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房间外等候,最急的莫过于凤天霸与龙傲苍。

    门终于开了,陆回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表情有些;。

    “陆回春,怎样了?huī fù 了吗?”大家都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结果。

    “你们自己看吧!”陆回春走出门口,凤九歌从里面跨出。

    凤九歌一脸坦然,脸上那几条疤痕触目惊心。

    “怎么可能?陆回春!你不是说有天蚕丝和鬼蜮蜂蜜就可以帮九歌huī fù 容貌吗?现在这样你怎么解释?”龙傲苍怒火中烧,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待凤九歌?

    “我也没bàn fǎ ,姐姐她体质特殊,再加上她现在也无心huī fù 容貌,所以,天蚕丝和鬼蜮蜂蜜对她根本不起作用!”陆回春耸了耸肩,他忘不了刚才屋内凤九歌跟他说的话。

    “无心?为何?九歌,发生什么事了?你为何不想huī fù 容貌?”龙傲苍走到凤九歌面前,他不解了,明明之前她很紧张的不是吗?

    “你很希望我huī fù 容貌吗?”凤九歌不回答反问。

    “我当然希望!”(唉~龙傲苍注定要为他zhè gè 回答付出代价!只不过人家根本不是字面那个意思,他也是怕凤九歌会因为自己的容貌而自卑)

    凤九歌冷哼一声,原来世间的男人都一样,怎会有人喜欢一个丑颜的女人?

    凤九歌暗骂自己,为何心中抱着一丝期待?

    韩如影忙上前抓着凤九歌的手道:“九歌,让我帮你吧!让我试试看!”

    “不用!”凤九歌轻轻挣开韩如影的手。

    “啊!”韩如影大叫一声,然后便摔倒在地。

    凤九歌看着双眼含泪的韩如影,她明明只是轻轻挣开手而已,就算她身体虚弱失去武功,也不会摔倒这么严重吧?

    “如影!”龙傲苍扶起韩如影,“你没事吧?”

    韩如影摇摇头,眼泪滴在龙傲苍的手背上,“苍,我没事,你不要怪九歌,是我自己没站稳!”

    龙傲苍眉头紧蹙,看向凤九歌,“九歌她不是gù yì 的,习武者与没武功的人接触,很难控制自己的力道!”

    “哼!精彩精彩!”凤九歌忍不住鼓掌,接着对韩如影道:“听说你有两个名号,分别是医仙与琴圣,从今天起,你可以再加一个,叫做戏神!”

    韩如影哭得更伤心了,“九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不是我哪里惹你生气了?”

    “没有,我才不会为了一个戏子而生气!”凤九歌拿过冬竹手中的帕子,使劲把刚才被韩如影抓住的那只手擦了擦,接着往边上一扔。

    龙傲苍脸色有些阴沉,“九歌,别这样好吗?我知道你因为容貌未huī fù ,所以心情不佳,我能理解!”

    “你理解什么呀?我相信我女儿,我们凤系子孙不会做那种小动作”凤天霸有些生气了,他凤天霸的女儿会做这种事?开什么玩笑?

    凤天霸搂过凤九歌,“女儿,走,爹爹带你逛逛着宫殿,这可是你自己的家,得熟悉一下!”

    凤九歌心中涌起一股暖流,冲凤天霸笑了笑,转头看了眼龙傲苍,胸口处疼了一下,这样的男人,与自己注定走不到一起。

    龙傲苍看着凤九歌的背影,同样胸口疼的厉害,为何他会有种凤九歌会离他而去的感觉?

    韩如影抓着龙傲苍的手臂,想站起身,却在差不多站起来的时候又摔了下去,龙傲苍忙去扶,韩如影稳稳地跌入龙傲苍的怀抱。

    “如影,你没事吧?”

    韩如影摇摇头道:“想不到那伏魔琴将我弄成这样,早知如此,还不如别救活我,我现在与死人有何区别?不过多口气而已。”

    龙傲苍心中内疚感再次升起,“如影,是我害了你,若不是我,你也不会弄成这样!”

    “苍,我们是朋友,不需要说这么客套的话,我想去休息了,可是我……”韩如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

    龙傲苍犹豫了一下,打横抱起了韩如影,大步往韩如影的房间走去。

    蓝世墨叹了口气,往另一个方向去了。

    凤九歌跟着凤天霸到处逛,在一个池塘边停了下来,池塘里面竟然有很多金鱼,凤九歌觉得这些金鱼比龙傲苍可爱多了。

    韩如影的房间恰巧要jīng guò zhè gè 池塘,好巧不巧的,凤九歌竟看到龙傲苍抱着韩如影,两人看上去不知有多暧昧。

    凤九歌不自觉的站起身,却脚下一滑,整个人就往池塘里摔去。

    “九歌!”凤天霸大喊一声,龙傲苍也看到了这一幕,正dǎ suàn 将韩如影放下,然后去救凤九歌,他知道,前世的凤九歌是最怕水的,因为小时候的一件事,她对水有阴影。

    可就在此时,一个身穿白色紧身服,外面套了件蓝格子纱衣的男子以极快的速度飞来,抓过凤九歌的手,轻轻网上一拉,接着便紧紧搂住她的腰,将她带到了岸上。

    凤九歌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很难受的样子。

    龙傲苍急的忙往那边走去。

    “啊~”韩如影突然吃痛的叫了一声。

    龙傲苍忙停下jiǎo bù ,“如影,怎么了?”

    “苍,你先送我huí qù 好不好?我感觉很不好,腿很疼,头也开始疼了,也许是死后突然复活,还有些不适应吧!”

    韩如影一手捂着头,很难受的样子。

    龙傲苍看看凤九歌,又看了看韩如影,只得先送她huí qù 。

    凤九歌终于回了神,只不过身上已经湿透。

    男子给凤天霸行了个礼,“天君,小侄未经你允许就私自来这御花园,还请天君恕罪!”

    “hā hā哈……凌霄贤侄,我这皇宫你算是出入自由了,从没见你跟我认过错啊,今日你是怎么了?一反常态呀!”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