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天大陆再无四国国君,跟玄冥大陆一样,只有一个王,一个统治者,jiù shì 龙傲苍。

    可惜自那次战争以后,龙傲苍一直闭门不出,终日守在凤九歌床边,等待她醒来。

    蓝世墨dān xīn 龙傲苍的腿,若是再不医治,恐怕就真的废了。

    “苍,你好歹让陆回春瞧瞧你的腿啊?你dǎ suàn 一直这样下去?那九歌醒来,心里会舒服么?”

    龙傲苍抚着凤九歌的脸,脸上是满满的疼惜,他甚至让人将屋子会反射的东西都扔了。

    “苍!你究竟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蓝世墨见龙傲苍一直不理他,顿时来了气。

    “我的腿不要紧,废就废了吧,九歌差点就走火入魔了,身体受的侵害不是一点点,我想守着她,我怕她突然醒来看不到我。”

    龙傲苍声音都有些哽咽,语气坚定。

    “行!那我让陆回春在这给你治行了吧?真不知道这凤九歌哪里好了,值得你这么对她么?你看看自从你恋上她以后,你发生多少事了?还帮她抓什么采、花、大、盗?弄得因为帮她解毒,自己倒反而中了寒毒。”蓝世墨还想jì xù 说,却被龙傲苍喝止了。

    “世墨!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九歌半句不是!我愿意为她中毒,我愿意为她死!”

    蓝世墨努努嘴,不再多说,转身出去找了陆回春回来。

    只要一说凤九歌的不是,龙傲苍就会失控,他几乎为了zhè gè 与他大吵过好几次。

    陆回春被蓝世墨带到房间,看着几乎都没动过的龙傲苍,;的摇摇头,虽说他是个孩子,可是毕竟也在这江湖上行走了快两年了,有些事,他还是懂的。

    “龙傲苍,你的腿再不治,就会真的废掉!”陆回春白了他一眼,难道他说的不够清楚吗?凤九歌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他回春圣手可不是盖的,只是凤九歌体力严重透支,所以一时半刻还醒不过来而已。

    “……”龙傲苍居然一句话都不回,连头都没抬。

    “喂!龙傲苍,我跟你说话呢!”陆回春又上前了一步。

    “好吵……”床上的人终于有动静了。

    龙傲苍一喜,“九歌!你醒了?”

    凤九歌缓缓的睁开眼,接着一脸惊恐的看着龙傲苍,直往床里边钻去。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走开!”

    龙傲苍眼神黯淡下来,“九歌,我是龙傲苍,你怎么了?”

    “龙傲苍?我不认识你,你说的九歌,是指我吗?”凤九歌看起来像惊弓之鸟,与平时的她完全不一样。

    “九歌,你到底怎么了?陆回春!你给我好好解释清楚,为何九歌会是这般mó yàng ?”龙傲苍怒斥着陆回春。

    陆回春也是百思不得其解,按说之前凤九歌不过忘记部分记忆,何故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难道是受的内伤太重?或者是慕容信的真气与凤九歌的发生了巨大的冲突,才会导致她这样。

    “姐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回春!”陆回春从未遇到过这种症状,看来只能去请教他师父了。

    “回春?我以前认识你吗?我不知道,我头好痛!我是谁?我究竟是谁?”凤九歌捧着nǎo dài ,很痛苦的样子。

    “九歌,没事,我们慢慢来,觉得头痛就不要想了,你先休息!”龙傲苍想起身安抚,才发现自己的腿根本动不了。

    “龙傲苍,你què dìng 你还是不让我治你的腿么?你这样怎么照顾她?”陆回春拿出药箱,掏出金针,又拿出几颗药丸。

    龙傲苍看看凤九歌,再看看自己的腿,不再执拗,同意医治那两条腿。

    自从凤九歌救了凤萦玉,凤萦玉就变了一个人,每天都来陪凤九歌说话,照顾她的饮食起居,或许对他们姐妹来说,这段回忆是最美的。

    只是谁都没跟凤九歌提起她毁容的事。

    龙傲苍听了凤九歌的话,跟陆回春去治疗他的腿。

    “冬竹,去帮我倒盆水吧,我想洗个脸,今天天气似乎不错,我在床上这么多天了,也该出去走走了!”凤九歌虽说失去了记忆,倒也比以前好相处的多,有点小女人的wèi dào 。

    冬竹见凤九歌zhǔ dòng 想出去走走,只顾着开心了,没想这么多,兴高采烈的跑去倒了水回来。

    之前他们好说歹说,凤九歌jiù shì 不愿意下床,今日难得她开窍了,冬竹自然gāo xìng。

    “小姐,你总算肯下床了,龙公子可是dān xīn 了好久,他人虽在外边疗伤,心可却一直在你这儿呢,冬竹真是羡慕你!”冬竹端来水,dǎ suàn 拧了毛巾给凤九歌擦脸。

    “冬竹,你放着吧,我自己来!”凤九歌上前拿过冬竹手里的毛巾,往水盆那走去。

    “小姐,冬竹习惯伺候你了,你还总喜欢亲力亲为!”冬竹没想太多,或许是被喜悦冲昏了头吧。

    凤九歌来到水盆边,刚想把毛巾放进盆里,“啊!!!”

    ‘砰’脸盆被凤九歌打翻在地,凤九歌捂着自己的脸,情绪jī dòng 。

    冬竹这才想起凤九歌现在毁了容颜,这对一个女子来说是多大的打击,她竟忘了zhè gè 事。

    “小姐,你别这样!”

    “是谁?她是谁?这不是我,这不是我!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丑?为什么我是个丑八怪?你们都是骗子!骗子!”凤九歌jī dòng 的向外边跑去,刚跑到门口,就撞上了一个人的胸膛,来人正是闻声赶来的龙傲苍。

    “九歌,你怎么了?”龙傲苍见凤九歌满脸是泪,似乎还很惊恐的样子,刚才陆回春在给他施针,突然听到凤九歌大叫,他也不顾这是最关键的一次,愣是跑了过来,就怕凤九歌有事。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