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慢慢抬起头,只见凤萦玉双手插着腰,站在前面,怒视着凤九歌。

    “你是谁?为何阻挡我们送丧的队伍?”凤九歌是不记得凤萦玉的。

    凤萦玉倒是吃了一惊,她想过凤九歌会与她jì xù 斗,可没想到凤九歌直接给她装不认识。

    “凤九歌,才短短一年就把我给忘了?唉~也难怪,你又不是我们凤家的子孙,又怎会认识我凤家的人呢?”

    凤九歌微蹙眉,转头看向贾非。

    贾非会意,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凤九歌点点头,她知道自己片段式失忆的事,所以她现在只能靠人提醒说明,她才能知道眼前的究竟是不是凤家的人。

    “凤萦玉,是不是凤家的子孙可轮不到你来说话!”凤九歌现在毕竟已是战圣,只需一步,她就将跨入战神的境界,但是现在她的状况根本不适合破阶,否则很可能就会走火入魔。

    “哼!凤九歌,你别再装了,我什么都知道了,你根本不是爹和大娘生的,你是个野种!一个没人要的野种!”凤萦玉是不知道凤九歌现在有多厉害吗?难道她不知道后果是什么吗?

    “凤萦玉!你最好现在给我打住!否则我不介意这里多一具棺木!不过,也得有人愿意抬你那具棺木才行!”意思jiù shì ,就算你死了,也没人愿意给你收尸。

    “你!凤九歌,你真不知廉耻,你快把凤家嫡系子孙的金牌给我交出来,这是我们凤家的东西!”凤萦玉依然不肯罢休。

    当初她看到君莫笑带了个女人回来,又说那南宫蕊才是真正的凤家四小姐,她可是幸灾乐祸了好久,因为她以为君莫笑不再迷恋凤九歌,她便有机会了。

    谁知君莫笑的眼中除了南宫蕊还是南宫蕊,根本没有瞧过她一眼。

    她恨,为何不管是真的凤九歌还是假的凤九歌,都要抢走她深爱的男人?

    “凤萦玉,我再警告你一次,你别挑战我的耐性!这金牌是爷爷亲手交给我的,我答应过爷爷,不会让它离开我身边,你休想得到!”凤九歌不想爷爷躺在棺木里还不得安生。

    “哼!那个老家伙从小就偏心于你!就算知道你不是凤家亲生的,还执意将金牌给你,他死了活该!”凤萦玉简直在玩火自焚,在她话未说完之际,凤九歌已在她面前,掐住了她的脖子。

    “凤萦玉,你是找死!”凤九歌不禁加重了手上的力道。

    凤萦玉闭上眼睛,语气有些凄凉,“凤九歌,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

    凤九歌觉得奇怪,听贾非说,这凤萦玉一向最怕死的,为何现在是一副求死的心态?

    凤九歌松开了手,yí huò 道:“凤萦玉,发生什么事了?为何跑来叫我杀了你?”

    凤萦玉见凤九歌识破了她,不免有些心虚,可嘴上依旧不肯认输。

    “我jiù shì 看你碍眼,我就讨厌你,怎么了?”

    凤九歌从上往下打量凤萦玉,却见她双/腿/之间不停的有红色液体流下。

    而且凤萦玉的腿还有些微微发抖,脸色也不好看,嘴唇还有些泛紫。

    “冬竹,扶五小姐回房间,让回春给她瞧瞧!”凤九歌知道那代表什么,凤萦玉虽嚣张跋扈,但注重清白,绝不会未婚先孕,那么她就不可能是小产,那唯一的可能,jiù shì 她被人不停的蹂躏,搞垮了身子。

    冬竹是个懂事的丫头,从来都是主人有命,她从命。

    凤萦玉的双眼噙满了泪水,不解的看着凤九歌。

    凤九歌竟朝她扯出一抹微笑,“一切等我送丧回来再说,我与你虽感情不怎么样,但至少我们是一家人,你受了委屈,姐姐一定帮你讨回公道,谁都别想欺负我们凤家的人!”

    贾非没想到凤九歌竟能冰释前嫌,她和凤萦玉不是水火不容的吗?

    凤萦玉眼中的倔强终于化成了柔水,眼泪不停的流下,跟着冬竹进了屋。

    当凤阳清他们的棺木埋入地下时,凤九歌却没再掉一滴眼泪,因为她的泪水已尽数化为仇恨。

    凤九歌这厢忙着办丧礼,却没发现其他两国已经蠢蠢欲动,dǎ suàn 联起手来除掉凤九歌。

    几百万大军压境,而那司徒铭表面不动声色,暗地里却已与他们勾结,dǎ suàn 里应外合,将凤九歌置于死地。

    凤萦玉虽听了凤九歌的话,回了凤府,但是却不肯让陆回春瞧病。

    凤九歌支开众人,这才对凤萦玉道:“你是不是被人强、暴了?”

    凤萦玉再次吃惊的看着凤九歌,但是没回答,只是不停的掉眼泪。

    “凤萦玉,你若不说,我怎么替你报仇?”凤九歌有些愠怒,虽知道这古代的人保守,这种事的确很难启齿,可她偏偏是个急性子的人。

    “我也不知道是谁,那天我在家里zhǔn bèi 出去,却突然有人进来把家里的人都杀了,不管是管家还是家丁丫鬟,一个都不剩,那人的武功好高,我打不过他,他还把我掳走,jīng guò 城楼的时候,我看到大哥二哥,还有爷爷的尸首被挂在城墙上面,我好害怕,我不停的踢打着抓我的人,可是他jiù shì 不放过我!”凤萦玉有些失控,双手不停的扯着头发。

    “后来他把我带到城外的破庙,他扒了我的衣服裤子,他在我身上肆意蹂躏,我觉得自己好脏,全身上下都是他留的痕迹!”

    凤萦玉直接脱了自己的衣服,身上竟青一块紫一块,。

    “他好恶心,一次又一次的占有我,我下身都流血了,他还不停止,他还要jì xù !我不知道昏死过去多少次,每次都在剧痛中醒来,又在剧痛中昏死!他是杀我全家的仇人,他是玷污我清白的坏蛋!”

    凤萦玉摇着头,泪水不停的流下。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