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赫连子谦走远,宁洛歌又返回厨房jì xù 做饭,忽的,身后一声似男似女的声音轻飘飘地响起,“我道子谦到底找了个什么样的绝色天仙,没想到jiù shì 这种货色。”

    宁洛歌心惊于此人的毫无声息,却是面无表情地转身,丝毫没有惊讶恐惧。

    她镇定地看着来人,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对方,来人一身黑衣,就连面容都被黑面覆盖,而那双露在外面的眼睛,却是犀利中透着杀意,但乍一看却只不过是漫不经心。

    宁洛歌忍不住唏嘘,这人,到底是男是女啊?

    只是宁洛歌的yí huò 看在来人眼中,以为是不明白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

    黑衣人颇好心地解释,“本座以为,子谦找的人要是文武全才,且有绝色容貌,也只有这样的人能够配得上子谦,没想到,会找你这么个要武功没武功,要容貌没容貌的。呵,你què dìng 你不是子谦为了做好事,垃圾回收回来的?”

    得了,宁洛歌秒懂,能说出酸味这么浓的话的人,不论是谁,有一点跑不了了,这人一定喜欢赫连子谦。

    原来是遇到情敌了。宁洛歌终于明白了此时是个什么情况。

    她皱皱眉,轻声试探,“猫?”

    “哈,不错啊。竟然知道我是谁,不傻嘛。”猫嗤笑出声,丝毫不在意被人戳穿了身份。

    “子谦不是去书房见你了?你跑这儿来做什么?看我做饭?那你看吧,我不和你lang费时间了,子谦还等着吃呢。”

    猫显然被宁洛歌的fǎn yīng 惊到了,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不是应该抱头求饶或者哆哆嗦嗦地哭么?

    猫怒了!几乎是瞬间,他便移动到了宁洛歌的身后,单手成爪,袭上了宁洛歌的后心,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地停滞,看上去她丝毫不在意宁洛歌的死活。

    “住手!”忽然,一声赫连子谦独有的低沉嗓音响起!

    猫惊惧地回头,门口却是空无一人。

    她扭过头,看向宁洛歌,宁洛歌早已经在她转头的瞬间移动到了安全地带,“我和子谦一起一年,他的声音,我还是模仿的出来的。”

    宁洛歌嘴角带笑,丝毫不怕眼前zhè gè 喜怒无常却武功奇高的人。

    “刚才有没有闻到一丝淡淡的葱香味儿?别运气,千万别运气,不然我dān xīn 你连三步都迈不出去。”

    猫瞪大了眼睛,他中毒了?暗器,轻功,毒,一直是他引以为傲的绝技,怎么会有人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让他中毒?!

    “你放……”猫向前走了一步,瞳孔皱缩,毫无yuán gù 的心绞痛让他几乎缩成了一团。

    “我放什么?怎么不说了?”宁洛歌站在原地不动,但表情却柔和了很多。

    猫疼得说不出话来,却死死地盯着宁洛歌,表情狰狞。

    “你现在zhè gè mó yàng ,回不去了吧?子谦可是还在书房等你。不知道一会他在这儿看见你,你怎么和他jiāo dài 啊?说你来看看我?他会相信么你说?”宁洛歌久未整人,今天好不容易捞着一个,玩性大发。

    “你!贱人!”猫的双眼几乎要喷火。

    “啊,我终于知道了!你是个女人吧?只有女人才会骂女人是‘贱人’,男人一般会骂什么‘毒妇’之类的。”

    宁洛歌双眼发亮,从刚才她就què dìng ,猫是个女人,因为猫刚才使劲地捏着胸口,宁洛歌看到了她胸口的凸起,宽松的衣袍是可以掩饰,但勒紧了就什么都看出来了。至于刚说的,不过是瞎掰的。

    “这是什么毒?我怎么从未见过?!”猫还在诧异竟然有毒可以毒到她。

    “啧啧,性命危难的时候,连装b都顾不上了,你不是自称‘本座’么?咋不叫了啊?”宁洛歌撇撇嘴,最讨厌这样自以为自己高高在上的人了。

    “噗!”猫急火攻心,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哎呀呀,我好不容易在厨房做一回饭,就被你给搅和了。”宁洛歌一边掀锅一边唏嘘,好在没耽误她点心的火候。把点心从蒸锅里颤颤巍巍地端出来,烫的宁洛歌嘶嘶hā hā地直叫。

    连忙把点心放在锅台上,宁洛歌跳着脚双手摸着耳朵,jìn kuài 给手指降温。

    猫刚才吐了口血,此时正在调理内力,宁洛歌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地坏笑了下,笑容很快收起来,宁洛歌甩下一句,“下次再想欺负人,擦擦狗眼,哦,不对,是猫眼。不要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宁洛歌冷哼了一声,端着点心就往外走。

