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哟~姑娘?一个人来喝茶会不会寂寞啊?不如让爷来陪陪你吧!”一个一脸猥、琐的男人贴近了凤九歌。

    凤九歌眉头微蹙,不动声色,手指轻敲桌面。

    那男人一把抓住凤九歌的手,“哟,瞧这小手,真是滑嫩,来,给爷香一个~”

    男人话未说完,嘴已凑了上去。

    凤九歌狠狠的甩开那人的手,“滚!”冷冷的怒吼声,倒让那男人一颤。

    蓝世墨不动声色,他本就对凤九歌没一点好感,现在正好让她吃点苦头。

    “好……hā hā哈……爷我就喜欢你这样的野猫子,来,陪爷喝一杯!”男人的手直接搂上了凤九歌的腰。

    凤九歌转过头,再次吼了一声:“我说叫——你——滚!!!”

    凤九歌愤怒的眼睛瞬间变成了火红色,几乎可以看到里面正熊熊燃烧的烈火。

    “鬼……鬼啊!”男人在见到凤九歌的眼睛之后,竟然大叫一声就往外跑,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蓝世墨不解的朝凤九歌看去,他看的清清楚楚,凤九歌根本没有解下脸上的面纱,不过是和那男人对视了一眼而已,为何那男人会吓成那样?

    况且现在的凤九歌手无缚鸡之力,根本无法用内力将别人用意念逼退。

    蓝世墨觉得事情蹊跷,或许只有等陆回春的师父看到了凤九歌才能解释清楚。

    众人休息完毕,便启程jì xù 赶路,凤九歌站起身往马车边走去,蓝世墨特地站在门口看着她上车,凤九歌在他面前驻足。

    “你今天一直在盯着我看,我这张丑陋的脸庞,值得你留恋么?”凤九歌白了蓝世墨一眼。

    蓝世墨嘴角抽搐,他本意是要看看凤九歌究竟哪里不对劲的好不好?

    蓝世墨刚跨步出去,dǎ suàn 上马,却砰的一下撞到了人,蓝世墨一惊,忙伸手去拉,稳稳的抱住被撞出去的凤萦玉。

    凤萦玉脸一红,低着头,轻声道:“多谢蓝公子!”,说吧,逃似的钻进了马车。

    蓝世墨摇摇头,这姐妹俩都是怪人。

    一行人jì xù qián jìn ,蓝世墨觉得奇怪,这一路上似乎也太平静了,平静的有些不正常,按说全大陆的人都知道御龙剑倚凤刀都已出现,那么肯定会蠢蠢欲动,可是他们赶了那么久的路,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好吧,蓝世墨jiù shì 个没事爱找事的家伙,若不发生点什么事,他是会崩溃的)

    蓝世墨正想着奇怪呢,队伍突然停了下来,是被人拦截了。

    只见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带着一群穿着怪异子,骑着高头大马的手下,挡住了凤九歌他们的去路。

    “你们当着我们的路了!”蓝世墨一脸淡然,瞅着那个老头。

    “哼!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这过,留下买路财!要是没有财,哼哼!休想从这过!”老头自认文才好,说完还不忘抬起头,一脸得意。

    他左后面一个手下在后边提醒,“老大,你好像又漏了一句,不是还有此花为我开吗?”

    老头转过身,狠狠的拍了下他的头,“你个死猴子,老大我爱咋说就咋说!”

    那个叫猴子的男人摸摸nǎo dài ,头点的跟你啄米似的,“是是是,老大威武,老大威武!”

    “我说你们说完了没有?说完了就一边玩去,我们还得赶路呢!”蓝世墨本以为这些人是冲着御龙剑和倚凤刀来的,没想到jiù shì 土匪打劫嘛。

    “哟呵!你小子有能耐啊,在这一带,谁不知道我无名老头的名号,谁不给我面子?赶紧的,孝敬你大爷我,然后大爷就让你过去!”老头用他那瘦不拉几的手从兜里掏出一只鸡腿啃了起来。

    “哼!无名老头?我把你揍成无名氏!”蓝世墨不再跟这人磨叽,抽起马车上的棍子,跃身便朝老头打去。

    无名老头将鸡腿放进兜里,拿起马背上的长柄大刀,向蓝世墨迎去,“你小子,也不等你爷爷吃完,好,爷爷我今日非jiāo xùn 你不可!”

    蓝世墨轻蔑一笑,地痞土匪而已,还想跟他战?

    “世墨,速战速决,别耽误了行程!”银发男坐在马车边提醒。

    “放心,我一招便解决他!”蓝世墨自信满满,一棍子劈了下去。

    唉~有时候太自信的结果jiù shì ——很惨!

    想不到那无名老头是个有本事的人,别说一招了,蓝世墨出了数十招都打不到他。

    而那无名老头只是光躲,根本就没还手。

    这下蓝世墨的面子里子都挂不住了,他堂堂前北之国太子连个土匪都打不过,这传出去,他得多难堪?

    “老头,为何不还手?”蓝世墨有些愠怒,这是耍他玩呢吧?

    “嘿嘿,你小子有两下子,爷爷陪你玩玩!如果你肯拜爷爷我为师,爷爷我就把毕生武学都传授给你!”老头两眼放光,在这一带这么久了,还没见到一个让他满意的徒弟人选,眼前zhè gè 虽然冲动,招式变换也不快,但调教一下,还是有前途的。

    “什么?要我拜你为师?你做梦!”蓝世墨认为老头在侮辱他,一咬牙,扔了棍子,改用佩剑,jì xù 攻击。

    可惜又打了数十回合,蓝世墨根本连老头的头发都没碰到一根。

    “怎样小子?kǎo lǜ kǎo lǜ 爷爷的tí yì ,爷爷我可是不随便收徒的,我那是看得起你!”老头摸过自己的花白胡子,眯着眼睛看着蓝世墨。

    “fèi huà 少说,我今日非打到你不可!”蓝世墨调整气息,zhǔn bèi 再次攻击。

    “你们烦不烦?还要不要赶路了?”声音刚传入蓝世墨与老头的耳朵,只见他们手上的兵器已经不见,两人瞪大眼睛看着抢他们兵器的人。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