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待我如待凤九歌那般,我不再奢望,我会离开这里,去一个没有你的地方,这样,或许我还会好过一点!”

    韩如影慢慢站起身,失魂落魄的往外走去。

    龙傲苍闭着眼睛,始终不看韩如影一眼,或许韩如影离开他是对的,这样她可能会jìn kuài 忘了他。

    凤九歌却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韩如影的fǎn yīng 太反常。

    凭她这么爱龙傲苍,怎会突然想离开他?还找了这么容易被人戳穿的谎言?韩如影毕竟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没那么笨。

    第二日一早,龙傲苍便带着蓝世墨,花弄影离开了,凤萦玉不知为何,坚持要跟着他们一起回皇天,凤九歌倒是没有反对,也就让她离开了。

    “好了,凌霄贤侄,咱们jì xù 进去,好好聊聊,你可要在这多待些时日啊!”凤天霸看起来很喜欢夜凌霄,似乎跟他有说不完的话。

    “既是天君要求的,凌霄又怎好jù jué 呢?”夜凌霄手中的笛子幽雅的转了个圈。

    “主子!”夜凌霄的手下影子急匆匆的跑来,神情有些欣喜。

    夜凌霄眉头微蹙,“怎么了?何事这么慌张?”

    “主子,你苦寻十年的人,出现了!”影子好似如释重负。

    “什么?出现了?在哪?”夜凌霄欣喜异常,jī dòng 的抓着影子的手臂。

    影子透在夜凌霄耳边,说了几句话后,夜凌霄的脸色突变,“走,回玄天!”

    “主子,还有件事,八大联盟推选盟主,得胜者可以获得宝物回魂丸!无论男女,无论陆界,只要是习武者,都可参加,老爷传来密令,要你务必参加!”影子始终低着头回话,他对夜凌霄应该是忠心耿耿。

    “父亲明知道我不喜欢,却非要我去做,我不会去参加的!先回玄天再说!”夜凌霄与他父亲的guān xì 一直很微妙,他就看不惯父亲的作风。

    “无论陆界?九歌,你也去试试!”凤天霸拉过凤九歌,这回魂丸可是个好东西,这还是丹神提炼出来的唯一的一颗。

    “爹爹,我没兴趣!”凤九歌冷冷的回了句,她现在只想快点huī fù 记忆,好让她记起血海深仇,为她的娘亲和哥哥,还有凤家报仇。

    “九歌,这回魂丸能让人脱胎换骨,也可助你huī fù 记忆,你还是去试下!爹爹相信你,你有zhè gè 能力!”凤天霸从怀中拿出一颗药丸,递给凤九歌。

    “zhè gè 是灵草提炼出来的,给你的灵兽小小服下,能助它直接晋升为三级灵兽!”

    凤九歌结果药丸,既然那什么回魂丸能助她huī fù 记忆,她倒愿意一试。

    “好,那我去,而且,我一定要赢!”凤九歌看向夜凌霄,“你不介意我与你同行吧?”

    夜凌霄笑了笑道:“怎么会?能与公主同行,是凌霄的福气!”

    “你还是叫我九歌吧!”凤九歌可不喜欢人家唤她公主长公主短的。

    一行人成群结队的出发,凤九歌总觉得心里空空的,难道是因为龙傲苍不在吗?……梦之分隔线……

    一个装修十分夸张的院落,进门就可闻到一股香味。

    一男子正坐在屋内独自下棋,眼睛却看着对面的蒲团,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眼神几乎发着光,一种期盼的光。

    该男子头发不算长,耳边的头发齐肩,后边的头发微长,所以只是散落着,并未像其他男子那样束起。

    身上穿着好几层衣服,最外面那件是薄薄的,绣着梅花的素色丝绸做成的,看起来幽雅,可仔细一瞧,身上却又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公子!”一个身穿黑衣的随从进了门,手上拿着佩剑。

    男子将手中的棋子一扔,冷冷道:“说!”

    “回公子,夜凌霄正从玄冥赶回玄天,还带着一个人,暂时身份未明!”随从双手抱拳,如实回答。

    “没查清楚?那你过来回报,有何意义?又在浪费我的时间?!!”男子前两句还慢悠悠,声音细小如斯,最后那句却在咆哮,将随从震出几米远。

    “公子恕罪,属下lì kè 去查!”随从连滚带爬的走出了屋子。

    男子抓住一枚棋子,紧紧握在手中,“夜凌霄!究竟你是为了她而回来,还是为了盟主而来?只要有我濮阳昊泽在,你就休想得逞!你的痛苦,jiù shì 我的快乐!”

    一声脆响,濮阳昊泽手中的棋子已成灰。

    玄天大陆一片繁华,建筑物十分夸张,这里最多的便是桃花,几乎满城都是桃花,带着几分浪漫,俘虏人心。

    夜凌霄竟没带凤九歌直接去夜家,而是去他的别院,凤九歌之后才知道,夜凌霄一直是住在外边,而他们夜家是住在另一个城市,离这边大概有三天的脚程。

    盟主的选拔赛正是在夜凌霄住的城镇召开,这里名为桃花镇,倒是很贴切。

    夜凌霄将凤九歌送到别院,便跟影子出去了,直到晚上才回来,回来的时候,神情有些失落。

    “公子,是影子的失误,没有查探清楚!”影子很自责。

    夜凌霄摆摆手,“影子,不关你的事,你先退下吧!毕竟你们未见过她的真人,不怪你!”

    影子叹了口气,退了下去。

    夜凌霄揉揉发疼的nǎo dài ,满脑子都是十年前的影像。

    陆回春第二日带着凤九歌去找他的师父,他心中一直存在的疑虑,也只有他师父能够解释。

    陆回春的师父住在城外的道观,收了不少小道士,基本上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有的甚至是街上捡回来的小乞丐。

    路道长见到凤九歌第一眼,眼中就写满了震惊,仔细打量了下凤九歌,抓着她的手臂yī zhèn 乱摸。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