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赫连子谦说的要孩子的事情,宁洛歌心里还是有些抵触的。

    上一世的残酷回忆让她不想触碰,再生孩子,她心里一点把握都没有,不是对赫连子谦没把握,而是对自己没把握。

    她不知道,她能不能是个好母亲。上一世,她一直都不是个好母亲。

    因为,她根本就不懂怎么当个母亲。

    赫连子谦说给她时间思考,至于平日里,他不让她吃药,一切只是顺其自然就好。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次,竟然一次都未中。宁洛歌直觉一定是赫连子谦做的手脚。

    猫的病情已经大为好转,她在赫连子逸的府上过得不错,虽然宁洛歌不知道她去的目的是什么,但好歹对赫连子逸没什么伤害。

    这一天,给猫诊治完了病症,宁洛歌tí yì 去瑶金宫给瑶妃看看,听闻瑶已经好了很多。

    赫连子逸dān xīn 给宁洛歌带来麻烦,连连推脱,拗不过宁洛歌坚持,最后还是答应宁洛歌了。

    二人去了瑶金宫,瑶妃正巧做了吃食,zhǔn bèi 让人带给子逸,瑶妃的气色已经大好,宁洛歌看在眼里,心中却有些yí huò 。

    一次针法,虽说可以拔除她身上大部分的病症,但这未免好得也太快了点。

    看着健步如飞的瑶妃,竟然一点也不像是刚生过病的样子。

    “母妃,洛歌惦记着母妃的病情,来给母妃看看。”赫连子逸说道。

    “嗯,坐吧。”瑶妃的神色淡淡的,丝毫没有见到jiù mìng 恩人的感激之色。

    宁洛歌看着桌上的点心,忽然觉得有些辛酸,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般幸福的,在朝梧宫里,有人给她做这样的点心,有人给她缝很多漂亮衣服,有人笑颜如花地说,“我当你是亲生女儿的。”

    只是如今,一切都不在了……因为那个人,她不在了。

    “你jiù shì 宁洛歌?”瑶妃的一句话,dǎ duàn 了宁洛歌的沉思。

    “是。”她敛去眼底的思念,抬起头,清冽的眼神看着瑶妃,带着一如往日的冷静理智。

    “听闻是你诊治的本宫,多谢了。若是缺什么少什么只管和逸儿说,本宫母子都不会亏待你的。当然,估计你也不会缺这些。”瑶妃语气有些疏离不客气。

    赫连子逸连忙喝止话越说越难听的瑶妃,抢在她前头说道,“母妃的意思是你不需要客气,有需要和我们说就好了。”

    “嗯。草民知道。”宁洛歌点点头。莲妃的儿媳妇,估计瑶妃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喜欢得起来的吧。

    “草民此次前来给娘娘复诊,不知现下可否方便?”宁洛歌客客气气地问道。

    “可以的。”赫连子逸抢先答道。

    知道赫连子逸的意思,宁洛歌冲着他安抚地点点头。

    给瑶妃把脉,宁洛歌gù yì 在摸脉的时候,把手掌搭在了她的玉镯上。

    闭目合眼,宁洛歌静静地感知玉镯带给她的信息,脑海中很快闪过玉镯的前世今生,如何锻造成玉,到何时呆在了瑶妃的手腕上,画面一一划过,一直到宁洛歌感兴趣的部分,才逐渐慢了下来。

    宁洛歌闭着眼,把那些画面一一记在脑海里,前阵子她发现自己拾物的能力有了进展,竟然可以短暂地保存记忆,但保存时间极短,只有十二个时辰。

    暂且把玉镯中的记忆都留下来,为免他们看出异常,宁洛歌赶紧睁开眼,恭敬地给瑶妃鞠了一躬,“娘娘有天神保佑,福泽深厚,此时已经无大碍了。我再开几副养身子的药,娘娘喝过之后,便会彻底康复了。”

    “那就劳烦姑娘了。”瑶妃淡淡地点头,也不见有多gāo xìng。

    正事办完,宁洛歌寒暄两句,便撤退了,赫连子逸被瑶妃留下,所以只得宁洛歌一人离开。

    宁洛歌前脚刚走,随后瑶妃嘴角的那一丝淡淡微笑已经消逝。

    她犀利地盯着赫连子逸,脸色难看,缓缓启唇,血色红唇,加上格外苍白的脸色,让她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冷艳,“她是不是宁无双?”

    “是。”赫连子逸顿了顿,没有隐瞒。

    “啪!”一个清脆利落的巴掌落在赫连子逸白皙的脸颊上,“混账!本宫怎么说的?是不是不许你再和她来往?!她也真是够贱!都被本宫打成那副德行,竟然还来替本宫看病,你也敢让她来?”

