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用力推开龙傲苍,边哭边摇头,“骗子!你们都是骗子!我的脸好多疤,好丑,真的好丑,你们不要管我!”

    凤九歌说完,又向外边跑去。

    龙傲苍闪到她面前,膝盖又剧烈的疼了一下,他微蹙眉头,紧紧抱住了凤九歌。

    “九歌,别在乎自己的容貌,我从来都没在乎过你的容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依然是我的九歌!”

    凤九歌挣扎着大叫:“不,我不认识你!我不要你关心,你走开,走开!我这副鬼样子,怎么见人?怎么见人!”

    龙傲苍的手僵在半空中,凤九歌挣开了他的怀抱,跑进房间,躲了起来。

    陆回春快被龙傲苍气死了,最后一次施针是最关键的,没想到他中途又跑了,这样很可能会影响治疗。

    “龙傲苍,你是gù yì 跟我作对吧?”陆回春双手环胸,对龙傲苍很不满。

    “陆回春,九歌的脸究竟怎样才能huī fù ?”龙傲苍看见那样无助的凤九歌很是心疼。

    “基本上是没有bàn fǎ 的,除非……”陆回春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你快说!”龙傲苍知道陆回春肯定会有bàn fǎ 。

    “除非能拿到鬼蜮谷的天蚕丝和鬼蜮蜂的蜂蜜,不过这鬼蜮蜂是个邪谷,只有进去的人,从来都没有人出来,所以……”陆回春叹了口气,他也无能为力。

    “鬼蜮谷?我可以去闯!”龙傲苍眼睛清明,他不愿看着九歌痛苦,不愿看着她不开心。

    “龙傲苍!你脑子没坏吧?我都说了,这鬼蜮谷你进去了就可能出不来了,就算你是对姐姐好,也不用娶犯傻呀!”

    陆回春真搞不懂这情情爱爱的,爱她也不能去送死啊。

    “九歌现在zhè gè 样子,她根本接受不了自己毁容的事实,与其让她痛苦,还不如我去拼一下,放心吧,这鬼蜮谷,还困不了我龙傲苍!”

    龙傲苍不再多说,转身便想zhǔn bèi 出发。

    “龙傲苍,你的腿还没完全好,你què dìng 你现在就要走?”路回春叫住了龙傲苍,想进鬼蜮谷,至少先得有身体的本钱。

    “我没时间了,我不想九歌多痛苦一分,这腿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龙傲苍表情有些失落,看着紧闭的房间门,深深的叹了口气。

    “苍!你是疯了还是傻了?你要进鬼蜮谷?这凤九歌是给你灌了什么迷药了?”蓝世墨见龙傲苍要为了凤九歌进鬼蜮谷,简直是气坏了。

    “世墨,注意你的措辞!”龙傲苍冷冷的瞪了蓝世墨一眼。

    “你!你简直是没救了!好,不管你了,你爱怎样就怎样,她都已经忘记你了,不记得你了,你还傻傻的为她付出,别忘了,我们还有任务!现在我们耽搁多少天了?你还说要送如影回玄冥大陆,她的棺材现在还放在灵堂!她可是为我们所有人而死的,你有没有一点良心?你叫如影在九泉之下如何安心?”蓝世墨是彻底生气了,为了凤九歌,他们在路上处处耽搁,现在在zhè gè 小镇,已经耽搁了六天了,虽然如影的尸体有千年寒冰保护,可也经不起jì xù 这样折腾。

    龙傲苍似乎有些动容,他的确是对不起韩如影。

    可是凤九歌,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下的。

    “世墨,等我从鬼蜮谷回来,任由你处置,我希望你明白,我不能丢弃九歌,或许是你还未找到心中那个人,否则,你定会像我一样,无法自拔!”龙傲苍转过身拍了拍蓝世墨的肩膀。

    “世墨,我想拜托你,帮我带九歌去玄冥大陆,陆回春的师父在那,或许可以治好九歌,让她huī fù 记忆,还有jiù shì ,替我好好安葬如影,等我回来的那天,一定亲自去她陵墓前谢罪!”

    蓝世墨从未见过龙傲苍如此低声下气的拜托过一个人,原来凤九歌对他的影响力竟是如此的大。

    “苍,我知道我怎么劝说都没用,万事小心!”

    龙傲苍点点头,唤出了火麒麟。

    陆回春从怀中掏出是三个瓷瓶扔给了龙傲苍,“姐夫!这给你,可能会对你有bāng zhù ,里边有字条,写明了用途,我会让师父医好姐姐,等你回来!”

    龙傲苍扬起唇角,这是他这么多天听到的最动听的一句话,“陆回春,我喜欢zhè gè 称呼!”

    龙傲苍扬起这么多天唯一一个bsp;làn 的笑容,跃上火麒麟,乘风而去。

    九歌,等我回来的那天,我定还你绝世容颜,等我回来的那天,我定会娶你,不管前世今生,你才是我的挚爱!

    凤九歌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但是却不再跟人说话,即使赶路,也是坐在马车里不吭一声。

    凤萦玉见她这副mó yàng ,dān xīn 不已。

    连续赶了五天的路,他们决定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冬竹给凤九歌戴上了面纱,然后扶她下了马车。

    凤九歌四处张望了下,轻声问冬竹:“为何他不见了?”

    “小姐,你说谁不见了?”冬竹一时没fǎn yīng 过来,反问道。

    凤九歌摇摇头,“没事!”

    冬竹转过头,想了想,jì xù 道:“小姐,你说的是龙公子吧?听蓝公子说,龙公子去给你找什么药引,说可以治好你的脸!”

    凤九歌停下了jiǎo bù ,淡淡道:“我这张脸还有何药可以救?他为何这么多管闲事?”

    凤九歌径自往客栈走去。

    冬竹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现在的小姐让她觉得陌生,难道她不知道,龙傲苍是冒着生命危险去给她找药引的吗?为何她的话听起来这么无情?

    凤九歌自己找了张角落的桌子坐下,指甲不停的掐着自己的手臂,她的手臂上已经有很多青青紫紫伤痕。

    “哟~姑娘?一个人来喝茶会不会寂寞啊?不如让爷来陪陪你吧!”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