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非亲自去请的陆回春,陆回春与那贾非之间也算有点渊源,说实在的,贾非也算是陆回春的‘jiù mìng 恩人’了。

    (其实那陆回春怕蛇,有一回在林中采药,被一条蛇缠住,路过的贾非将蛇砍死了,从此陆回春便认定贾非是他的jiù mìng 恩人)

    那陆回春生得一副大众脸,没啥特别,乍一看的话,很难让人记住,而且身材异常的矮小,传说他已是二十四岁的年纪,可看那身材顶多十二三岁。可是人家jiù shì 有本事,人人都对他礼让三分。

    当他看到凤九歌时,竟没像其他男人一样,被凤九歌的容貌所震惊,依旧是事不关己的样子。

    “小姐,这jiù shì 回春大夫,他医术很高明,定能瞧出你身体的异样!”贾非热情的介绍,可是那陆回春却依然没表情。

    凤九歌勾起嘴角,这陆回春还真真是个有趣的人。

    “这位姑娘,你笑什么?”陆回春见凤九歌不怒反笑,顿觉奇怪,若换了别人,见到他如此态度,定会不悦。

    “我只是在笑你幼稚,你想用你lěng mò 的态度来考验你的病人,可惜,我不是个傻乎乎的病人,你骨子里还真是小孩心性!不,应该说,你还年轻,还没完全脱离小孩的本性!”凤九歌声音温和,她倒喜欢这样调皮的陆回春。

    陆回春被凤九歌一说,竟脸一红,然后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的竟是一张稚嫩的脸蛋,还没发育完全。

    “姐姐果然好眼力,我行走江湖这么久,还没被人识穿过呢,今日姐姐看我第一眼便已知道我真实面貌,真是奇人呢!”陆回春还原原本的声音,竟还是稚嫩的童声。

    贾非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陆回春,不敢相信这是江湖上传的回春圣手。

    凤九歌的笑容更浓了,伸出手道:“那么麻烦你了?”

    “能为姐姐把脉,是回春的福气!”陆回春在凤九歌边上坐下,手搭上她的手腕。

    陆回春皱皱眉道:“姐姐,你中毒了?!!”

    “什么?中毒?”贾非jī dòng 的抓住陆回春的手臂。

    小小也是一惊,在桌上上蹿下跳的。

    还是凤九歌最为淡定,因为她知道自己根本没中毒,她前世可是制毒解毒的高手,怎会连自己中没中毒都不知呢?

    “回春,你别吓他们,正经些!”

    陆回春的手臂被贾非抓的生疼,“你们何必这么jī dòng ?我还没说完呢!姐姐中的是情毒!”

    “什么?情毒?”这回该轮到凤九歌惊讶了,反倒小小与贾非淡定了,因为他们都了解情况。

    “姐姐,你特殊的体质让你能在外界环境的刺激下连续破阶,但这同时也会损害你的身体,譬如,你的头部可能有块散不开的淤血,所以导致你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比如你喜欢的人或者是你讨厌的人,但是你又记得一些,你会受这些事的折磨,会出现头晕,头痛的现象!”

    陆回春将凤九歌的病情详细的解释给他们听,凤九歌觉得奇怪,她喜欢的不是夜凌霄吗?她并没有忘记他啊,她还要去玄天大陆找他。

    “回春,你是不是搞错了?我并没有忘记自己喜欢的人啊!”

    “什么?主人,原来你没有忘记龙傲苍?你不是说不认识他吗?”小小jī dòng 的跳进凤九歌的怀里。

    “小小,你又在胡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龙傲苍了?我跟他又没有很熟。”凤九歌越来越yí huò ,头又开始疼了……梦之分隔线……

    一间全是竹子搭成的屋内,龙傲苍正双手捧着头,痛苦的大叫。

    “九歌!九歌!”

    韩如影手持金针,手一抬,一根金针已刺入龙傲苍的头。

    龙傲苍似乎平静了些,可口中依旧喊着:“九歌,九歌。”

    韩如影眉头一皱,为何金针开始失效了?他的意志更坚定了吗?还是他好不容易被封的记忆又回来了?

    不,他不能让他记起,他要将龙傲苍有关凤九歌的记忆全部抹去,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龙傲苍只属于他韩如影!

    自小生得一副丑颜的韩如影,只有龙傲苍愿意与他一起玩,一起习武,龙傲苍是他唯一的朋友,也是最好的朋友。

    那个凤九歌抢走了龙傲苍,从此龙傲苍在乎的不再只是他韩如影,而是凤九歌!

    他绝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

    韩如影又将一根金针刺入龙傲苍的头部,龙傲苍软软的倒下,眼睛慢慢闭上,在昏迷的前一刻,他依旧叫着凤九歌的名字……梦之分隔线……

    陆回春拿了颗药丸给凤九歌服下,说是可以缓解她的头痛。

    谁也没再提起龙傲苍的事,现在的凤九歌或许更开心些。

    可谁也不会知道凤九歌慢慢浮起的记忆正要吞噬她整个大脑。

    最为shēn kè 的jiù shì 她抓花千骨时被下了媚药,那个抱着她在水中解毒的男人,她记起来了,他是龙傲苍!

    可以说龙傲苍是个真正的君子,在那种情况下,凤九歌完全是投怀送抱的状态,可他依旧没有趁人之危。

    紧接着出现在凤九歌眼前的是龙傲苍被她一剑刺入胸口的画面。

    凤九歌现在脑中只有些破碎的片段,她无法将它们拼接在一起,可是她知道,她爱龙傲苍,因为每次脑中出现他的身影时,自己的心都好痛,痛的她几乎无法呼吸。

    凤家的丧礼办的异常隆重,司徒铭亲自来悼念,失去凤家,他等于失去了左膀右臂。

    凤九歌披麻戴孝,眼睛干涩,此时的她,满腔的仇恨。

    就在棺木刚抬出凤家门口时,一个人挡在棺木前面,阻止他们qián jìn 的jiǎo bù 。

    “凤九歌,你没资格披麻戴孝!”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