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丝毫不dān xīn ,凌楚儿会不爱赫连子谦,因为像赫连子谦那样的人,接触的久了,你没bàn fǎ 不爱他。

    只是,宁洛歌不是沈韵诗,也不是林久瑶,她是凤凰公子!

    对于凌楚儿抛出的难题,她根本懒得去费心思考怎么做,她只是——置之不理。

    不说话,jiù shì 宁洛歌的回应。

    不说答应,也不说不答应,只是笑盈盈地看着凌楚儿,看得她yī zhèn 阵地发毛。

    还是王贵妃见众人坚持不下,想起之前子谦对自己的拜托,连忙替宁洛歌解围,“久瑶!你过分了!这是谦儿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插手。你退下。至于凌姑娘,你救的人是子谦,不是洛歌,你要是想辞行,还是要去问子谦才好。你先坐下吃点东西,莫让旁人看了xiào huà 才是。”

    不愧是执掌凤印之人,这话说的有理有度,恩威并施。

    果然凌楚儿听了这话脸色一变,显然也想明白了这一层,而看见宁洛歌仍旧是那副胸有成竹的mó yàng ,忽然明白了宁洛歌的意图,这件事情本来就不适合宁洛歌开口,她在等!

    等王贵妃开口。

    果然,她等到了。这份心计,凌楚儿后来想来,仍旧深深后怕。那个时候,早已经是沧海变幻之后,午后茶点的时间,她忽然想起那个如云如风的女子的所作所为,才意识到,当初自己没有与她为敌是一件多么明智的事情。

    一场欲来的风雨被王贵妃三言两语就化解了,李安茹心里有气却不能说,心情闷闷地,她行了个礼,说道,“听说荷花池的荷花开得甚好,臣妾想要领着大家去看看。”

    王贵妃不着痕迹地将一缕目光投向宁洛歌,在看到宁洛歌点头的动作时,她松口道,“嗯,去吧。切记注意安全。”

    “是。”李安茹恭敬地行礼退下。

    宁洛歌也跟着众人去了御花园赏荷花。

    宁洛歌是排斥荷花的,因为每次看到荷花,她都会想到那个就好像出淤泥而不染的荷花的那个绝色女子,会给她做糕点缝衣服宠溺着她的女子,那个让所有女子在她面前都黯然失色的女子,那个巧笑倩兮吴侬软语温柔如水的女子——莲妃。

    每次看到荷花,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她。是以自从莲妃离开之后的几个月,宁洛歌gù yì 地避开所有这些与荷花有关的东西,莲花酥,绿色的衣裙,甚至是这一池的莲花,她都不想看见。

    “宁姑娘,你看那一朵荷花!”不知是谁忽然在她耳边说道。

    趁着她失神的那一瞬,推了她一把,“噗通!”

    “姑娘!”断玉第一个fǎn yīng 过来,然而那头宁洛歌却早已经一头栽进了荷花池。

    “啊!”有不经事的小姐惊恐地站在一旁大叫。

    “有人落水了!快来人!谁会水!快下去救人。”这群人中不乏有冷静的女子,她自己不会水,却知道叫会水的人来救人。

    “噗通!”断玉已经跳了下去。

    然而,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下去救人的几个人都已经上来了,却仍旧没有看见宁洛歌的身影,最后,断玉破水而出,却也空着双手。

    她本来抱了希望,希望宁洛歌是已经被救起来了,然而看到这样的结果,忽然心一沉。

    脑海中回忆起宁洛歌因为救赫连子逸而陷入昏迷的那次,赫连子谦往死了揍赫连子逸的凶狠表情,那表情,好像全世界都对不起他一样。

    随后脑海中响起赫连子谦一向淡漠的声音,“这次下不为例。”“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断玉不知道是因为水分在流失而发抖还是因为什么别的原因她在发抖。

    忽然,断玉只觉得yī zhèn 飓风刮过脸颊,烈风如刀,生生地刮破了自己的脸颊。

    一个沉到仿佛阎王的声音响起,“都滚开!”

    随即,yī zhèn 大风推着众人硬生生地让所有人退后数十步,知道荷花园周围被清理干净,风才停止。

    而那发出声音的人,只留给众人一个挺拔宏伟的背影,随后“噗通”一声,赫连子谦便纵身飞进了荷花池中。

    宁洛歌是会游泳的,她只是当时想念莲妃想得出神,所以没注意到有人靠近。

    下水的那一刻,她也不曾恐惧,因为她会水。

    然而进了水中就没有那么容易出来了,荷花池中的淤泥深厚黏腻,宁洛歌在向上游的时候一条腿不小心陷了进去,于是无论如何也拔不出来,渐渐地,她沉了下去,而她因为挣扎,泥泞沾了满身,瞬间就变成了泥人。

