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凌霄抬起头,看着那副妖孽般的脸蛋,嘴角抽了抽,怎么看起来有点眼熟。

    “可以,请自便!”

    凤九歌淡淡一笑,在夜凌霄左手边坐下。

    “公子也对这秦云裳有兴趣?”凤九歌见夜凌霄心事重重的,倒不像来寻花问柳的。

    夜凌霄抬眼看了下凤九歌,沉声道:“若你想jì xù 留在这里,那就请你闭上嘴!”

    凤九歌耸耸肩,折扇一甩,不再出声。

    春风楼大堂内热闹非凡,吵闹声也不断。

    “秦云裳究竟什么时候出来啊?”

    “是啊,都等这么久了,我们可都是花了银子才进来的!”

    “各位稍安勿躁,云裳姑娘马上就出来为各位献舞,还有一件事,jiù shì 今晚云裳姑娘会选一位公子作为特别嘉宾,与她共度良宵,不过,云裳姑娘向来卖艺不卖身,所谓良宵,也jiù shì 与云裳姑娘饮酒弹琴而已。好了好了,云裳姑娘出来了!”

    随着春风楼老板的手势看去,秦云裳一袭桃红色纱裙,低首移步到大堂的舞台上。

    全场噤声,秦云裳的美让大家窒息。

    夜凌霄紧拽着酒杯,几乎要把杯子捏碎。

    一舞毕,秦云裳缓缓走下舞台,挑选今晚的特别嘉宾。

    夜凌霄jī dòng 的站起身,因为秦云裳正朝他的方向走来。

    凤九歌同样站起身,打开折扇,轻轻的摇着,俊美非凡。

    秦云裳走到夜凌霄面前,夜凌霄情不自禁的抓住她的手,“云儿!”

    秦云裳抬头望了夜凌霄一眼,淡淡一笑,抽开了被夜凌霄抓住的手。

    夜凌霄看了看落空的手,皱了皱眉。

    秦云裳转过身,盯着凤九歌,抓住了她的手,“云裳今晚就选公子你了,不知公子是否愿意呢?”

    凤九歌心里一怵,看向夜凌霄,夜凌霄正像看着仇人一样盯着凤九歌。

    “云裳小姐盛意邀请,在下又怎好意思jù jué 呢?”凤九歌gù yì 看了下夜凌霄,随后牵着秦云裳的手进了内堂。

    夜凌霄晃着身子,跌坐在凳子上,独自灌着酒。

    凤九歌坐在秦云裳的房间里,浑身有些不自在,她是个女的,竟找个妓、女来陪、夜?这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死?

    “公子为何这么紧张?你花银子进这春风楼,不正是为了看我一眼么?今日我选了你,不知有多少公子眼红妒忌呢!”

    秦云裳的手滑过凤九歌的手臂。

    凤九歌打了个寒战,难怪这女的这么能蛊惑男人的心,确实是个妖精。

    “本公子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自然有些不习惯,姑娘还是弹个琴,跳个舞吧!”凤九歌好奇,夜凌霄家世显赫,怎么就迷上了zhè gè 女子?

    “公子真是扫兴,对了,公子相当面生,应该是外界大陆来的吧?”秦云裳柳眉一挑,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姑娘不也是外界大陆来的么?怎就对我这么感兴趣?”凤九歌感觉这秦云裳似乎不像一个单纯的风尘女子。

    秦云裳但笑不语,琴声起,秦云裳随歌起舞,凤九歌饮了口酒,皱皱眉,觉得wèi dào 怪怪的。

    秦云裳一个旋转,跌入凤九歌的怀抱。

    凤九歌不自在的扭了扭身子,她现在算是能体会一句话的意思,jiù shì 好奇心害死猫!

    秦云裳在凤九歌的脖颈处闻了闻,嘴角勾起,又灌了凤九歌一杯酒。

    凤九歌只觉得头晕晕乎乎的呃,接着便不省人事。

    秦云裳将凤九歌挪至卧榻上,转身换上了夜行衣。

    濮阳府

    濮阳昊泽正吃着侍女递上的水果,好不自在。

    秦云裳闪进屋内,望了眼濮阳昊泽。

    濮阳昊泽手一挥,侍女识相的退下。

    秦云裳淡淡一笑,旋身坐在濮阳昊泽的腿上,搂着他的脖子。

    “我在春风楼陪个女人玩,你倒好,在这舒坦的很,还有专人伺候!”

    濮阳昊泽用手抬起秦云裳的下巴,轻啄了一下。

    “怎么?我的云裳还会吃醋了?”

    秦云裳顺势咬上濮阳昊泽的唇,“因为在乎,才会吃醋,每次你找我来,都是有事,就没有一次是因为想念我吗?”

    濮阳昊泽抓住秦云裳的手轻声道:“想念是多么虚无缥缈的东西,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浪费时间!”

    濮阳昊泽放开了秦云裳,站起身,拿起桌上的棋子,“怎么样?查出什么来了?”

    秦云裳收敛了笑容,“她脸上的伤疤的确是假的,打扮成男子,简直是惹其他男子嫉妒,若是穿上女装,定是个妖孽的美人胚子。”

    “哦?竟有你说的这么传神?”濮阳昊泽微眯双眼,来了兴趣。

    “怎么?向来对女人不感兴趣的你,也来劲儿了?”秦云裳心里酸酸的。

    “我对她不感兴趣,我对夜凌霄比较感兴趣,他看见你什么fǎn yīng ?”濮阳昊泽的拳头慢慢握紧。

    “看来,他对我用情确实挺深,今夜,他应该无眠了吧!”秦云裳胸口一紧,还记得小时候她在夜府当丫鬟,被老妈子打,夜凌霄拼尽全力为她求情,还偷偷给她带伤药。时隔十年,物是人非。

    “hā hā哈……他心痛,我就gāo xìng!他抢了我所有的风光,为何我就不能光明正大的姓夜?!!”濮阳昊泽用力拍向桌子,棋子撒了一地。

    秦云裳从后面抱住濮阳昊泽,轻声ān wèi ,“昊泽,我知道你心中的苦,我都明白,你别jī dòng ,我在这,我在这!”

    濮阳昊泽眼中流下两滴眼泪,他不甘心,他也不明白,为何他与夜凌霄同为夜展鹏的儿子,夜展鹏却从来都不肯承认,从来都不肯交他一声儿子!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