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九歌昏昏沉沉的醒来,揉着发疼的nǎo dài ,她想不通,怎么她才饮两杯酒就醉了么?还醉得这么死?

    她想起昨天那酒的wèi dào ,难道说,她被下了迷药?

    秦云裳掀开帘子进来,她早料到凤九歌会怀疑那酒有问题。

    “公子醒了?昨晚云裳见公子心事重重,又紧张不已,所以云裳在酒里放了凝气安神的药,好让公子能睡个好觉!”

    凤九歌暗叹这秦云裳可真是个厉害的角色,若她没猜错,秦云裳应该已看出她女子之身。可她竟然没有拆穿,她绝非是一般的风尘女子,难道她也对那回魂丹有兴趣?或者她是对盟主之位感兴趣。

    “公子一直这么盯着云裳看,也不怕看腻歪了?”秦云裳掩嘴一笑,轻轻打开了房门。

    凤九歌始终未说一句话,她现在感觉自己像是小丑,完全在别人的掌控之中。

    “公子,云裳还有事,就不奉陪了!”秦云裳抬腿跨出门槛。

    夜凌霄一脸阴沉的站在门外,秦云裳睨了一眼,越过他而去。

    夜凌霄抓住秦云裳的手,“云儿!为何装作不认识我?”

    秦云裳淡然一笑,“公子,这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想博我一笑,可是公子你的招数未免也俗套了吧?”

    夜凌霄不解的看着秦云裳,“云儿,我不信十年的时间可以抹掉你所有的记忆!”

    秦云裳抽开被夜凌霄抓住的手,冷了眸子,“公子,请你自重,云裳乃青楼女子,哪配认识公子这样的人中龙凤呢?”

    “云儿,为什么这么说?为什么这么作践你自己?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夜凌霄没想到当初秦云裳逃离了王府,却弄到了这般田地。

    “公子,云裳还有事,不奉陪了!”秦云裳说完,在侍女的陪伴下离开。

    夜凌霄望着秦云裳的背影,无可奈何的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知道她平安无事,他心里还是庆幸的。

    凤九歌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从偏门走了出去,她怕这么正面相对,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离盟主选拔赛越来越近,凤九歌的身体却越来越不对劲,有时候她甚至会产生幻觉。

    她已经尽量用内力克制自己,可惜内力都快不顶用了,体内那股邪气仿佛要呼之欲出一般。

    盟主选拔赛当天,赛场上格外热闹。

    夜凌霄自从碰见秦云裳之后,情绪一直很低落,与之前潇洒的他完全不一样。

    凤九歌从房间出来,夜凌霄正站在门外等她。

    “九歌,快走吧,选拔赛快开始了!”

    凤九歌点点头,胸口yī zhèn 剧痛,痛得她直冒冷汗,耳边一直回响着一个声音,不停的说着生生世世!

    夜凌霄察觉到凤九歌的异样,正dǎ suàn 开口问,却发现她的头发有几缕竟然变成了红色。

    “九歌!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凤九歌摇摇头,胸口也没那么疼了,“我没事,走吧!”

    夜凌霄不再多说,带着凤九歌往赛场走去。

    今日选拔赛的阵势是空前绝后的,集聚在这里的都是各大陆一等一的高手。

    濮阳昊泽悠闲的坐在躺椅内,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夜凌霄带着凤九歌来到赛场旁,就在这时,凤九歌隐约在人群中看到了韩如影的影子。

    凤九歌没有多想,因为体内变幻莫测的真气已经让她意识有些模糊。

    盟主争夺赛必然是激烈的,绝大多数人都是冲着那颗独一无二的回魂丸去的。

    凤九歌只觉得头痛的要炸开一样,内力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邪气,头发瞬间变成了红色,纵身跃到擂台上,眼睛红得像有团火在烧,她就像一只猛兽,正盯着台下所有的人看。

    夜凌霄大惊,没想到凤九歌会突然变成这样。

    现场yī zhèn 骚乱,很多人在大喊妖怪。

    陆回春赶到现场时,情况已经开始失控。

    凤九歌已经完全不受自己控制,浑身上下一片火红的她,已经锁定了目标——韩如影!

    韩如影有些惊慌失措,濮阳昊泽倒是相当镇定,飞身到韩如影身边,揽起她的腰,回到了躺椅边。

    凤九歌几近疯狂,nǎo dài 再一次疼痛起来,她双手抱着头,痛苦的狂吼。

    一团红色的气流从她掌心飞向最近的人群,顿时有十几人重伤倒地。

    “妖女!这是个妖女!大家注意,联起手来duì fù 她!”

    不知是谁高呼了一声,接着就有几人内力齐聚,一起向凤九歌攻击。

    凤九歌的眼中放出嗜血的光芒,激烈的回击。仅仅这几人根本不是凤九歌的对手,才一招就倒地。

    夜凌霄想冲上去bāng zhù 凤九歌,可熙攘的人群,加上九歌身上发出的强烈气流,他根本不能接近她。

    濮阳昊泽转头看向韩如影,韩如影会意,从怀中掏出一支玉笛,冲濮阳昊泽点了点头。

    濮阳昊泽嘴角露出一抹微笑,接着用内力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将他的话听得一清二楚,“此妖女入了魔,在场的各位必须齐心协力,为江湖除魔!”

    众人难得的齐心,围坐在擂台边,一起运气。

    夜凌霄忙解释,“各位,她乃玄冥大陆的统治者凤天霸的女儿凤九歌,她不过是在发病而已,你们不能这么对她!”

    濮阳昊泽双手负在背后,轻声道:“发病?发病就能随便伤人?这借口实在是牵强了一点!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就算凤天霸在这,一样饶不了她!”

    韩如影冷笑一声,将玉笛放置嘴边,奇怪的音律从玉笛中传出。

    “动手!”濮阳昊泽眯着眼看着夜凌霄,夜凌霄的痛苦jiù shì 他的快乐。

    音律一传出,凤九歌浑身就像被虫子啃咬一般难受,她的双眼几乎喷出火来,可是她此时却使不出任何lì qì 。

    “魔音笛?!”陆回春大惊,没想到韩如影竟是如此歹毒,魔音笛一直在她手上,她之前却说只有一把伏魔琴。

    若是韩如影jì xù 吹奏下去,凤九歌便会元气大伤,后果不堪设想,偏偏龙傲苍此时不在,因为只有他能救凤九歌!

    “我看谁敢动手!”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