    她亲眼看着断玉还有一个女子从自己身前不远处游过去,却苦于一不能开口说话,二走不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lí qù 。

    而她的头也越发的昏沉,就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被淹死的时候,一直强有力的臂膀拉住了她,温热熟悉的唇瓣印在她的唇上。

    赫连子谦bsp;bsp;宁洛歌便是遇到了这种情况,于是特别注意检查淤泥。果然,让他发现了她。

    被赫连子谦度了一口气,宁洛歌瞬间觉得灵台清明了不少,而那一刻,似乎是失而复得的喜悦,一向理智的赫连子谦竟然不顾两个人就在水下,竟然吻着她的唇辗转越深,好像是中了毒一样,沉沦不愿离开。

    水中,有荡漾的荷叶,有荷花根,淡绿色的池水中,粉色的荷花若隐若现,有几尾不知名的小鱼,优哉游哉地在两个人身边游来游去,好像跳舞一样,雀跃欢快。

    那一刻,宁洛歌觉得好美好美……只是这样的美是要付出相应的代价的。

    比如,最后,宁洛歌硬生生地被他吻得晕过去了,再醒来的时候,发现某人正在给她做人工呼吸。

    而周围,几十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刷”的一下,她的脸被盯得通红通红。

    看见她的变化,赫连子谦眼角有笑意,摸了摸她湿淋淋的nǎo dài ,颇为欣慰地道,“还知道害羞,没傻。”

    宁洛歌:“……”

    “怪不得他们找不到你,原来你昏过去了。”王贵妃在一旁歉疚又欣慰地道。

    宁洛歌听罢瞪了赫连子谦一眼,丫的,要不是你死命亲我,我能晕么?!

    赫连子谦低低地笑。而王贵妃,倒是被笑懵了,不知道这句话有什么值得笑的地方。

    宁洛歌的面纱被池水吹走了,那一瞬间,当李安茹看到她的脸的时候,好像吃了苍蝇一样,惊恐无语。而眼中从最初的不解yí huò 到最后的了然愤怒,愤怒的火焰好像是星星之火,在李安茹的心中慢慢地燃烧,等待着燎原那一日。

    “我没事了。”宁洛歌从赫连子谦手中抽出自己的手,强撑着说。说完,就打了个哆嗦,然后打了个喷嚏。

    “阿嚏!”

    “你这叫没事?”赫连子谦心疼地看着宁洛歌,直接打横把她抱了起来,直接向着莲妃的朝梧宫走去。

    当他走到人圈中的时候,似乎是被挡了路,赫连子谦微微不爽,看也没看前面的人,只是皱了皱眉道,“让开!”

    赫连子谦带给人的威压极强,他只是不耐烦地两个字,就让人想要回避,条件反射的,凌楚儿给赫连子谦让开了路。

    让开之后才发觉自己这么做是多么地丢脸,眼中带着泪花,她咬着唇看着刚刚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好像根本就不认识他的男人渐渐远去的背影,眼泪无声地掉了下来。

    至于其他人,都悻悻地闭上了嘴。其中的大多数人,都恨不得赫连子谦怀里的人是自己才好。

    至于两个当事人,浑然不觉,而亦步亦趋地跟在两人身后的断玉则默默不语,她知道自己这次闯祸了。

    一回宫,赫连子谦就把宁洛歌裹在了被子里,勒令她不许动。随后lì kè 让丫鬟们给她烧了热水,以防感冒,又熬了姜汤,赫连子谦还是不放心,又亲自开了一张药方让断玉去太医院取药。

    一切都吩咐好,才又回到床榻上,看着笑嘻嘻地看着自己的宁洛歌,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掉水去了?嗯?咱们无所不能的凤凰公子,你不是很厉害?”赫连子谦忍不住讽刺她。这小丫头真是不消停!要是哪天不闯祸她就不舒服!

    看来就应该让她下不了床才好,嗯,越想赫连子谦越觉得自己zhè gè 想法很好,正好两个人也应该要个孩子了。

    若是有个孩子,小丫头应该能够对自己好一些了吧。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赫连子谦在须臾之间,就做了一个决定。而zhè gè 决定直接导致宁洛歌接下来的时间“生不如死”。

    宁洛歌撅着嘴,委委屈屈的。

    “到底怎么回事?”赫连子谦沉声又问了一遍。

    这一次宁洛歌却是认真地回忆起来,她撇了撇嘴,“有人推我。”

    忽然觉得这么说好丢脸,就好像是窝囊的孩子在外面受到别的小孩子欺负了,回家和父母告状,说“爸,那xx打我。”

    好丢脸!!!

    于是,为了挽回面子,宁洛歌神秘地笑笑,“不过我可是在荷花池里发现了些秘密哦。凭我的直觉,荷花池应该还有别的水源。”

章节目录

绝色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月儿哈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儿哈哈并收藏绝色狂妃最新章节