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如影已被移至练功房内的供休息的坐塌上,韩如影的脸色已不像没有生命那时候那么苍白,很明显已有了生命迹象。

    蓝世墨摸了摸韩如影的手,虽然还是冰冷的,但很明显已经有了脉搏,而且手已经不再僵硬了。

    蓝世墨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韩如影身上,又把坐塌上的被子毯子都盖在她身上,希望她jìn kuài huī fù 正常体温。

    凤萦玉一路跑到山谷边的温泉边,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往事又一幕一幕的出现在眼前。

    那时候的她很无助,没有人救她,没有人理她,她很想死,所以gù yì 跑去激怒凤九歌,想死在她手上。

    可是凤九歌最后不仅没杀她,还ān wèi 她,听她诉苦,甚至帮她报仇。

    “你没事吧?”银面男站在凤萦玉背后,轻声问道。

    凤萦玉用手背擦掉眼泪,“没事!”

    “蓝世墨说话是难听了点,不过他人还是蛮好的,希望你别怪他口不择言。”银面男也被蓝世墨损过好几回。

    “如果揭人疮疤是口不择言,那么我无话可说!是,我是被人侮辱,被人强、暴,我也觉得我很脏,可是我能怎么样?我也想过去死,可是我姐说的,死能解决问题吗?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没bàn fǎ 改变事实,我的家人死的死,疯的疯,失踪的失踪,若我再一味的寻死,我姐就更伤心了,虽然她现在已经不记得我了,脾气也变得很古怪,可是在我心里,她还是我姐!”

    凤萦玉转过身,看着银面男,“我知道你们都看不起我,因为以前的我很坏,老是找我姐麻烦,甚至视她为眼中钉,还想过让她死,推她下阁楼,反正所有坏事我都做尽了!可是她不计前嫌的照顾我,我很感激,她明知道我们不是亲姐妹,她甚至跟我们凤家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可是她还是愿意照顾我,我承认,我是被她感动了,所以我也想对她好,可是却换来你们的嘲讽!”

    凤萦玉边说边掉泪,又倔强的又手背抹去,;泪水不管她怎么擦,还是不停的掉出来。

    银面男胸口那处被触动了,隐隐的竟心疼起来,原本靠在树上的身体向前一步,抱住了凤萦玉,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头压在自己胸前。

    凤萦玉一愣,想要挣扎。

    银面男加大了手中的力道,凑在凤萦玉耳边道:“放心,以后,我也会保护你,我是花弄影”

    花弄影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从未想过要保护一个女子,可是刚才他看到凤萦玉那倔强的样子,心不由自主的跟着抽动。

    凤萦玉不再挣扎,安静的靠在花弄影的胸前,她想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蓝世墨一直守在韩如影床边,等着她醒来。

    足足一天一夜,韩如影的眼睫毛终于闪动起来,蓝世墨一喜,忙叫冬竹去唤无名老头来。

    韩如影慢慢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便是蓝世墨。

    “如影,你真的醒了!老头果然没骗我,他真的有这本事!”蓝世墨喜出望外,若是龙傲苍知道韩如影活过来了,会gāo xìng成什么样。

    (可惜人家龙傲苍现在在鬼蜮谷,用生命在闯谷拿药引呢)

    “世墨?我还活着?怎么可能?”韩如影声音非常微弱,蓝世墨忙倒了水给她喝。

    韩如影只是抿了一口,然后又道:“不可能啊,我使出伏魔琴最厉害的一招,jiù shì 跟敌人同归于尽,为何我的琴没了,我人却还活着?”

    蓝世墨将水杯放回桌上,忍不住抓着韩如影的手道:“如影,你本来真的已经死了,可是苍的师父救了你,你奇迹般的又活了!这太不可思议了!”

    韩如影皱皱眉,她的确有听说过龙傲苍的师父无名老头,会一种独门秘技,jiù shì 能将已死去的人复活,前提是那人的尸体还保存完好,想不到这都是真的,而且获救的还是自己。

    “世墨,苍呢?为何不见他?”难道说他知道了她是女儿身,知道自己骗了他这么多年,所以不肯原谅她,不肯见她吗?

    “如影,苍去了鬼蜮谷,给那凤九歌找药引!”蓝世墨语气有些不甘,说白了jiù shì 他根本就不喜欢凤九歌,只要有关她的事,他都讨厌。

    “什么?你说苍去了鬼蜮谷?咳咳咳……”韩如影一jī dòng ,竟干咳起来。

    “如影,你别jī dòng ,你刚醒呢,身体还没有完全huī fù !”蓝世墨替韩如影拍着背。

    “世墨,你怎么不阻止他呢?那鬼蜮谷有命进没命出,你又不是不知道,苍去那里,摆明了jiù shì 送死!”韩如影急的几乎哭出来了。

    “如影,我怎么没劝过啊?可是苍那脾气你也知道,他一旦决定的事,谁能改变啊?何况为了那凤九歌,他什么都做得出来!”蓝世墨的表情很;。

    “也对,苍那么爱她,又怎会怕死呢,我用金针封他对凤九歌的记忆,下手比之前还重,可是他意志坚定,不管我怎么做,他嘴里还是一直叫着凤九歌的名字,两世的爱,两世的思念,两世的纠缠,我也束手无策,我看他痛苦的样子,实在是不忍心,所以才替他解了封!世墨,你说,我是不是很自私?我不知道苍能不能原谅我!”

    韩如影回想当初,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心。

    “如影,你也是为了苍好,所以才那么做的,你不要太自责,没人怪你,你好好休息,你现在没了武功,身子没以前那么好了。”蓝世墨眼神里满是担忧。

    韩如影点点头,盖上了被子,身体养好了,才可以去找龙傲苍。

    门外那白色的身影驻足了很久,双拳紧握,闪身lí qù 。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