一个哥哥疯了。

    贾非突然想到了什么,但他也不敢靠近凤九歌,只是在离她数米远的地方道:“小姐,为何不见五小姐和老爷?”

    凤九歌一滞,转过头来看着贾非,“五小姐和老爷?他们是谁?”

    众人都瞪大眼睛,不知凤九歌现在是何状况。

    “小姐,老爷是你父亲,五小姐是你妹妹啊!”贾非有些dān xīn 凤九歌,难道是因为悲伤过度?

    “我父亲?妹妹?不对,我的父亲不在这,我也没有妹妹!”凤九歌只记得自己的父亲是玄冥大陆的凤霸。

    小小似乎明白了,它dān xīn 的事还是发生了,凤九歌的身体负荷不了她突飞猛进的武学修为,真气冲击了大脑,使她失去了部分的记忆,恐怕还都是她不愿记得的记忆。

    “凤九歌,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总之本君绝对没有杀你家人!再说,这对本君一点好处都没有!”司徒铭语气坚定,眼神没有丝毫的闪烁。

    凤九歌皱皱眉,心情已平静了很多,也确实,杀了她的家人,对司徒铭没有一点好处,反而还影响他的大计,可究竟是谁跟他们有这么大的仇恨,竟然要杀她全家?

    “我要进皇宫查个清楚!”凤九歌话音刚落,已抬步向前走。

    “贾非,替我将哥哥们和爷爷送回府!”凤九歌又来到凤阳清的尸首边,替凤阳清理了理乱发,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爷爷,九歌一定会找出杀害你的凶手,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凤九歌带着小小跟着司徒铭来到皇宫密室,想从那找出线索。

    奇怪的是,密室外边竟没有一点有人闯进过的痕迹,就连司徒铭亲自设计的天罗地网也没有任何损害过的迹象。

    “此人武功极高,起码是在我之上!”司徒铭奇怪,究竟是谁知道凤天赐与凤天祁被他囚禁于此?而且还能不着痕迹的杀了他们,却没有被人发现身份,简直是神不知鬼不觉。

    当他们走到密室里面时,倒是有打斗过的痕迹,不过估计这场打斗没持续多久,因为凤家两位公子根本不是来人的对手。

    凤九歌与小小正四处查看,想找找有没有凶手遗留下来的东西。

    司徒铭却被yī zhèn 金光闪到了眼睛,转头一看,竟是块金牌。

    司徒铭将金牌捡起,看了一眼后,便藏进了衣袖。

    凤九歌转身,看到司徒铭的表情似乎有些不自然,“怎么?是不是找到什么线索了?”

    “没有,这人是个厉害的角,恐怕没那么容易留下什么蛛丝马迹。”司徒铭huī fù 如初,这金牌竟是那个人的!那个人身上还有他要的东西,所以决不能让凤九歌知道这事是他做的,否则,他的计划之二就泡汤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