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宁洛歌放下手里的书,正了坐姿,启唇。

    “太子的尸体在宁宅门口被誉王发现。”姜华简介明了地阐明了事情。

    宁洛歌细细咀嚼这句话,蓦地瞪大了眼睛,“太子的尸体?被誉王捡到了?走,回府。”

    意识到事态严重,宁洛歌吩咐了常香几句就匆匆回了宁宅。

    果然,此时宁宅门口围了一大片的官兵,就连宁宅都被包围了。

    宁洛歌赶到的时候,誉王正在门口吩咐京兆府尹什么事情,见到宁洛歌向着他走过去,鲜少见的,他向着她笑了。

    那一笑,时光仿佛回到了上一世,是谁白衣飞扬,执起了谁的手,誓要与之白头偕老;是谁金盔银甲,手持利剑与谁并肩抗敌,单枪匹马偷袭敌营,斩敌军首领于马前;又是谁,许下了一生一世的诺言,却在红绡帐暖之时,把谁断手断脚,彻底摧毁,让谁不得善终。

    一幕幕,一切切,那些被宁洛歌gù yì 遗忘地往事,在看到那一个半真半假的笑容的时候,纷纷卷土重来,充斥了宁洛歌的回忆。

    宁洛歌紧紧地攥着拳头,尽量不让自己的异样被看出来,她缓缓地走上前,她听见自己说,“誉王,别来无恙,尚安否?”

    赫连子煜则突然鞠了一躬,长身作揖,“机缘巧合,却要谢公子厚爱。”

    “誉王多虑了,此事与我无关,是王爷您福厚。”宁洛歌声音清冷,却秉持着平和的声线。

    两个人又客套数语,宁洛歌便进府了,誉王因为宫中还有事,进宫去了。看着他春风得意的背影,宁洛歌有多想上前去一把撕了他!

    但她知道,自己现在没那个能力。她的武功,现在连二流高手都打不过。

    进了宁宅,姜华一直在她身后默默地跟着她,进了大殿,苏瑾懂事地端来茶点,却没说话。

    “你俩都坐吧。”宁洛歌皱眉,“慎行,你也来坐。”

    忽然,一个黑影飘然而至,正是慎行。

    慎行如今是真心把宁洛歌当成主子,对宁洛歌所说都心服口服,是以宁洛歌让他坐,他没多说,依言坐下了。

    “这尸体好巧不巧在咱们府门口出现,恐怕不多时皇上便会召见公子了。”姜华淡淡地喝了口茶,一言一行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大夫姜华,而是处处透着沉稳睿智。

    “太子死了,这下子朝廷的格局怕是要彻底改变了。”慎行神色严肃。

    “誉王找到了太子,按着皇上所言,谁找到,谁就会是新太子。这次,恐怕板上钉钉了啊。”姜华对于皇上下的旨意,也知晓一些内情,当初他也曾怀疑过太子的去向,但结果却是两位王爷谁都没能够把太子交出来。而今日,太子的尸体更是出现在了宁宅的门口。

    “赫连子煜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他似乎不是宁宅的常客。”宁洛歌拧眉,从刚刚知道zhè gè 消息,zhè gè 点是她最为yí huò 的。

    “听誉王说,他是接到了公子您的传信,您让他过府一叙。”姜华缓缓说道。

    宁洛歌脑海中闪过刚才赫连子煜那一拜,原来竟然是zhè gè 原因!

    “胡说八道!我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都不想看见他,我会zhǔ dòng 约他?”

    “啪”地一声,宁洛歌怒拍椅背,震得在场三人纷纷抬头看向宁洛歌。

    宁洛歌意识到自己失态,轻咳了两声,掩饰自己的怒气。

    “赫连子煜那么个人能当皇帝么?他要是做了皇帝,西凉就毁了!他要当太子?好!就让他当,站得高才摔得惨,我要让他摔得惨不忍睹!”宁洛歌冷冷地道。

    三人都被宁洛歌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气震住,齐齐噤声。一时之间,大厅里一片寂静。

    听到赫连子煜找到太子zhè gè 消息之后暴跳如雷的,不止宁洛歌一个人。

    御书房。

    “你说说,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太子之位你就拱手送人了?你是想要气死我是吧?”皇帝脸色通红,双眼喷火,声音响若惊雷,他单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点着赫连子谦,恨不得直接戳死他。

    “儿臣不敢。”

    “你不敢?事情你都做了你说你不敢?混账!要不是看在莲儿的面子上,老子真想把你扔到大西北去,省得你在我眼前晃荡碍眼!”皇上已经气得口不择言了。

    “父皇忘记了,如果不是父皇和我,母妃不会死。”赫连子谦说了这些日子来最长的一句话。

    一句话,堵得皇上哑口无言。

    皇上眼中闪过沉痛后悔自责,他失魂落魄地跌坐在龙椅上,瞬间,好像苍老了十岁。

    御书房陷入了死一般的沉寂。

    最后,一声尝尝的叹息自龙榻上传来,“罢了罢了,你要做什么,你就去做吧。朕不干涉你。你想让老三当太子,那朕就依你。下去吧,朕累了。”

