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有些反感的挣脱,“想不到道长是如此轻浮之人,喜欢抓着姑娘就非礼吗?”

    道长有些尴尬,随后hā hā大笑起来,“hā hā哈……姑娘,你误会了!”

    陆回春也偷偷笑了笑,“姐姐,你确实误会了,师父只不过被你奇特的体质所吸引,急需弄清而已!”

    “姑娘,老夫有个问题想要问你,你是否曾经听过伏魔琴的魔音?”路道长神情严肃,似乎在dān xīn 什么一样。

    “听说在我失忆之前是听过的,但是我完全不记得了!”凤九歌不明白为何陆道长会问她这件事,这难道跟她失忆有关吗?

    “那就对了,姑娘身体是否有过不适?比如会突然变了一个人?”陆道长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凤九歌。

    “道长为何这么说?”凤九歌想起在鬼蜮谷,龙傲苍看着她时的那种惊讶的眼神,再加上近日来,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这一切都太奇怪了。

    “姑娘,若老夫说的没错,你已入了魔!而且魔已快攻入心脉,若再不祛除魔性,恐怕你就没救了!”陆道长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什么?入魔?攻入心脉?”凤九歌有些震惊,她就知道那韩如影不怀好心,没想到死前还不忘算计她一下。

    “对,若是被伏魔琴施了魔者,便会吸取伏魔琴所有的魔性,魔性会慢慢控制你的心智,最终让你无法操纵自己!”陆道长的话让陆回春等人都吃了一惊。

    “那么,有何破解之术?”凤九歌倒没有其他人这么jī dòng 。

    “有!那jiù shì 回魂丹!不过这也只是传说,究竟有没有效,还不知道!”陆道长摸了摸花白的长胡须,他也知道,这回魂丹世上只有一颗,现在八大联盟推选盟主,只有这获胜者才能得到回魂丹。

    “有没有效,试一下就知道了!”凤九歌回答的很平静,好像她有十足的把握一样。

    “好!姑娘如此有自信,有勇气,老夫佩服!”陆道长很欣赏凤九歌,毕竟像她这么刚烈的女子,时间少见……梦之分隔线……

    濮阳昊泽坐在书桌前,拿着笔在纸上临摹,桌上放着一封信,字体磅礴有力,他正是临摹信上的字体。

    “公子!”随从站在门口,不知该不该进。

    “说!”濮阳昊泽的声音听起来不怎么gāo xìng。

    “回公子,夜凌霄带回来的那个女人的身份què dìng 了!”随从胆战心惊的,生怕说错一句话。

    “哦?莫非这人的身份了得?让你这么吞吞吐吐的?”濮阳昊泽扔了笔,将纸揉成一团,为何还是模仿不了?

    “公子,该女子原是皇天大陆西之国凤家之女,风九歌!但她还有令一个身份,jiù shì 玄冥大陆统治者凤天霸的女儿!更是皇天大陆现任统治者龙傲苍的女人!”随从一口气说完凤九歌的资料,当初他查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女人的来头还真是不小。

    濮阳昊泽眉头一跳,这夜凌霄还真会到处巴结人,去了玄冥大陆一次,就攀上这么个人物。

    “这女人来玄天的目的是什么?”濮阳昊泽眼睛微眯,既然是龙傲苍的女人,又怎会只身一人跟着夜凌霄来玄天呢?难道也是为了回魂丹?

    “公子,只查到她一早就去了城外的道观,目的尚未查清。”

    “嗯,jì xù 追查,这次的回魂丹,我一定要拿到!”濮阳昊泽双手握拳,他决不能让夜凌霄得逞,绝不!他要证明,他比夜凌霄强!

    “小姐,今天是盟主选拔赛报名的最后一天了!”冬竹dǎ suàn 给凤九歌梳头,却被凤九歌jù jué 了!

    “冬竹,你出去吧!我自己来!”凤九歌拿过冬竹手中的梳子,自己梳起头来。

    “小姐,还是我来帮你吧!”冬竹执意要去抢凤九歌手中的梳子。

    “出去!”凤九歌眼中红光一闪,寒如冰魄的声音让冬竹当即就吓傻了。

    “小姐,你……你的眼睛……”冬竹吓得语无伦次。

    凤九歌闭上眼,看来陆道长说的没错,她必须jìn kuài 得到回魂丹,否则就回天乏术了。

    盟主招募会的现场热闹非凡,很多人都挤在一起,就为了拿报名登记签。

    名额一共才那几十个,争抢的人却有几百个。可想而知,那回魂丸有多少人想得到了。

    “小姐,怎么办?拿不到签牌就报不了名了!”冬竹站在一边,前面挤得水泄不通,他们根本就进不去。

    凤九歌嘴角扯了扯,眼角一抬,跃身而起,在空中漂亮的旋转,然后调转方向,头朝下,以最快的速度抓住了签牌。

    “哇!小姐你真厉害!”冬竹拍手叫好,那些人抢破了nǎo dài 都拿不到,你这么容易就拿到了!”

    凤九歌拿着签牌,写上了自己的名字,递给了八大联盟的代表。

    代表冲她看了一眼,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远处一辆豪华马车停在路边,马车内的濮阳昊泽一直看着这一幕,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动。

    “果然有些本事,不过,想跟我濮阳昊泽争,还嫩了点!”

    濮阳昊泽放下珠帘,示意马车离开。

    写有他名字的签牌早已交了上去,他一定要赢,一定要得到回魂丹。

    马车在他府邸门口停住,他刚进门,就有下人来回报。

    “禀公子,侯爷来了!”

    濮阳昊泽一喜,冰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也只有侯爷出现的时候,他才会笑吧!

    濮阳昊泽欣喜的奔进了房间,看见那个熟悉却有陌生的背影,他既jī dòng 又gāo xìng。

    “父亲,您来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