    “喂!你!”猫还蹲在原地,不能走动。

    “你就在那儿站着吧,厨房里有耗子,正好你给我们抓抓。”宁洛歌和煦地笑了笑,扭头,离开。动作利落。

    书房。赫连子谦和断玉走进书房,空无一人。

    “主人,要不要去找?”断玉显然对猫这种行为不满。

    “我大概知道她在哪儿,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我亲自去。”赫连子谦明显不悦,心中惦记着宁洛歌安危,来不及fèi huà ,他扭头便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赫连子谦到的时候,看到的jiù shì 宁洛歌把猫气得吐血的一幕,那一刻,他忽然;地笑了,这小丫头到底不是个好相与的人,也是,他一直把她当小鱼养,但其实,她才是叱咤深海的蛟龙。只是被他困在浅滩罢了。

    宁洛歌端着点心从厨房走出来,迎面就碰见了赫连子谦,她嘻嘻地笑着,跑到赫连子谦身前,做了个鬼脸,“你dān xīn 我?”

    “不dān xīn 你,dān xīn 我那个手下,dān xīn 她被你折磨地体无完肤。”赫连子谦低低地笑,声音沉沉的,像是古琴一样好听。

    “她没事,我只是吓唬吓唬她,过半个时辰,她就能自由行动了。对了,你zhè gè 手下身手着实不错啊。”宁洛歌拉长了声音,“而且~身材也很好啊~~~”

    赫连子谦神色尴尬,轻咳了两声,“是么?我不清楚。”

    “啊?我都清楚你不清楚?她应该没少献身吧?要胸有胸有屁股有屁股的,而且身体柔韧性还好,这样的你不喜欢?”宁洛歌话里话外带着淡淡的酸味~“不喜欢。我只喜欢你。”赫连子谦脸色微沉,语气郑重,看着宁洛歌的眼神也认真起来。

    他停下jiǎo bù ,略有些粗鲁地扳过宁洛歌,让她面对着他,“告诉你,我只喜欢你一个人。除了你以外的,都不喜欢。以前不喜欢,现在不喜欢,以后更加不会喜欢。我不允许你质疑我。”

    宁洛歌心里认识到了自己的错,也发觉这样的试探着实是没有必要,她吐了吐舌头,悻悻地道,“我知道错了,下次我不开这样的玩笑了。可是你得相信我,我没有怀疑过你。”

    宁洛歌仰起头,真挚地看着赫连子谦。那小表情,要多委屈就有多委屈,“你就原谅我吧,好不好?”

    突然,赫连子谦爆发出yī zhèn 大笑,“傻丫头,你还当真了,骗到你了吧?”

    “赫连子谦!你丫的大混蛋!!!!!”宁洛歌怒了,大吼一声,“我今天要不把你打得跪地求饶姑奶奶就不姓宁!!!!”

    于是,后花园里,就见一身绿衣的凤凰公子手里端着一盘包子,张牙舞爪地追着武功第一的谦王爷,每每要抓到了,都被谦王爷易如反掌地躲过了。于是就会传来某歌的暴怒声。

    “呼呼……赫连子谦……我……我不和你玩了。”宁洛歌气喘吁吁,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扶着胸,上气不接下气地说,“我生气了。”

    赫连子谦反倒是一脸轻松,没有一点点的不适,运动过后看上去面色红润,更加俊美。

    打量着这样的赫连子谦,宁洛歌忍不住爆粗口,“你丫的!真是妖孽!”

    “洛洛,累着了?来,我抱抱。主要是最近你运动地太少了,看,才这么一会你就撑不住了。看来,从明天开始,我要给你制定练功早课了。”赫连子谦一把把宁洛歌打横抱起,让她依着他休息,一面说道。

    “呜呜呜,赫连子谦,你欺负人啊!!!!早课?!我起得来么我?”宁洛歌哭丧着脸,恨不得把眼前zhè gè 妖孽的脸抓花。

    “起不来?起不来不要紧,那我们就在床上做运动。”

    “…”宁洛歌不想和妖孽说话了,这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回到书房,猫已经一脸被抛弃的表情等在了书房里,宁洛歌借口要去把点心热热,溜走了,她都出门了,还能感觉到背后那两道喷火的视线在死死地盯着她。

    后来,直到猫走了,宁洛歌才进了书房,和赫连子谦耳鬓厮磨了一会,偷得浮生半日闲,晌午时分,赫连子谦就又进宫了。

    宁洛歌百无聊赖地待到晚上,忽然姜华匆匆赶来,神色前所未有的严峻,看见姜华,宁洛歌心里“咯噔”一声,因为姜华平时不会来谦王府,只有宁宅有大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才会来请示宁洛歌。

    “公子,出事了。”姜华一进屋便说道。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