    “儿臣告退。”赫连子谦抬眼看了眼皇上,眼中闪过一抹关心,转瞬即逝。

    出了御书房,卓钰正好跟上来,他刚才就在门口,也“不小心”听到了皇上的狮子吼,此时他从后面跟上来,赫连子谦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当没当看见他。

    “我就不明白了,皇上为什么那么深信不疑太子在你手里呢?”卓钰挑着眉,桃花眼一挑,勾魂摄魄,只是他挑错了对象。

    “因为他就在我手里。”赫连子谦甩下一句,加快步伐,把卓钰扔在了身后。

    晚上,因为官兵还包围着宁宅,宁洛歌为了安抚众人,也留在了宁宅,赫连子谦来的时候,宁洛歌正和众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气氛无比的高涨。

    看上去一点也不像是出了事,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人遇到什么大喜的事。

    看见赫连子谦,宁洛歌兴奋地叫他,“来啊,来啊,你怎么来了?吃饭了么?没吃呢吧?我做了好吃的,快坐下一起吃。”

    宁洛歌小脸蛋红扑扑的,嫩嫩地小mó yàng 看上去极其可人。

    赫连子谦盯着宁洛歌,刚要开口,便被宁洛歌拦住了话头。

    “不许说吃过了,吃过了你也得坐下再吃点,陪我吃!”宁洛歌少见地多话,拉着赫连子谦更是笑得花枝烂颤。

    “呦,今儿心情不错?”赫连子谦颇为好奇。

    “嗯嗯,是啊是啊,你看我你看我,是不是心情不错的样子,嘻嘻,hā hā,嘿嘿~~”

    “……”

    赫连子谦在灯光下仔细端详宁洛歌,终于发现了宁洛歌的不对劲儿,他目光所及,看向姜华。

    果然,姜华尴尬地低下了头。

    倒是苏瑾比较爽快,“谦哥哥,洛姐姐喝多了!”

    赫连子谦嘴角抽了抽,无语。

    这次再把目光投向宁洛歌,果然发现宁洛歌确实是不大正常,异样的热情和兴奋,拿着个酒杯还哼上了歌儿。

    “怎么回事?”一边搂着小酒鬼,避免小酒鬼摔着,赫连子谦一面看着慎行,面目微沉。

    “公子说好久没见大家了,亲自下厨做了菜,一边吃着喝着姑娘就喝成……zhè gè 样子了。”慎行颇为无辜地看着宁洛歌。

    那谁知道这位看上去无所不能的姐姐shí jì 上不胜酒力呢,他们还算眼疾手快的呢,看苗头不对就立马制止住了,不然,啧啧,后果堪忧啊。

    “喝了多少?”赫连子谦一面陪着宁洛歌玩耍,一面皱眉问。

    这次是苏瑾,她小心翼翼地伸出一个手指头。

    “一壶酒?”赫连子谦道。

    三人齐齐摇头,非常默契。

    “一坛?!”赫连子谦明显怒了,怎么能让她喝那么多。

    三人再次齐齐摇头。

    最后还是姜华比较胆大,他颇为淡定地说,“一杯。”

    赫连子谦:“……”

    见赫连子谦那像是要杀人似的眼神,宁洛歌伸出手臂,颇为仗义地挡在了三个人前面,大喊,“赫连子谦!你不许凶他们!和他们没有guān xì ,都是我的错。”

    “你的错?那我惩罚你?”赫连子谦冷哼一声,显然是生气了。虽然这气来得莫名其妙。

    “不可以惩罚我!我是乖孩子,告诉你,你要是惩罚我,我就报官!我就告御状!我就去皇陵!”宁洛歌眼神发直,难得的嘴还挺利索。此时她撅着小嘴,表情要多丰富有多丰富。

    赫连子谦忽然发现喝多了的宁洛歌还挺有意思的,没想到平日里冷静淡然的宁洛歌喝多了竟然还是个小话唠。他gù yì 逗她,“你犯错了,不是乖孩子。我不喜欢犯错的孩子,我喜欢乖孩子。”

    “呜呜呜,我jiù shì 乖孩子,师傅说我是最好的徒弟,我可听话了,呜呜呜,我听你的话,你别不喜欢我。”宁洛歌说着便zhǔ dòng 送上了红唇,嫣红的唇瓣娇艳欲滴,等着赫连子谦一亲芳泽。

    果然接下来的画面都是少儿不宜,在场的闲杂人等自动离开,偌大的房间只留给他们两个人。

    一个令人窒息的销魂的吻毕,宁洛歌藏在赫连子谦的的怀里气喘吁吁,又觉得十分羞羞,不好意思见他。

    “洛洛真是个乖孩子。我喜欢。”赫连子谦摸了摸宁洛歌毛茸茸的nǎo dài ,一瞬间,他竟然有了在抱着女儿的幻觉。果然,妻子就要像女儿一样养活着啊。

    “嗯,洛洛也喜欢你。”宁洛歌迷蒙地看着赫连子谦,傻傻地笑。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