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爷转过身,猛的甩了濮阳昊泽一个耳光。

    “我告诉过你多少次了?全力辅助凌霄!这次推举盟主也不例外!我说过不许你插手这件事,你竟然不听我的话,擅自去报名?你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侯爷正是夜凌霄的父亲,夜展鹏,他一脸怒气,显然对濮阳昊泽很有意见。

    “父亲,我只是想助你一臂之力,我也可以拿到回魂丹,不一定要靠夜凌霄的!”濮阳昊泽嘴角流着血,刚才侯爷那一巴掌打得不轻。

    “你不可以!我也不允许你去!我说过,你只需做好你的本分就行!记住!不能让凌霄有一丝一毫的危险,你要尽你全力保护他,辅助他!”

    侯爷扔下了报名签牌,转身甩袖离开。

    濮阳昊泽跌坐在地上,眼中尽是悲伤,双拳握的死紧。

    “夜凌霄!又是夜凌霄!为何我与他同为你的儿子,你关心的在乎的,永远都只有他!我要证明给你看,我才是值得你骄傲的儿子!”

    ‘砰’桌子瞬间变得粉碎。

    “来人!可以行动!”濮阳昊泽嘴角露出一抹阴沉的笑。

    报名场上依旧人山人海,就为了那为数不多的签牌。

    场上出现一个俏丽的身影,皮肤白皙,红唇欲滴,美的不可方物。

    “我说,大家就不能让我先拿签牌吗?”声音如有魔力一般,嗜人心骨。

    前方的男人听到zhè gè 声音,无不转身去看,而在见到zhè gè 容貌时,大家都不自觉的让开道。

    “哇,这女子是谁,竟长得如此的倾城之姿?”

    “是啊,以前没见过啊,咱们玄天还有这号人物?”

    “莫非是其他大陆来的?这次盟主推举赛可是不分陆界的!”

    “诶~我认识,这女子可是秦天大陆秦天阁的台柱舞妓!花魁秦云裳!”

    “什么?花魁?那jiù shì 风尘女子了?”

    “呸!她可是到现在都没接过一个客呢,光是外貌就让人欲、仙、欲死了,根本没人得到过她,所以,她依然是清白之身!”

    “得了吧,妓、女jiù shì 妓、女,jiù shì 给男人玩的,扯什么清不清白的!”

    ‘啪’最后说话的那个突然被甩了个巴掌,却看不到是谁所为。

    “谁?谁偷袭我?有本事出来!偷偷摸摸算什么男子汉?”被打的人捂着发肿的脸,四处张望。

    秦云裳淡淡一笑,玄天竟有如此愚蠢之人,谁说打他的一定会是男人了?

    “这一巴掌是告诉你,我秦云裳可不是谁都能玩的起的,好好记住了~”秦云裳白了那个人一眼,眼中尽是不屑。

    “你一个风尘女子,竟然敢打我?哼!今日爷还非玩玩你不可!”那人说完,已经抬起手,想去摸秦云裳的脸。

    ‘砰’未等秦云裳出手,该男子已经被人踢倒在地。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出如此龌龊之事,你们知不知道什么是陆规?”夜凌霄翩然而至,本是带凤九歌到处逛逛,怎料正好看到这一幕。

    秦云裳眼角微抬,望了夜凌霄一眼。

    夜凌霄转过身,在看到秦云裳的容貌时,竟愣在那里,神情复杂,有震惊,有惊喜,有不解。

    秦云裳福了福身,轻声道:“多谢公子出手相救,云裳感激不尽!“

    夜凌霄失控的抓住秦云裳的手,“云儿?”

    秦云裳睁开夜凌霄的手,“公子请自重!”

    秦云裳越过夜凌霄,由两个侍女扶着离开。

    夜凌霄的手僵在半空中,心像被掏空一样,云儿,为何会成为青楼女子?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

    “她是你心上人?”凤九歌看着他们微妙的guān xì ,倒是勾起了她的好奇心。

    “她以前是我家里的丫鬟,十年前突然失踪了,我找了她十年,没想到一直没有音讯的她,竟在这让我碰见,命运真是捉弄人的东西。”夜凌霄表情有些悲伤,也有些;。

    “找了十年?什么样的感情能让你执着的找她十年,你很喜欢她,可是,她好像并不喜欢你,否则,也不会装作不认识你!”凤九歌轻描淡写的说出这番话,在夜凌霄听来,却是无比的难受。

    “是啊,十年的时间怎会抹去所有的记忆,那时候我们天天在一起,她怎会忘了我?”夜凌霄的笑容很苦涩,失魂落魄的往前走去。

    濮阳昊泽的豪华马车停在远处,看着这边,似有似无的微笑,然后收起折扇,命令马车往回赶。

    春风楼今日是格外的热闹,jiù shì 因为秦云裳的入驻,听说是春风楼的老板花了重金将秦云裳从秦天挖到玄天来的。

    春风楼已经座无虚席,几乎全城的男人都来了,只为一亲秦云裳的芳泽。

    凤九歌一身男儿装扮,倒是英气十足。

    不过她脸上的疤痕太明显,报名那天,已经很多人看见过她的脸。

    想了一下,还是伸手,撕下了脸上的假疤痕,huī fù 一张光滑白嫩的脸蛋。

    其实她的容貌早就在那日用了陆回春在天蚕丝和鬼蜮蜂蜜提炼出来的药物后,便已经huī fù ,甚至比以前更美丽,更动人,若那秦云裳是倾城之姿,那么凤九歌便是倾国之色。

    一身男儿打扮的她,加上俊俏的脸蛋,谁还能认出她?

    象牙白的长袍,头发高高束起,好一个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一路走过,吸引了无数女孩子的眼光。

    凤九歌没带一个随从,独自一人来到了春风楼,她早就猜到夜凌霄今晚会来,果不其然。

    她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凑这种热闹了。

    夜凌霄坐在第一排,格外的显眼,凤九歌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挤进来。

    “公子,不知在下能否与你同坐?”凤九歌看着发呆的夜凌霄,脸凑到他眼前问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