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洛歌是第二天下午才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破天荒地看到了一向公务繁忙的赫连子谦,他和衣而卧,并未睡着,只是情意浓浓地看着她,似是不敢相信,她揉了揉眼睛,又瞅了瞅,声音有些沙哑地道,“谦谦谦?你怎么还在?”

    赫连子谦;地笑,“怎么?希望我不在?”

    看见赫连子谦的一脸意味不明的笑,昨夜的一幕幕顿时浮现在她的脑海里,她的脸瞬间红得一塌糊涂。

    “呦?这怎么脸红了?我在这你就这么gāo xìng?”

    “……”轻轻动了动双腿,宁洛歌感觉到下身的疼痛,顿时冷“嘶”了一声,眉头一皱。

    赫连子谦见她面色突变,联想到昨晚的那件事,他连忙道,“怎么了?哪儿不舒服么?”

    宁洛歌没吭声,只是抬起眼睛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不想看见他,宁洛歌赌气似的转过身子,背对着赫连子谦,闭目睡回笼觉。

    偏偏某人还不识趣,一个劲儿地问,“怎么了?不舒服么?给我看看~”

    “……”那儿能随随便便给你看么?

    “已经难受地说不出话来了么?没guān xì ,你夫君医术不错,夫君给你治。”

    宁洛歌:“……”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

    赫连子谦也不知道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一边说着就去掀被子,宁洛歌感觉到后背yī zhèn 凉风袭来,猛地转过身,去拉被子。

    然而被子没拉住,却碰到了赫连子谦精壮的胸膛,宁洛歌像是触电了一样快速地缩回手,脑海中却回想起昨晚摸他的触感,于是她看上去就像是煮熟了的虾子,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不摸了?来,夫君让你随便摸。想怎么摸就怎么摸。”赫连子谦又露出了那副无赖混蛋样,他把宁洛歌揽进怀里,示意她快摸摸他。

    然而另一方面,却细心地把被子拢紧,没有去看宁洛歌难受的地方,本jiù shì 逗她玩的,他倒是真的有些dān xīn ,但她是怎么也不会让的。为了防止把她惹毛,影响自己的性福,所以赫连子谦很乖。

    “你怎么这么精神?都不累的么?”宁洛歌闭着眼睛,缩在他的怀里,烦闷地很,她现在很累,就只想要睡觉。

    “不累,有娘子在为夫身边,为夫怎么会累呢?要不为夫身体力行证明一下,为夫一点也不累?”赫连子谦今日就和个话唠似的,看得出心情极好。

    “我一点也不怀疑你精力充沛!赫连子谦,我饿了。”宁洛歌决定采取迂回政策。

    “我给你做吃的,你想吃什么?”赫连子谦抚摸着宁洛歌滑腻的后背,手指流连忘返。

    “红豆粥,莲花饼,千层糕,核桃酥,一个红烧鱼,一个西芹百合。”宁洛歌毫不客气地点菜。

    “唔……好,为夫现在给你做。我们晚饭就吃zhè gè 吧。”赫连子谦二话不说,应承下来。

    半晌过去,某人还在被窝里抱着她,而且大手越来越不老实,眼看着就又要擦枪走火!

    “你不是去给我做饭么?怎么还不走?”宁洛歌委委屈屈地问。

    “没有动力。”赫连子谦理直气壮,又可怜兮兮,“给我点奖励。”

    “奖……呜呜呜……没……”宁洛歌又沦陷了。

    一个时辰之后,家家户户炊烟升起,宁洛歌才从赫连子谦的魔爪中挣脱出来,他抱着她,看着她再次熟睡,他起身穿衣服。

    动作利落地穿好衣服,又仔细地给她把被子掖了掖,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宁洛歌,眼神无比温柔,赫连子谦压低声音,轻动薄唇,“保护她。”

    黑暗中一个形如鬼魅的人忽然而至,“是。”

    见赫连子谦久久不动,那人鼓起勇气,“主人,时间到了。”

    赫连子谦的眼神暗了暗,不顾有外人在,在宁洛歌的唇上辗转反侧,久久不舍得lí qù 。

    最后还是宁洛歌动了动,他怕把她吵醒,才起身lí qù 的。

    赫连子谦lí qù ,屋子里顿时又陷入了沉寂,月光洒在地上,一室的清辉透着与往常不同的温暖,宁洛歌紧紧地压着被子,睡得香甜。

    天牢里。

    寂静的连犯人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赫连子谦缓缓地走进天牢的深处,步伐沉稳有力,透着淡然从容。

    牢中的人好像没听见有客到访,自始至终都没有抬头,赫连子谦在牢门前站定,也久久不言语。两个人谁都不说话,一时间形成了尴尬诡异的气氛。

    最后,还是赫连子灏抬起头,看着身在阴影中的高高在上的赫连子谦,声音透着嘶哑,语气是一如既往的不屑,“你来看xiào huà 么?”