    瑶妃涂着红艳艳的丹蔻的长指甲在打那一巴掌的时候划过赫连子逸的脸,顿时留下五道血印。

    “母妃,你说得有些过分了。”赫连子逸淡淡地道。似乎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一点也不奇怪。只是在瑶妃说到宁洛歌的时候,他的眉宇皱了皱。

    “过分?你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过分么!她冷悠莲才是真的过分!既然爱他,为什么不好好地对他,你瞧瞧他,最近苍老了多少?!别以为我不知道,他现在整夜整夜都住在朝梧宫!人死了,逸儿你知道么?人已经死了!可即使是那样,他都不愿意看看我。”

    瑶妃声色俱厉,眼中露出了万古的悲凉沧桑,她疯狂哀戚的神色让想要说什么的赫连子逸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他的母妃也是个苦命人。可不应该迁怒洛洛,洛洛没有做错什么。

    “母妃,父皇很关心你。”赫连子逸客观地道。

    “那为什么不来看看我?我差点死了!”瑶妃几乎受了一个月的折磨,夜夜难眠,噩梦不断,此时的她瘦的只剩下一把骨头,可即使是这样,皇上也从没来过。

    “……”赫连子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说什么,都是错的。

    “从今以后,不许你再和她有任何牵连,否则,逸儿,别怪我心狠手辣。既然当年我能把人弄走,现在我也可以把人弄死!”瑶贵妃收敛了怒气,重新坐回了凤榻上,眉眼间满是阴鸷,她冷冷地吐出可怖的警告。

    “儿臣知道了。”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母妃,赫连子逸颔首,转身离开。

    宁洛歌回到王府,吩咐常香不要打扰她,她钻进了赫连子谦特意给她弄的小书房。

    坐在榻上,双掌相对,宁洛歌闭上眼睛,开始仔细地看那一幕幕的场景。

    那写画面,也演绎了瑶妃的半生。

    她容貌冷艳,因为一幅肖像而被皇上选中,进宫后荣宠不衰,然而一切都在莲妃zhè gè 名字进入她的世界之后被改变,原来,被关在冷宫里的莲妃才是皇上的挚爱。原来即使是关在冷宫里,也收获了皇上的心。

    她亲自跑去警告莲妃,换来的是莲妃的浑不在意。越是不在意,她越是生气。

    终于在一个夜里,一个黑衣人落在她的寝殿,和她说了什么,第二日,一个漂亮到不像凡间小孩的男孩被黑衣人带进了假山之中,而她,则一直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

    而接下来的十几年,莲妃再入冷宫,她重新获得皇帝的青睐,二十载转眼逝去,除了偶尔的黑衣人会来一次,没有任何异样。

    直到南燕来使到来的时候,黑衣人来的次数变得异常频繁,终于,到了那一日莲妃自尽那一天,宁洛歌额头冷汗涔涔,她心中惊惧,在画面中,她竟然看到了莲妃!!!!

    是活着的莲妃!

    不知道瑶妃他们说了什么,更不知道瑶妃是如何离开的,只是瑶妃离开的时候,看着莲妃拿起匕首,划开了手腕。

    宁洛歌的眼泪不经意间从眼中流了下来,她知道了!她才知道!莲妃的死,竟然还另有隐情!

    黑衣人,终于,回宫的瑶妃再次见到黑衣人,黑衣人解开了面纱,他解开了面纱!

    “王爷,公子在里面。”

    “嗯,我自己进去。”

    就在赫连子谦推开门的一瞬间,宁洛歌睁开了眼睛,她暗暗咋舌,没看到,就差那么一点点!

    差一点她就能看清那个男人的全貌。可是赫连子谦进来了,她的秘密,不能告诉赫连子谦。

    两者相权,宁洛歌选择了隐瞒子谦,至于那个人,宁洛歌过会再看。

    只是刚刚得知的一切就令她足够震惊。

    “回来了?”宁洛歌让自己看上去淡定如常,她扶着书案站起来,轻声问。

    “怎么一回来就关在书房?”赫连子谦把宁洛歌揽在怀里,柔声问道。

    “没什么,刚才去瑶金宫给瑶贵妃看病了,可能是累着了。”宁洛歌之前和赫连子谦已经汇报过这件事。

    “她怎么样?”赫连子谦问话的时候眼神深邃,看不清其深意。

    “没大碍了。我之后都不用跑瑶金宫了。只是我觉得她好像认出我了。”

    “认出又有何妨?”赫连子谦嘴角一抹讥笑,认出了难道还能为难洛洛么?倒是不知道瑶妃娘娘她如今还有没有zhè gè 能耐!

    “嗯。有你在,我不怕。”宁洛歌闷闷地说,她还在消化刚才的所见所闻。

    “再有三日,赫连子煜就要入住东宫了。忙完了这yī zhèn ,我就可以陪着你休息休息。我们去看油菜花田,回家住着,辣椒也该晒差不多了。”

    “嗯。”

    “怎么了?”赫连子谦隐隐觉得宁洛歌并非困了那么简单,然而再低头看她,她却已经累极睡熟。

    舍不得打扰她,赫连子谦小心翼翼地把她抱回卧房,让她休息了。

    因为舍不得她这么辛苦,赫连子谦特意在香炉里点了安神香,想让宁洛歌好好地睡上一觉,她最近,太累了。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