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没想到南宫冥竟然是个这么禽、兽不如的东西,看着凤萦玉,或许是不记得她以前是何样子,所以现在觉得她特别可怜。

    “姐姐,对不起,以前我这么对你,可你现在竟然还愿意替我报仇!”凤萦玉似乎是真心知错了,眼泪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断过。

    “别再多说了,我可受不了那一套,爷爷待我如此好,我又怎会放着凤家不管?”凤九歌最讨厌这种催泪的场面。

    “陆回春医术高明,你现在这身子急需调养,我让他开点药,你要记得按时服用,你要养好身子,亲眼看我杀了那个禽、兽!”

    凤九歌不再多留,贾非已在外边放出暗号,定是有重要事发生。

    贾非确实神色慌张的很,甚至还有些惨白。

    “贾非,出什么事了?”直觉告诉凤九歌,一定是出事了。

    “小姐,东之国,北之国的大军压境,打的旗帜是……是……”贾非吞吞吐吐,jiù shì 说不出口。

    “是要置我于死地是么?”凤九歌早就料到,在她夺冠那天就注定了她会成为众矢之的。

    “小姐,那司徒铭竟然出尔反尔,与他们联手duì fù 你,现在我们可谓是瓮中鳖,凭我们十几个人,再加上小小zhè gè 灵兽,怎么可能敌得过他们几十万大军?”贾非觉得他们这次是必死无疑了。

    “不管结果如何,我们总要一拼,还有,我不喜欢瓮中鳖zhè gè 词,以后别再让我听到!”凤九歌转身进入了书房。

    小小从桌上蹦到凤九歌怀里,“主人,你dǎ suàn 怎么做?”

    “小小,你跟着我,后悔吗?我可能保护不了你,这一战,很难!”小小从跟着她到现在,几乎一直在战斗,在奔波。

    “主人,从你救了小小那天起,小小的命jiù shì 你的,我无怨无悔!”小小伸出舌头,在凤九歌脸上舔了几下。

    凤九歌被逗的咯咯的笑,抓住小小的两只前爪道:“小小,你是公的还是母的?你这样算不算吃我豆腐啊?”

    小小狂冒汗,头上冒着三根黑线,这算不算是冷xiào huà 呢?

    书房里不时的传出笑声,追风战队的成员都站在门外等候,听得里面凤九歌几乎是自言自语,还有那灵兽是不是的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他们都不解凤九歌为难在即,为何还笑的这么开心。

    正当他们yí huò 之时,书房门开了。

    凤九歌带着小小出现在大家眼前,倚凤刀闪着耀眼的光芒。

    “小姐,慕容信已发来了战书!”贾非递上刚才有人送来的信。

    凤九歌看都没看就给扔了,“这算不算是先礼后兵?可惜我凤九歌不吃那一套!xiōng dì 们,你们怕不怕死?”

    “不怕!誓死追随小姐!”追风战队齐声回答,声音铿锵有力,跟了凤九歌这么久,看着凤九歌由一个人人瞧不起的痴女废材摇身变成站在武学巅峰的王者,他们早已对她佩服的五体投地,又怎会畏惧生死?

    “好,我们今天就背水一战,拿出你们的真本事,今天或许是你们最后一场战争!”凤九歌绝对具有王者的霸气……梦之分隔线……

    “慕容国君,你说这凤九歌会不会已经离开西之国了?怎么你的战书发出去这么久了,也不见回呢?”蓝祁摸着衣服上的金色扣子,这凤九歌已解决,他们就少了个对手,还可以得到那倚凤刀。

    “她一定在这里,我的探子都是jīng guò 特殊训练的,绝不会出错,你别急,我打赌,依她那个心性儿,她一定会来!”慕容信倒是平静的很,这倚凤刀他是势在必得,现在龙傲苍被韩如影带走了,没有任何消息,这么多年了,龙傲苍从未显露过他的御龙剑,现在人被救去了玄冥大陆,想得到御龙剑就更难了,所以先把倚凤刀弄到手。

    慕容信现在已是战君境界,离战圣仅一步之遥,只要得到这两把宝剑,他将会成为战神,到时候就能一统皇天大陆,成为最高统治者。

    “这司徒铭可真是个圆滑的人,眼见着这凤九歌不受他控制了,马上调转枪头去duì fù 他,利益呀,真是诱惑人的东西。”

    蓝祁眯着眼睛,看着远处的城门。

    “凤九歌来了!”慕容信见远方有队人马正朝这边移动,为首的女子英姿飒爽,整齐的队伍形成一个方阵,不对,正确的说是鱼鳞阵,zhè gè 阵是把自己最弱的一面交给同伴,这需要多深的信任与团结?

    凤九歌远远就瞧见了慕容信与蓝祁,手臂向上抬起,一道金光闪过,倚凤刀已握在手中。

    蓝祁与慕容信的眼睛几乎兴奋的快凸出来了,传说中的倚凤刀,他们也是第二次才瞧见,它就像块强力磁石,深深的吸引着他们。

    快到达时,凤九歌直接从马上跃起,举起倚凤刀,直向蓝祁与慕容信飞去。

    慕容信与蓝祁同时跃起,两人将真气融到一块,向凤九歌攻去。

    ‘砰’一股光芒在空中炸开,凤九歌稳稳的落在地上。

    “凤九歌,你以为凭你也能赢得我们几十万大军吗?放弃吧,乖乖交出倚凤刀,我们或许还能放你一条生路!”慕容信的眼睛一直盯着倚凤刀,几乎都没离开过。

    “哼!我凤九歌从来不知道认输两字怎么写!想要我的倚凤刀,就先把我撂倒!”凤九歌眼神一凛,语气如冰。

    “凤九歌,如今你是不知道状况是么?就算你现在不认输,一会也会输给我们,我劝你别再做这些无谓的挣扎,乖乖束手就擒,也让你的属下留条小命!你不怕死不要紧,你的属下家中可都有老小呢,他们可不想死!”蓝祁轻蔑的笑笑,现在凤九歌与他们斗,简直jiù shì 以卵击石。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