    “你配么?”赫连子谦个子本来就高,此时他站着,赫连子灏坐着,他俯视着赫连子灏,整个人身上透露出只有上位者才具有的高高在上和霸气高贵。

    那种感觉,竟然让赫连子灏觉得有些……高不可攀。

    “那你来干什么?我不觉得我和你的guān xì 已经好到了你愿意救我的地步。”赫连子灏冷眼看着赫连子谦,zhè gè 从小就和他不对盘的xiōng dì ,zhè gè 从小就占据了父皇所有父爱的弟弟。

    “的确,你赫连子灏善待所有人,但却除了我赫连子谦。”赫连子谦声音平和没有波澜,语调平淡,似乎只是在阐述一个与他无关的事实,“你对每个弟弟笑,你爱护每个弟弟,除了我。你会对任何人心软,同样除了我。但你是我的亲兄长。”

    赫连子谦缓缓地陈述着事实。

    “所以?你是来落井下石的?还是来找我茬的?赫连子谦,你我从出生就注定了不会和平共处,你母妃和我母后本就不和,你母妃抢走了属于我母后的幸福,而你,抢走了属于我的父爱。你说我凭什么要对你好?你可知道,我有多gāo xìng你被坏人劫走了?你失踪之后,父皇对我比以前好了多少,你可知道?”赫连子灏冷哼了一声,看着赫连子谦的目光冷寂如冰。

    “我被坏人劫走?”赫连子谦细细地咀嚼着这几个字,“你母后是这样告诉你的?”

    “你什么意思?!你被谁劫走的与我无关,但你被劫走却是我喜闻乐见的。你不要想把这件事情扯到我母后身上,这件事情,与我母后无关!定然是你母妃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是,所以才连累了你,你最好不要把zhè gè 帽子扣在我们的头上。”

    赫连子灏心里“咯噔”一声,这件事情他心里非常清楚,与母后无关,但苦于他不能说出真相,他很dān xīn 赫连子谦会不明就里地把事情怪罪在母后的身上。

    他此时身在牢中,万一赫连子谦对母亲出手了,他那可是一点也救不了母亲。

    “你说不是皇后,就不是么?证据!”赫连子谦冷然。

    冷硬的下巴因为他微抿的薄唇,线条更加凌厉。

    “我以我爱的人的性命保证,不是。但证据我没有。”

    “幕后主使是谁?”赫连子谦吐出一个个字,清晰沉稳,掷地有声。而他看着赫连子灏的眼神,严肃认真。

    莫名的,赫连子灏就因为他的眼神打了个寒颤,但一想到那个他知道的秘密,他的意志又坚定下来,而看着赫连子灏的眼神里也多了一丝怜悯。

    就连说话的口气都软了下来,赫连子谦听见他说,“二弟,听为兄一句劝,不要追查,zhè gè 人,你,我,母后,都惹不起。”

    赫连子谦背在身后的双手紧紧握拳,随后又缓缓地松开,良久,才听他道,“惹不惹得起不是你们说了算的。你在这儿好自为之。”

    除了天牢,赫连子谦冲着kōng qì 摆了摆手,随后他便独自一人从天牢走出去,向着郊外走去。

    只是脑海中却始终回想着赫连子灏的话,“zhè gè 人,你,我,母后,都惹不起。”

    zhè gè 人究竟是谁?

    人人都以为赫连子谦这些年得名师指教,即使不是锦衣玉食,也一定是教养良好,就连宁洛歌都问他,过去的那些年过得可是惬意。

    可他该怎么说,他从始至终都不知道他和谁生活在一起?

    记忆中,劫走他的是一个蒙面黑衣人。但凭着直觉他知道,劫走他的和教习他武艺诗书的人不同。

    而教他的师傅,也都不相同。师傅们总是倾囊相授,到他学成的时候,便会自动换成另一个师傅。

    而这些师傅,不论是谁,他都没bàn fǎ 从对方的口中撬出一个字,这么多年,说来可笑,可他却偏偏一点也不知道究竟是谁劫走他,又是谁救了他,而zhè gè 人究竟有什么目的。

    赫连子谦只能通过教习他的师傅和他居住生活的环境知道那个人的来历十分不简单。

    但却无论如何也猜不透他到底是谁。

    今天赫连子谦也只是来探探赫连子灏的口风,没想到,他竟然真的知道。

    那么zhè gè ,是不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呢?

    赫连子谦负手前行,且行且深思……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