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先是从东之国劫走了我爷爷,然后回到西之国来杀人,那这人定是东之国的人,或者是,那人先是去的东之国,然后在我们参加世家决策人争夺战之前,带着我爷爷回到了西之国!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凤九歌越想越觉得事情蹊跷,已经顾不得跟司徒铭算账,直接带着小小奔回府去了。

    “小小,我是不是忘了什么重要的事?”凤九歌总觉得自己心里空空的。

    “主人,你之前升阶升的太快,恐怕是被真气损坏了身子,影响了你的记忆!”小小收起自己的小翅膀,直接躲到了凤九歌的怀里。

    “或许是这样,我只记得自己是赢了争夺战,可是为什么会赢,我却一点yìn xiàng 都没有。”凤九歌努力回忆,可还是记不起来。

    小小没想到凤九歌竟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那么她也忘记龙傲苍了吗?

    “主人,你还记得龙傲苍吗?”

    “龙傲苍?我听说过,好像是东之国龙家的嫡系子孙吧?战师龙白齐的孙子!”凤九歌表情自然,似乎真的不记得龙傲苍了。

    原来小小预想的没错,凤九歌的确把她不愿记起的事情忘记了。

    “小小,你是灵兽,能不能感觉到这事究竟是出自谁的手?”凤九歌想破nǎo dài 都想不起来究竟是谁跟她有这么大的仇恨,要灭她全家。

    “主人,小小是灵兽,但不代表我可以洞悉所有事。”小小又朝她怀里蹭了蹭。

    “照现场看来,zhè gè 人的修为定是在武皇以上,而在这皇天大陆,武皇以上的人屈指可数。北之国国君不可能,东之国国君也不可能,时间上来不及,刚才也排除了司徒铭,难道是他?”凤九歌突然想到了南宫冥,失踪的南宫冥对凤九歌恨之入骨,他定是受了刺激,而且凤亦鸿娶了南宫冥深爱的女人,他想杀他全家也很有可能,可是为何凤亦鸿跟凤萦玉却不知所踪了?

    “主人,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小小见凤九歌陷入了沉思,有些yí huò 。

    凤九歌正想回答,却见贾非骑着马向他们奔来。

    “贾非,何事这么慌张?”凤九歌也停下了jiǎo bù 。

    “小姐,你快回府吧!那个凶手好像在府中留了线索。”贾非下了马,将缰绳递给凤九歌。

    凤九歌会意,腾地而起,跃身上马,才发现他们竟只有一匹马。

    “小姐,你先走,属下一会就到!”贾非说完便想往前走去。

    “贾非,上来吧!走huí qù 要好一会,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凤九歌并不觉得两人共骑一匹马会怎样。

    贾非挠挠头,红着脸,上了马,坐在了凤九歌的背后。

    小小把头整个埋进凤九歌的怀中,这贾非的心思,小小可是看得清清楚楚呢,只有凤九歌才不知。

    回到凤府,尽是洁白一片。

    三具棺木放在祠堂中央,凤阳清的在前面,凤天赐与凤天祁的分别zuǒ yòu 后方。

    在祠堂中间的圆柱上,一把匕首插在上面,还挂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要用你们全家人的命,来祭奠我的巧柔。”

    “果然是南宫冥!他杀了我娘亲和大哥,现在竟然还杀了爷爷他们!我若不把他千刀万剐,我就不叫凤九歌!”

    凤九歌一掌拍向手边的桌子,桌子瞬间变得粉碎。

    “贾非!有没有查到君莫笑和南宫蕊的下落?”凤九歌觉得要找到南宫冥,南宫蕊是关键人物。

    “小姐,完全没消息,他们似乎从这里消失了一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jiù shì 他们是在老爷子出事的第二天才消失的!”贾非将探听来的消息一一告知。

    “他们为何会突然消失?这事有蹊跷,贾非,你去召集追风战队的xiōng dì ,给我放出风去,就说我凤九歌抓了南宫蕊,带去了玄冥大陆!”南宫冥绝不会是单独行动,虽然当初龙傲苍突袭南之国,攻下了整个国家,但是拥护南宫冥的人依然很多,恐怕势力还不小。

    凤九歌想到这,突然头痛欲裂起来,龙傲苍攻下南国的事情,她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明明跟他不认识不是码?

    小小发现了凤九歌的异样,知道她身体内的真气可能正在四处乱窜。

    “怎么回事?我明明不认识龙傲苍,为何脑中会无故出现他的身影?南之国一战,不是在我们跟南宫冥发生冲突以后吗?怎么现在出现的影像竟是龙傲苍救了我?”

    凤九歌双手抱着头,那个穿着金色的战甲,披着火红色披风,手持御龙剑的男人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小姐,你没事吧?”贾非有些dān xīn 凤九歌的状况,怎么她竟然连自己喜欢的人都不记得了?

    “小姐,你怎么会不认识龙傲苍呢?他不是还送了你黄金铠甲吗?还有在世家决策人争夺战上,他gù yì 输给了你,你用倚凤刀刺伤了他!”贾非差点就直接说凤九歌深爱着龙傲苍了。

    “什么?他gù yì 输给了我?我伤了他?为什么我一点yìn xiàng 都没有?”凤九歌使劲甩了甩头,jiù shì 想不出。

    “主人,我看你的情况比较严重,还是请人来看看吧!”小小觉得凤九歌可能比它想象中的情况还要糟。

    “对啊小姐,回春大夫正好在咱们西之国呢!属下请他来给你瞧瞧!”贾非也是在去找凤九歌的路上瞧见医界圣手陆回春的,那陆回春的医术仅次于神医韩如影,听说也是个相当年轻的俊俏公子。

    贾非与那陆回春也算是有数面之缘了,那陆回春为人和善,但脾气却很古怪,不是所有的病人他都愿意看的。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